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凌沈出尘小说《大小姐的极品侍卫》,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独特,我的推荐深度阅读,这里提供更多大小姐的极品侍卫陈凌沈出尘小说深度阅读。大小姐的极品侍卫小说精彩的节选:酒吧的经理是个看出来温文尔雅的更年轻人,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打了领带,随时随刻都有职业的笑容,姓杨。而彪哥冷冷淡淡的,无形中就有一种杀气让人心生惧怕。...

陈凌沈出尘小说《大小姐的极品护卫》,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大小姐的极品护卫陈凌沈出尘小说阅读。大小姐的极品护卫小说精彩节选:酒吧的经理是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打了领带,随时都有职业的笑容,姓杨。而彪哥冷冷淡淡的,无形中就有一种杀气让人心生畏惧。

酒吧的经理是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年轻人,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服,打了领带,随时都有职业的笑容,姓杨。而彪哥冷冷淡淡的,无形中就有一种杀气让人心生畏惧。

来到办公室里时,办公室里搞财务的会计,一个长相普通的女孩儿正在玩欢乐斗地主,见了经理,关之不及。杨经理也不呵斥,淡淡道:“小乐,你先出去一会。”小乐见这阵势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应了一声,乖乖的出去了。

顾梦婕反握住的陈凌的手,她咬着唇,将下唇都要咬出血来。

办公室门关上后,彪哥坐了下来,点上一根烟,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眼睛斜睨两位受伤的女选手,嘲弄的一笑,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说说吧!”

他这架势十足,丝毫没把顾梦婕一行人当成一盘菜。也不怪彪哥没眼力,现在顾梦婕的样子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如何能想象得出她是省委书记的千金。而陈凌既然跟顾梦婕一伙,想必也没什么来头。

短发女瞪向顾梦婕,道:“是她先无缘无故打美美一巴掌。老娘气不过才还了她一巴掌,什么玩意,我们美美虽然胆子小,但也不能让她这么欺负吧?”

“小丫头片子,嘴巴放干净点。”彪哥皱眉道:“你他妈谁的老娘?”说话时重重的一哼,让人心里一闷,有种很强的压迫力。

短发女打了个寒战,眼里流露出对彪哥的畏惧之色来。

彪哥又看向美美,道:“是这样的么?”美美委屈的泪水流了出来,点头道:“嗯!”她的脸蛋上还有五个手指印,可见顾梦婕下手确实挺狠的。

彪哥便转向顾梦婕,道:“是你先打她的?”顾梦婕厌恶的看了眼彪哥,却是不理他。彪哥顿时怒了,眼里放出寒光,冷冷道:“我的话不好使是么?你耳朵聋了?不要以为你旁边站了个傻 逼,就胆气壮了。”

“你骂谁傻 逼?”顾梦婕见他骂陈凌,顿时火了,眼神凶狠的瞪向彪哥。彪哥淡淡的道:“骂的就是你们两个,怎么?”风轻云淡的嚣张,丝毫没把顾梦婕放在眼里。

顾梦婕何曾被人这么轻视过,她彻底被弄毛了,深埋的纨绔习气也爆发出来,摸出苹果手机,冷笑道:“今天姑奶奶不把你们这破酒吧封了,就算你们能耐。”说着就要拨打顾书记的秘书,莫浩然的电话。顾梦婕是小公主,一般她闯什么祸,都是由莫浩然来搞定,而且也不会惊动顾书记。

“梦婕!”陈凌忽然握住她的手机,不让她拨打出去。

杨经理跟彪哥本来还被顾梦婕这架势吓了一跳,以为她大有来头,见到陈凌阻止,两人方才松了一口气。认定顾梦婕是虚张声势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凌沉声道:“梦婕,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打她。”这事发生的实在太乌龙了,要换成是顾梦婕被人沾了便宜,被调戏,他还能一目了然。这眼下,确实让陈凌一头雾水。

顾梦婕咬唇,她知道自己说了没有人会信,正因为如此才觉得憋屈。现在陈凌问,她抱了一丝侥幸,陈凌哥哥会相信我的。便闷闷的道:“她变 态,她摸我。”

“放你妈的屁!”短发女立刻发飙了,而且用很轻蔑的眼光扫视顾梦婕,道:“美美会摸你?你身上有的,她什么没有,她会摸你?就你那飞机场。”

顾梦婕被短发女一下子击中了软肋,恼羞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狠狠的瞪向短发女。她的**与那位美美比起来又确实差了些。况且,顾梦婕是挺忌讳别人说她胸小的,女孩子,很在乎这些东西。

“你····”顾梦婕着实骂不出那些脏话来,气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她忽然产生错觉,觉得身体好热,好想把衣服给脱掉。

短发女如战胜的公鸡,得意洋洋,冷哼一声,道:“拜托你找借口也找的专业一点。这么幼稚的借口,谁会信?”

顾梦婕心里燥得慌,觉得这屋子闷得一刻也待不下去,更令她羞恼的是感觉空虚至极。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陈凌察觉到她的脸蛋上红扑扑的,连粉 嫩白皙的勃颈也染了粉红。

不对劲,陈凌心中生了一丝警惕。顾梦婕抓住陈凌的手,望着陈凌,咬唇道:“哥哥,你信我吗?”她像是要溺水的人,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信!”陈凌眼里攒射出精光,将她已经柔软无力的**搂住,道:“我带你走!”

顾梦婕热泪盈眶。

“谁允许你们走了,事情还没交代清楚。”

彪哥拍桌站起,冷声道。短发女也拦住陈凌的去路。陈凌看向彪哥,眼眸生寒,道:“对,我忘了一件事。”一个大耳刮铲向彪哥的脸庞。啪的一声,彪哥还未看清,便被铲中,顿时眼冒金星,半边脸都浮肿起来。陈凌接着一脚踢其下阴,砰得一下,彪哥滚倒在地,捂裆厉吼,痛得连额头上青筋都毕露出来。

陈凌眼中杀气毕露,扫视那杨经理,与短发女一眼。两人顿时打了个寒战,他的杀气与彪哥的比起来,不知强悍了多少倍。别人骂了陈凌,陈凌自然不会骂回去,但他也绝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主,彪哥张嘴傻逼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

武者不是政客,无须隐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这才是武者的真谛。陈凌在跟爷爷学习国术时,爷爷就讲过,心意通透,武夫一怒,血溅五步。

短发女下意识的还拦在陈凌面前,表情有些懵。接这个任务时,雇主可没说对方有个这样的厉害人物啊。

陈凌一言不发,一脚揣在短发女的腹部上,短发女痛成了虾米。这还是陈凌只用了一点点的力气,否则能将她肠子震断。经过委委屈屈的美美身边时,“别装了。”陈凌冷声说道,同时一个耳刮甩过去,啪得一声脆响。美美错愕至极,脸颊肿了半边。随即表情显得有些凶悍狰狞,但接触到陈凌的眼神,又强忍了下去。

顾梦婕在陈凌怀里,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不为别的,就为陈凌的无条件信任。

出了办公室的门,只听里面彪哥厉吼道:“别让他们走了,我操!”

可能是杨经理电话通知了人,陈凌扶着顾梦婕还未出走廊,便有十来个混混青年拦住了去路。这些青年手上都亮了寒光闪闪的卡簧。

陈凌看了眼怀里的顾梦婕,她的呼吸急促,眼神已经开始迷离。看陈凌时眼神含俏,一片火热。有种要将陈凌吞噬的**。

“特制的迷情剂。”陈凌心中一突,立刻明白顾梦婕是被注射了迷情剂。“梦婕,你撑一下,我马上帮你治疗。”说完搂紧她火热的**,往前而去。

最前面两个混混手持卡簧分上下两路,快速凶狠的捅向陈凌。刀光闪烁之中,顾梦婕还有一丝清醒,只觉陈凌的怀抱是那样的安全,如一个温暖的港湾。

两个混混的速度在陈凌眼里,太慢了。他手如鹰爪,抓住一名混混持卡簧的的手,暗劲勃发,那个混混手中卡簧便掉落在地,手也算废了。同时脚如刀锋,一脚将另一名混混揣飞出去。后面的混混汹涌而来,顾梦婕只听砰砰声,与惨呼呻 吟声不绝于耳。只是片刻间,陈凌犹如狼入羊群,众混混全部在地上痛嘶打滚。

“朋友好身手。”这个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在前方响起。顾梦婕虽然看不见,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有种游戏要通关时,遇到了BOSS的感觉。

眼前站的是个浑身散发彪悍气息的中年男子,这名男子身上有铁血萧杀的气息,是杀过人的主,是个军人。这是陈凌一眼之下看出的结果。

中年男子道:“朋友练的是八卦掌和太极拳吧?我入伍前是程派八卦的传人,入伍后打过越战,在边境上干过老毛子。三年前退伍,如今在这里跟着彪哥讨口饭吃,朋友你下手蛮狠,让我很难做人。”顿了顿,道:“朋友,将你怀里的女孩放到一边,跟我打一架,如果你赢了,你就可以带她离开。”

“不用了。”陈凌道。

“嗯?”

陈凌道:“让开。”说话时闪电探手入怀。这个动作,看过香港枪战片的人都很熟悉,这是要掏枪了。

中年男子眼疾手快,如何肯让陈凌掏枪出来,跨前一步,一掌斩向陈凌的手腕。这一掌含了八卦掌的推磨劲,看起来不甚凶猛,但若被打中,那绝对是钻心的疼,就像是一把锥子在往里钻。

陈凌冷哼一声,脚如刀锋,暗无声息,砰的一脚揣在中年男子肚腹上。中年男子立刻被踹飞出去,陈凌先是假动作,然后用用出绝招,黄狗撒尿。绝对完美的搏斗技巧。

事实上,陈凌怀里还真有枪。但是上面有规定,枪支绝对不可以在非任务时用。连掏出来恐吓都是违反了规定。

“好热···”顾梦婕已经彻底迷失,她甚至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一只手在陈凌身上摸索。陈凌握住她作怪的手,将她拦腰抱起,往酒吧大门而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