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心不减,国力日炽更是激发起了嬴任好深藏心底多年的渴望——东出崤山,与天下诸侯一争高下!  “君父。”  清新甜美的声音被打断了嬴任好的思绪,伫足凝视,远处自己的两个女儿,简璧和弄玉,正向这边跑来。做为国君,终日为国事日夜操劳,难以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正是年秋,秦国喜迎丰收,都城雍城(今宝鸡市凤翔县南)车水马龙,各地商贩络绎不绝,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忙景象。时近黄昏,忙完一天政务的嬴任好,屏退左右,独自朝着**走去。迟暮之年的秦君虽须发花白,却难掩雄心不减,国力日盛更是激发了嬴任好潜藏心底多年的渴望——东出崤山,与天下诸侯一争高下!。...

  公元前628年,嬴任好(春期时期秦国国君,死后谥号为穆,即秦穆公,春秋五霸之一)执掌秦国国政已30余载,在上大夫百里奚、蹇叔等人的辅佐下,内政外交,文修武备,国事蒸蒸日上,为中原诸侯耳闻。

  是年秋,秦国喜迎丰收,都城雍城(今宝鸡市凤翔县南)车水马龙,各地商贩络绎不绝,叫卖之声此起彼伏,一派繁忙景象。时近黄昏,忙完一天政务的嬴任好,屏退左右,独自朝着**走去。迟暮之年的秦君虽须发花白,却难掩雄心不减,国力日盛更是激发了嬴任好潜藏心底多年的渴望——东出崤山,与天下诸侯一争高下!

  “君父。”

  甜美的声音打断了嬴任好的思绪,驻足凝望,远处自己的两个女儿,简璧和弄玉,正向这边跑来。身为国君,整日为国事操劳,无法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正因为此,嬴任好对自己这两个闺女更加宠爱,女儿们的要求总是尽量满足,这也使得妻子晋姬常有玩笑之言——“谁的话都不比闺女的话中用”。

  “你们两个丫头,又在惹母后生气了吧。”

  嬴任好看到两人从晋姬宫中跑出,想起晋姬前不久向自己提到女儿婚事。一晃十几年,简璧和弄玉都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了,若是中原公室,这个年龄谈婚论嫁也已不早,加之秦人历来早婚。嬴任好知道这两个宝贝女儿,自小心高气傲,又贵为公主,晋姬说亲八成是不会成的。

  (晋姬即穆姬,秦穆公妻子,出嫁前姓名已不可考,古代女子常以国名为姓,父姓为氏,晋姬就是指来自晋国,父亲姓姬的女子。)

  “君父,帮姐姐向母后说说情吧!”说话间,两位公主已到面前,纠缠在父亲怀中,弄玉较小,虽非晋姬亲生,却自幼由晋姬抚养,天天和这个同父异母的简璧姐姐形影不离,感情比亲姐妹还深。

  “是啊,君父。娘今日不知怎的,突然说起嫁人的事儿,让人好难接受。”十八岁的简璧是晋姬所生,遗传了娘亲的美貌,高挑的身材难掩少女的丰满,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还透出几分稚气。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还要你母后为你操心!若是平常人家,怕早已生儿育女了。”嬴任好看见女儿,心情大悦,开起了玩笑。

  “阿大,你说什么呢?妹妹,阿大和母后一条心,咱们不理他们了。”简璧被父亲一番话羞得小脸绯红,扯着妹妹弄玉的衣襟赌气似得甩开嬴任好的胳膊,拉着妹妹跑向太子寝宫。

  “阿大,我不理你了,我去找哥哥去。”

  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嬴任好无奈的笑笑,女大不中留了。简璧性格外向,有几分男儿做派,自己反倒并不担心;可小女儿弄玉心思缜密,又不轻易示人,连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有时都猜不透。

  “夫君来得正好,你看看你这闺女。都多大了,还不思婚嫁之事,若非公室之女,这个年龄早就嫁不出去了。”晋姬听人来报说君上正往玉菡宫走来,赶忙出门迎接,见到丈夫,依然是怒气未消。“都怨平时你太宠她了,现在倒好,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这闺女,我也管不了。”嬴任好苦笑着走进玉菡宫,左右婢女纷纷退下,只剩下国君夫妇二人沿着寝宫长廊漫步。

  晋姬是晋献公之女,当今晋国国君重耳之姐,27年前嫁入秦国,算是嬴任好结发妻子。多年来,晋姬对自己的夫君体贴入微,照顾有加,不仅生下了两子一女,还抚养起早逝的国君妾室的子女。夫妻这些年,晋姬对丈夫很了解,看得出劳累一天的嬴任好心中有事,想必应是国事。

  “今年收成几何?月初的大雨,可有遭灾?”

  “今早百里大夫来报,收成不错,月初的雨水并没影响秋收,庄稼比去年竟又增一成,秦国已经连续多年丰收,府库丰盈,真是天佑大秦。”

  “那是好事,为何见你眉宇暗锁,愁容满面的?”晋姬有些疑惑。

  “夫人,我主国政,已三十年有余,幸得上苍眷顾,先祖庇佑,秦国日益强大。可即便如此,仍未得到中原诸国的认可,不仅各国皆视秦国为蛮夷,就连亲自加封秦侯的周王室竟也厚此薄彼。8年前,我随重耳出兵勤王,苦战月余,平叛之后,周王对重耳加封赐地,对我却冷颜以对;4年前,城濮之战,秦晋联军击败楚国,可重耳会盟诸侯时,姬郑对秦军之功仍是只字未提。”

  “自平王东迁,郑庄公苦心经营30载,遂成小霸;齐桓公在位40年,20年即成盟主;我嬴任好治国30年,自问无愧于心,无愧于大秦,无愧于天下,却如此这般。”

  (周襄王,姬郑,襄是其死后谥号。公元前636年,周襄王胞弟王子带盗嫂东窗事发,遂图谋篡位,王子带联合狄人军队攻周,大败周军。姬郑逃居于郑国的汜,并告难诸侯。随后,晋文公重耳联合秦穆公,出兵勤王,一举击溃叛军。公元前632年,中原双雄晋楚之间发生一场大战,重耳再次联合嬴任好,在城濮击败楚军,奠定晋国霸主地位,史称“城濮之战”。)

  晋姬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丈夫,眼前这个曾经玉树临风的青年国君,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秦国,如今渐显苍老,却仍无法得到天下人的认可,心中有委屈,也在情理之中。晋姬有些心疼夫君,安慰道:

  “秦晋本就一家,加上两代联姻,还分什么彼此呢?我这个弟弟,早年颠沛流离,也算历经磨难,如今雄才大略,新晋盟主,你这做姐夫的应该为他高兴才是,怎么反而心生这些怨气。”

  夫妻二人边走边聊,步入内室,侍女忙将茶点送上。

  “呵呵,你啊,这些年了,还是向着娘家人。”嬴任好看着晋姬,干笑两声,倒也不怪妻子。“还记得17年前,晋惠公夷吾趁我秦国饥荒,领兵来犯,被我生擒,举国共愤,欲杀之后快。没想到,你竟能搭了个草台,带着罃儿、弘儿和简璧在上面,拿着火把以死相迫,让我放了你弟弟,还要以礼相待,送回国,真是拿你没办法。”

  (夷吾,晋惠公,晋献公之子,晋姬之弟,晋文公重耳之弟。)

  提起陈年旧事,晋姬略有难堪,当年救弟心切,竟然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现在想来着实后悔。“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提它干嘛?那时你这闺女才不到一岁。想想也是我那弟弟不争气,你助他回国即位,又在灾年救济粮草,他竟恩将仇报。”

  “说来,这晋国三任君主,都是我嬴任好扶上国君之位的,要说还是你这个长弟重耳有所作为,也不枉我当年对他青睐有加!只可惜晋国挡住我大秦东出之路啊!”

  (晋惠公夷吾,晋怀公圉,晋文公重耳先后由秦穆公扶持上位,其中夷吾是重耳之弟,圉是夷吾之子,重耳内侄。)

  说起晋国国君,嬴任好沉默良久,晋姬知道,夫君是在想女儿。

  “想芷儿了?”

  嬴任好没有回答,瞑目良久,“后天便是芷儿生日了吧,也不知她在晋国可好?”

  “放心吧,我这弟弟奔波半生,安顿下来能有人照顾,一定感念芷儿,会对她好的。况且芷儿还给她生了个儿子,听说我这小外甥活泼的很。”晋姬知道,这些话只是在安慰自己,嬴芷一女侍二夫,先嫁自己的外甥晋怀公圉,后嫁自己的弟弟重耳,已为国人非议,真不知道重耳能否好好待她。

  “哎,还是我这个闺女识大体,为了秦晋结盟,一侍二夫,先嫁了比自己小4岁的圉,后嫁了比自己长一辈的重耳。我嬴任好亏欠她太多了。”

  “芷儿是大秦之福,秦晋之福。”

  “是啊,这也要感谢你,芷儿自小丧母,是你待之如亲生,为我大秦养育一个好女儿。当年若非芷儿感念你抚养之恩,也不会甘心从命出嫁。”

  说到此处,夫妻二人相视无语,也许,他们都感到亏欠女儿太多太多。

  就在此时,内侍匆匆赶来,在宫外高声道:“启禀君上,百里大夫,蹇叔大夫已到正殿,说是有要事禀告。”

  这是嬴任好给宫中定下的规矩,无论何时,有国事启奏,内侍必须上报,哪怕自己已经就寝。嬴任好告诉自己,要像周公那样,吐脯以为国事,天下定能归心。然而这次百里奚刚走又回,经验告诉这位国君,或许有大事发生。迈出玉菡宫,夕阳余晖映在他高大的身躯上,只见两个细长的人影向正殿快速移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