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强尊纵穿丽都》小说内容新颖独特,文笔逐渐成熟,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强尊纵穿丽都韩磊林碧月小说。强尊纵穿丽都小说精彩的节选:怎么办?怎么办?”林碧月当然是护士出身贫寒,她也可以看出了孙医生病情急切了危在旦夕了。给我把针头拔下去。”韩磊命令,林碧月但是不明白了韩磊要针头干嘛,但但是将上次要给韩磊打点滴的针头递过来了韩磊。...

《强尊横穿丽都》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强尊横穿丽都韩磊林玉娇小说。强尊横穿丽都小说精彩节选:怎么办?怎么办?”林玉娇毕竟是护士出身,她也看出了孙医生病情急迫已经危在旦夕了。给我把针头拔下来。”韩磊命令,林玉娇虽然不明白韩磊要针头干嘛,但还是将刚才要给韩磊输液的针头递给了韩磊。

“怎么办?怎么办?”林玉娇毕竟是护士出身,她也看出了孙医生病情急迫已经危在旦夕了。

“给我把针头拔下来。”韩磊命令,林玉娇虽然不明白韩磊要针头干嘛,但还是将刚才要给韩磊输液的针头递给了韩磊。

韩磊接过针头,手上微一用力,一股肉眼看不到的内力透进针中,针头瞬间变的通红,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了原状。

韩磊居然用刚刚获得的玄虚子的高深内力把针头消毒了。时间极短,林玉娇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下一刻,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因为她看到,韩磊手中的针头突然刺入了韩磊的头顶心。

“你要干什么?”林玉娇吓得大喊,“来人啊。”

恰在这时,急救室的几名大夫已经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听说是自己的同事生病,他们自然非常卖力,见韩磊用针头刺进了孙医生的头顶心,几人都吓了一跳,就算再高明的医生,也不敢用输液的针头扎人头顶心,这根本就不是救人,分明是杀人。

“快叫保安。”一名大夫吩咐身边的护士。

“别吵吵。”韩磊声音不大,但他用上了内力,震得身边的人耳朵嗡嗡直响,现场立即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敢动了,他们呆呆的看着韩磊手指捻着针头,在孙医生头顶心转了一圈之后,极快的拔了出来。但随即又一次将针头扎了进去,这一次,针头中流出了暗黑色的血液。

没有人敢动,因为韩磊的举动太过匪夷所思了,不过,其中一个老年医生似乎首先反应了过来,他摆摆手:“大家都退后一步,给病人留出呼吸的空间。”

针头中的血液刚开始只是缓慢的滴答,后来如一条细细的线般流淌了开来,如此过了一分多钟后,地上已经多了一小滩血水,但血水远比正常血液要黑、要粘稠。

又过了十几秒之后,针头中已经不在流淌血液,韩磊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了,把他抬上 床。”

没有人上前,正当韩磊因为大家不听他的吩咐要发火的时候,那个老医生摆了摆手,立即有两个护工走上前,将孙医生抬到了刚才韩磊躺的病床上。

韩磊走过去,伸手握住了孙医生的手,一股内力透进他的身体,须臾之间,孙医生刚才惨白的脸色已经有了血色。

“好了,给他把头顶心的针眼消消毒,然后打上一个营养针,一会儿他就会醒过来。”韩磊松开了手,吩咐道。

“你是说,孙宁的病已经被你治好了?”老医生不相信的问,就刚才韩磊的这种治疗手法,他活了接近六十岁,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你不相信?”韩磊问老医生。

老医生极有涵养,也不生气,而是淡淡笑了笑:“恕我孤陋寡闻,你这种治疗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韩磊也笑了:“不光你第一次见到,这种治疗方法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要不是因为这个叫孙宁的一声生命危在旦夕,我也不敢使用如此凶险的手法。”

韩磊说的是实话,刚才这一下穿针引血,别说是他,就连玄虚子当年也很少使用,概因这一招极为凶险,颅内的血管很细,如果他扎错了或者扎过了头,伤及脑细胞,韩磊就算能够把孙宁救活也会成为废人,就算扎对了,也不一定能够将血块完全引出来,到时候,韩磊性命依旧堪忧。

“哈哈,难得你这么直爽,我可是不大看好你,这一扎类似于针灸,却又比针灸高深了许多倍,另辟蹊径确实不错,不过,就凭这一针能救孙宁吗?如果单纯放血就能治疗颅内出血的话,天下怎么还会有这么多的中风后遗症患者?”

老医生说完,他身边的同事们都连连点头,韩磊这一招,不但惊世骇俗,而且太匪夷所思了,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韩磊能够救孙宁。

“要不,打个赌?”韩磊笑眯眯的看着老医生。

老医生名叫周治平,他不想和这个年轻人儿戏,虽然不相信对方能够救治孙宁,但刚才他从韩磊的手法中已经发现这个年轻人医术非常高超,假以时日,一定是个可造之材。

“年轻人,这个赌约的赌注是什么呢?”周治平示意同事们赶快给孙宁做体检,同时上监控设备,随机问韩磊。

“很简单,如果我治好了孙宁,你们就把他开除,如果我治不好他,甘愿坐牢。”韩磊顺口说道。

周治平愣了一下:“年轻人,这我就不明白了,你既然要救孙宁,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把他辞退了,如果你和他有仇,也用不着冒风险救他啊。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韩磊看了看病房里忙碌的医生和护士们,以一种极为深沉的话语说道:“我是医生,医者仁心,见他生病我自然会救他,但是我对这个人的人品医德很反感,所以,我也要给他一点小小的惩戒。”

周治平看了一眼依旧没有苏醒过来的孙宁,他也知道孙宁的人品和医德并不好,只是孙宁在医药局有背景,医院里轻易不敢得罪他。而自己又只是分管急救的副院长,手不好伸的太长而管到神经内科,此时听韩磊这么说,似乎可以就此将孙宁清除出去,这倒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

“年轻人,你能告诉你师承是谁吗?”周治平问。

“我是中医大学的毕业生,要说老师是有几个,但我现在这一身本事并不是他们教的,不过现在不能对你明言。”韩磊真诚的说。

“好,我就跟你赌了。”见韩磊不是说谎,周治平一拍掌,“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请说。”短短的时间内,韩磊发现自己和周治平挺说得来,也就乐得和他说话。

“如果你能够治好孙宁,我就一定会把孙宁赶走,但你必须答应来我们急救科做医生。”周治平认真的说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