A+ A-
什么?只剩一人?牧天心中有些不快。“谢天华就那么怕吗,早已了安排好好了,其他的人,也都是我们安排好的人,更本会会出现差错,他还那么怕吗?”牧天有些非常不满。但是说“谢天华就那么担心吗,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其他的人,也都是我们安排的人,根本不会出现差错,他还那么担心吗?”牧天有些不满。。...

龙门狂枭

推荐指数:10分

《龙门狂枭》在线阅读

什么?

只剩一人?

牧天心中有些不快。

“谢天华就那么担心吗,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其他的人,也都是我们安排的人,根本不会出现差错,他还那么担心吗?”牧天有些不满。

虽然说谢天华是内定的孙女婿,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装样子,毕竟是挑选乘龙快婿,若是只有谢天华一个候选人,未免会给人留下嚼舌根的把柄。

牧建业脸上的表情,越发显得尴尬和焦急:“那个人,不是谢天华……”

“谢公子,还有其他我们安排的人,全部都不见了,剩下的那个人,似乎真的只是过来碰运气的。”

牧家虽然比不上谢家,但不管怎么说也混的不错,牧思雨的身材和模样也没得挑,会有一些人想要过来撞运气,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牧天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这个老爷子,喜欢那种将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面的感觉,对于出现超出自己掌控的情况,相当不满,啪的一声手掌拍在了椅子上面:“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告诉我,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吗,马上给我联系谢公子。”

“已经联系过了,谢公子在开车过来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已经送医院了,现在还昏迷不醒。”牧建业哆嗦着声音说道。

“现在究竟要怎么办,要不,取消了?”

“混账东西,我们牧家,已经广发请帖,说要在今天为我的孙女挑选女婿,如果这个时候取消,我们牧家的脸面往哪儿搁?”牧天顿时勃然大怒。

就连牧山和牧海,都感觉情况有点儿不妙。

一下子,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牧思雨可是谢天华看上的女人,要是嫁给了别的男人,那谢天华定然不满。

可如果取消的话,牧家将会脸面尽失,现在已经被卡在了这里,上下不是。

“找个理由,拖延一段时间,催促一下谢家那边的人,看看谢公子能不能到场。”牧天沉声说道。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不管牧建业怎么联系谢家那边,都没有任何用处,谢天华现在尚在手术室里面抢救,看那种情况,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了。

下面的宾客,也已经感觉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儿,牧天知道,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是谢天华自己出现了意外,跟自己这边没有任何关系。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保住牧家的脸面再说。

牧天,终于站了起来。

脸上看不到一丝丝的笑意。

牧思雨身体颤抖了一下,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抬头看了一眼爷爷,就因为自己是女孩,爷爷从小对自己就是那般的刻薄。

现在甚至要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将自己当做一个工具一样嫁出去……不,是卖出去。

她想要反抗,可是当看到父亲那一双哀求的目光,牧思雨终究是没有开口。

“各位,抱歉,让大家等了许久。”

“婚礼开始了。”

“为了我的孙女,我们林家,从数十名优秀的追求者当中,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挑选,终于从其中选出来了最优秀的一位。”

下方不少人都撇了撇嘴巴。

不是招亲吗?现在怎么变成内定了,连稍微伪装一下都不做了吗?

呵呵,也是,就算是牧家,有点儿资本,能得罪的起谢家吗?

参与的宾客,谁不知道这一场闹剧,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知道归知道,谁也不会说出来,一个个拍着手,送出了祝福。

只是那些祝福的声音,听在牧思雨的耳朵里面,就是在嘲笑,甚至是同情。

一双眼睛,顿时变得一片通红,眼泪几乎快要控制不住从眼角滚落下来。

“爷爷,就是他……”牧建业从后面走过来,递过去了一张卡片。

秦生,男,二十九岁,无学历,无特长,无工作……可以说是一个极为无能的家伙。

这种人,原本在第一波面试当中就要被刷下来的,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混到了最后,成了最终的赢家,若不是谢公子突然出现车祸,怎么也轮不着这种废物做自己的孙女婿。

这样的人做自己的孙女婿,牧天也感觉丢人,甚至连带着牧家都成了笑柄。

但是,牧天知道,如果取消这一次的婚礼,牧家的脸面,更是丢到了下水道。

哼,无所谓了。

嫁给这个男人,牧思雨就算是有了孩子,也跟牧家没有丝毫关系,别想从牧家卷走一分钱。

家族的财产,怎能落到外姓旁人手中?

牧建业则是满脸得意,虽然出现了一些差错,但是跟如此无能的人结婚,爷爷也是诸多不满,虽然是自己这边出现了问题,但是牧天自然不会怪罪自己这个孙子,而是怪罪到牧思雨头上。

以后牧思雨别想再进入牧家的权利中心。

“有请新郎……”牧天沉声喝道。

那一瞬间,牧思雨的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牧江和张淑芬都闭上了眼睛,不忍去看。

一个身影,从后面迈步走了进来。

一个高大的青年。

“秦生。”

牧思雨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原本牧思雨以为出现在这里的,绝对是谢天华,可是现在,居然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下意识的转身看过去,想要看看来人究竟是谁。

四目相对。

秦生不言不语,不急不缓,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四周不少人看向秦生的目光,都带着一些狐疑。

“这小子谁啊?”

“秦生?有人听说过吗?”

“这小子该不会是以为自己捡了便宜,娶了个漂亮媳妇儿吧?”

“谢天华可不会放过他的,谁不知道谢天华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盯上牧思雨可有很长时间了。”

“嘘,小声点儿……”

对于秦生这种无能之辈,牧天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阴沉着一张脸,转身离去,倒是牧建业满脸笑眯眯的:“秦生是吧,虽然你没上过学,没工作,没特长,简直就是个废物,不过还是恭喜你,从这么多的候选者当中脱颖而出,成为小雨的丈夫,成为我牧家的上门女婿,感觉开心吧?”

秦生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开心吗?

他很开心,能再见到牧思雨,他真的很开心。

四周却是一阵哄堂大笑。

牧思雨头脑一片空白,牧家,这是故意要给自己挑选一个无能的男人做上门女婿,好让自己丢尽脸面吗?

从今往后,自己大约会变成整个江海市的笑柄吧?

就在牧建业准备继续主持着婚礼继续下去的时候,突然间,酒店门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一个身影,带着七八个壮汉,从外面耀武扬威的闯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思雨小姐今日招亲,在下,怎能错过?”男人哈哈大笑,带着自己身边的手下,旁若无人的闯了进来。

在看到此人的时候,所有人全都变了脸色,倒抽一口凉气,甚至不少人都将脑袋给放了下来,生怕被这个人给注意到。

就连刚刚坐下的牧天,都站了起来。

来人,名叫黄彪。

江海市,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在江海市当中地位极高。

曾经因为一次意外,见到了牧思雨,顿时惊为天人,展开疯狂追求,但是对这种心狠手辣之人,牧思雨避之不及。

也是牧思雨追求者当中,少数不畏惧谢天华的人。

据说这人,手底下沾染的人命,超过十人……

谁也没想到,黄彪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牧思雨的脸色顿时一片煞白,牧建业倒是眼珠子咕噜噜的转悠了一圈,计上心来。

牧思雨没能嫁给谢天华,嫁给黄彪也不错,虽然黄彪的年龄,基本上都能做牧思雨的父亲了。

能跟黄彪攀上关系,就算是谢家以后想要报复,也要掂量掂量。

“不知我现在前来,可还来得及?”黄彪狞笑着询问道。

“来得及,来得及,黄总前来,我牧家这边蓬荜生辉,能看上我小妹,是她的服气。”牧建业看了一眼牧天,旋即连忙陪着笑脸说道。

反正牧思雨肯定是要嫁出去的,既然如此的话,自然是要给牧家争取到最大的好处了。

对牧建业的态度,黄彪深感满意,得意洋洋的点了点头,旋即一双凶狠的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秦生。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窥视思雨小姐的花容月貌,识相的话,给我滚……”黄彪冷声说道。

牧思雨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白皙的牙齿,轻轻的咬着嘴唇:“大叔,你……你走吧,我不怪你。”

以牧思雨的年龄,叫秦生大叔,倒也正常。

牧思雨担心,如果秦生不离开的话,黄彪绝不会放过秦生,会对秦生下手。

对于黄彪这种人来说,杀死一个人,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秦生笑了。

很温柔的笑容。

这个女孩子,还是跟之前一样善良啊。

明明自己前途未卜,命运未知,却还在这个时候担心自己。

秦生只是微微摇了摇头,一双眼眸凝视着旁边的黄彪:“我,要是说不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