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插鬼门立,自此生死两茫茫:  苍龙七宿入家归,万海归回国一万象虚;  仙山雪域金银所,鬼神难开长生门。  至于这几句话什么意思,你也没办法自己慢慢的思忖,若也不是唏哩哗啦塌地进了挖墓这一行,我是被打死也不想明白这几句口诀的,都一肖的是祸害,这世间么真但这墓不盗不知道,一盗吓一跳,这里面的鬼门道掰着手指、脚趾也算不清。盗墓叫倒斗、僵尸叫粽子,这个自然不用说,你们都懂,但有些只有老一辈人才知道的辛密,哪是你们可以懂得,唯有一句口诀,不得不记:。...

圣棺疑云

推荐指数:10分

《圣棺疑云》在线阅读

  俗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要说这三百六十行里,最缺德的是什么,我觉得是盗墓,盗人家祖坟,偷死人东西,你说这缺不缺德,简直损阴德,祸害自己子孙。

  但这墓不盗不知道,一盗吓一跳,这里面的鬼门道掰着手指、脚趾也算不清。盗墓叫倒斗、僵尸叫粽子,这个自然不用说,你们都懂,但有些只有老一辈人才知道的辛密,哪是你们可以懂得,唯有一句口诀,不得不记:

  掘地三尺如血堤,埋土焚香再不回:

  东北倒插鬼门立,从此生死两茫茫:

  苍龙七宿入家归,万海归一万象虚;

  仙山雪域金银所,鬼神难开长生门。

  至于这几句话什么意思,你也只能自己慢慢思量,若不是稀里糊涂地进了盗墓这一行,我是打死也不想知道这几句口诀的,都特码的是祸害,这世间难道真有长生不死不成,说起来都是心酸满是泪,只是找不到哭述之人。

  我姓叶,单名一个焱字,为什么叫叶焱,用老爷子的话来说,我出生在一年阳气最重的时候,也就是夏至日的午时三刻,听着有点古怪,这个时辰与古时砍杀犯人是一个时间,这可是吓得老爷子不轻啊,连忙请风水先生帮我看相。

  在收了老爷子大把现钞后,那风水先生倒也找了一个好借口。一个人为什么能够活着,那是因为人的体内有着三盏三昧真火,位于人的头顶与双肩,那是一个人的本命真火,真火旺盛,人也旺盛,若真火熄灭,也就代表一人的死亡。

  他在观察我的体质后,说我出生在夏至日午时三刻,本是阳气最重的气候,时间大吉啊,可偏偏与古时的冤鬼犯冲,熄了一盏本命灯,将来必定有大凶之象,固取名为叶焱以壮大我的本命真火。

  对于这些迷信诈骗,我一个在现实主义社会下成长的人自然是不信的,可有时命里有的,想逃也逃不过,就算我不信,它也还是把我拉进了一场劫难。

  ……

  我大学一毕业就被天冠企业招聘,原本以为这是我时来运转,以后必将大富大贵,可那都是晴天白梦罢了。

  看着缓步走来的胖子,大感不妙,这个胖子是我的部门经理张畴,因为部门里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我过不去,若不是他在上头有人,就凭他一身赘肉能坐上部门经理?

  “啪!”一声闷响,一本文件夹甩在了我面前,随之而来的就是张畴瓮声瓮气的话语:“叶焱,你看看你的业绩,都是什么?难道我白养你吃饭啊?”

  看着张畴一脸得瑟样,我就想狠狠得揍他一拳,强忍住冲动,翻开蓝色文件夹,看了看,心里一沉,我的业绩少了百分之十,而张畴的业绩却是莫名的高涨,若说这里面没鬼,打死我都是不信的。

  “叶焱,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如今你的业绩可是最低的,你知道后果吧?”张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如何不知道张畴说得是什么,今年业绩最低的那一个人可是要被调剂到云南缅甸的分公司,在云南那种偏僻地方,想来没有什么好事,颇有点发配边疆的感觉。

  脸上却俨然一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张畴,山水有相逢,下次别栽在我手里!”狠话自然要放,至于以后还能不能见面那我就不知道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咸鱼怎么翻身。”张畴一声闷哼,肥肉一颤一颤地走了,一想到从繁华的北京到落后的云南,我心里把他爷爷姥姥都问候了一遍。

  可事实也无法改变,也只能拍拍屁股走人,只能先到缅甸看看有没有可能再调回北京了,桌子上到也没有什么东西要整,一些破文件有什么好收拾的,随便翻了翻,一张黄色纸符掉了出来,这是老爷子特意为我求的,保佑我平安,说起来,也好久没有给老爷子打电话了。

  这一去缅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就给老爷子报个平安吧!

  “嘟……嘟……嘟……”一阵电话盲音后,电话里响起了一个老迈的声音:“谁啊?有什么事?”

  “爷爷,我是小焱啊!”

  “哦,小焱啊!你有段时间没回来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缺钱啊?缺钱你就和爷爷说,你爸妈走得早,你可别苦了自己。”

  听到老爷子的声音,心里就是暖暖的温情。不过说来也奇怪,老爷子什么没有,就闲钱多,他说是我爸妈去世前留下的,那问题来了,我爸妈以前是干嘛的,那么有钱。

  对于我爸妈的事,老爷子也只是说他们是商人,至于他们怎么死的,老爷子也说的模模糊糊,反正就是死了。

  一想到要到云南去,我也懒得去思考为什么了,给老爷子说道:“爷爷,小焱长大了,能养活自己了,你别瞎操心。只是,最近我要去云南缅甸工作了。”

  说到云南,电话里一阵沉默,随即而来的是老爷子更苍老的声音:“哦,是吗?云南缅甸?到外面去看看也好,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对老爷子的失落,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老了,总需要人陪,可我不是那种愿意呆在一个地方的人,随意说了几句也就挂了。

  咱们是说干就干的爷们,连夜买了去缅甸的票,一夜颠簸到了云南缅甸,到时都是第二天的早晨了。相较于北京的都市化,缅甸的环境真算不上好,火车站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叫卖声,空气中飘散着难闻的刺激性气味,想吐。

  我强忍着四处张望着,找寻着那个接我的人,昨晚就打好电话了,分公司会派人来接我,带我熟悉一下缅甸,等到我的调频书一下,我就到分公司上班,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人,不会还在睡觉吧,一点都不敬业。

  直到火车站的人都走光了,才有一个老头拿着张牌子找上我,老头不高,略显弯曲的脊背也就一米六几样子,身上的皮夹油光发亮,估计也穿了好几年了,一笑,满嘴的黄牙,给人老奸巨猾的感觉,说起话来却朴实不少。

  他小跑着到我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是叶火同志吧,实在不好意思,人老了走不快,才来迟了!”

  我听了一翻白眼,什么叶火同志,那字读‘yan’,自然也不会跟这小老头过不去,笑笑:“我叫叶焱,接下来几天就是你做我的向导吧?”

  “原来这个字读‘焱’啊!”老头一阵尴尬,连连说对不起,直到我说了好几声没关系才停下说道:“我姓张,叫我张老二就好,接下来几天由我带着你逛缅甸。”

  “那行,我今天有点累了,先带我去旅馆休息吧!”在火车上跟地震似的,一夜没睡好。

  “行,旅馆都帮你定好了,呀!怎么能让你拿行礼,我来,我来!”实在是厥不过这张老二,也就让他帮我拿着行李,虽然张老二一路上说个没停,可我早已魂飞天外了,不知道在缅甸会发生什么事情。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