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回家去暖炕呐!”  这是老毛病了,只要你一很紧张就不喜欢说胡话,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说什么,只听见那黑衣男子莫名其妙地地说:“就差你了,我们走吧!”  “走,我都不认识了你啊,你要带我去哪?”我惊慌叫道,想挣开他的抓我的手,可谁知别看这人比我矮不可能,哪有警察也随地大小便的,我在北京的时候就听说缅甸治安不好,卖安乐药的、混黑社会的比比都是,该不会这就让我碰上要保护费了吧。。...

圣棺疑云

推荐指数:10分

《圣棺疑云》在线阅读

  在身体需求的解脱后,我就打算潇洒地离去,谁料那黑衣男子一把就抓住我不让我走,这让我心里一阵担心,难道他是一个便衣的条子,专门抓随地大小便的。

  不可能,哪有警察也随地大小便的,我在北京的时候就听说缅甸治安不好,卖安乐药的、混黑社会的比比都是,该不会这就让我碰上要保护费了吧。

  虽然紧张地小腿有点颤,但嘴上还是要问清楚的:“这位兄弟有什么事吗?该不会是要和我喝晚茶吧!那可不行,我家里的媳妇还等着我回去暖炕呐!”

  这是老毛病了,只要一紧张就喜欢说胡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什么,只听到那黑衣男子莫名其妙地说道:“就差你了,我们走吧!”

  “走,我都不认识你啊,你要带我去哪?”我惊慌喊道,想要挣脱他的抓我的手,可谁知别看这人比我矮半个头,力气倒其大无比,掐得我手腕都疼了。

  一会的功夫就将我拉到一辆白色面包车前面,里面还坐着两个彪形大汉,脸上的伤疤一颤一颤的,吓得我腿都软了,心里暗悔:“我出来上什么厕所啊,在旅馆里好好睡觉不就好了,才到缅甸一天就被绑架,万一醒来少一个肾那可对不起老爷子啊!”

  嘴上却大声喊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干得事情是犯法的,去自首才有挽回的机会。”

  谁知道他们是干嘛的,我大声喊只是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也许我就得救了呐。

  然而,我太高看这里人的素质了,看见黑衣人,他们躲还来不及,谁会为一个素未蒙面的人打抱不平。

  这时,或许是嫌我太吵了,我感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在车里坐了好久,迷迷糊糊之中,似乎是被带到某个偏僻的地方,这该不会是要割肾的节奏吧,我使劲想睁开眼看看四周,可眼皮就像灌了铅一样睁不开,但耳中还是能听见声音的。

  “老板,人带来了。”

  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一想才想起来,不就是那绑架我来的男人吗,那另一个就是老板了。

  “很好,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这老板说的话也莫名其妙,我都听不懂,那里是哪里,从这帮人出现,到处都是疑问,不会真的割肾吧。

  绑架我来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说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下去了。”

  “上面的人很看重这一次的行动,不要搞砸了。”似是想到了什么,那老板补充道:“把这小子看牢了,看看他从他爸妈那学了多少本事。”

  这个他自然是我了,可这又与我爸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爸妈生前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要拿我还债,心里那个恨啊,即使是亲爸妈,也不能这么害人啊。

  恨归恨,那些人似乎怕我醒过来,给我闻了什么东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我觉得我就是货物,被人移来移去的,很不舒服,当我再一次醒来时已经是在荒郊野林之中了。

  感觉到脸上湿漉漉的,有东西被喷进了我的口鼻之中,呛得我剧烈咳嗽起来,睁开眼迷惑的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参天巨树,藤蔓苔藓,我是在老林子里啊,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是要杀人灭口抛尸野外吗?

  “小子,你醒了!”听到声音,我才从恍惚中凝神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依然是黑衣黑裤黑墨镜,只是现在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拽酷帅了,仿佛更像是奸人。

  “你们到底是谁?带我到这里来有什么目的?我要去警局告你们。”话是这么说,可看着他身后那帮汉子手里拿着的**、工兵铲、匕首,后面的话就没有底气了。

  这不是笑话吗?我还在他们手上,怎么告警察,还不是任由他们捏吗,不过看那装备,我确定他们肯定是不法分子,没安好心。

  那黑衣男子也不慌,对着我说道:“我叫史风华,这次请你来就是想让你为我们老板做点事!”

  “请我做事,有这样的请法!”

  听到找我办事就来火气,可史风华后面的壮汉一瞪眼,我就不敢说话了,万一惹得这帮犯子不高兴,给我一梭子,那有的受。

  史风华嘿嘿一笑:“如果我说了干什么,你肯定不来,也就只能这么干了。”

  听到此,我知道肯定没有任何好事,想到先前听到那老板说道我父母,忍不住问道:“这事与我爸妈有关对不对,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他们啊!”

  这不是我不孝顺,从我出生时就没有看见过我爸妈,他们的债凭什么由我来背。

  “哼,这就由不得你了,只要你做的好,也许还有活命的机会,不然......”史风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那意思不言而喻,吓得我是一身白毛汗。

  “那总的告诉我要干什么吧!”我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史风华说道:“这是你爸妈的看家本事了,我想你小子总会一点的。”

  “怎么又是我爸妈,我就没有见过他们,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的是真话,可史风华怎么也不信,一挥手,他身后的一高个壮汉拿着一麻绳就记在我的腰间,我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先送他下去。”史风华命令道。

  那高个壮汉一声不吭地就带着我向一群人那走去,我看他们的眼神似乎盯着地上什么在看,走进了才看清是一个直径一米的坑洞,看样子是从上往下挖掘的,难道是要活埋的节奏。

  我看不像,凭他们手中的本事,要杀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需要这么麻烦。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今晚从黎伍卫那拿到的两本书,再想起这帮人手里的工兵铲,莫非这帮人是盗墓贼,更或者是文物贩子。

  那史风华还说这是我爸妈的看家本事,那岂不是我爸妈也是盗墓的,乖乖个不得了,难怪老爷子那么有钱,可我爸妈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看到人了。

  脑子里还在胡思乱想,就感觉背后有一股重力,脚下一轻,整个人腾空飞起,这哪里是飞,我分明是让人给推到坑里了,嘴上惊恐地喊道:“我日你仙人板板!”

  四周一片漆黑,我感觉我飞了很久,很久很久才落地,也许也才几秒钟,落地的刹那疼到我胸腔里了,在心里把上面的人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一边,这时才有心情打量四周的环境。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