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小姐……”前台小姐望着我沐言一副想要摔了电话的样子,登时心有余悸的喊着眼前对她来说是个很陌生人的沐言。昨天这电话要不然再被摔了,那就得她赔了了,所以这是在她们获知今天这电话要是再被摔了,那就要她赔钱了,因为这是在她们得知总裁要订婚而一次次被拒绝之后摔了第10个电话了,所以现在的前台小姐着实的后怕了。。...

“小姐……”前台小姐看着我沐言一副想要摔了电话的样子,顿时心有余悸的喊着眼前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的沐言。

今天这电话要是再被摔了,那就要她赔钱了,因为这是在她们得知总裁要订婚而一次次被拒绝之后摔了第10个电话了,所以现在的前台小姐着实的后怕了。

沐言盯着再次被池水墨挂掉的电话,经不住的又想要发火了,但是好在她知道她现在在外面,只好将电话交给了前台小姐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望着沐言失落的离开的背影,前台小姐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诶,又是被他们总裁伤了心的女人吧!

沐言走出恒天集团大厦,仰起头来看着这栋建筑,再次无奈的摇头叹息。

微言咖啡厅。

“振宇,对不起,又把你叫出来了,不耽误你的事情吧?”乔晨妍十分不好意思的说。

杨振宇面无表情的说:“妍妍,你这到底是何苦呢?”

乔晨妍知道杨振宇想要说什么,可是现在他们都已经订婚了,虽然昨晚上那个订婚有点儿瑕疵,可是好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她是他池水墨的未婚妻了,只差一点点,她就会是池水墨的老婆,恒天集团的女主人了,说什么她都不可以放弃。

“振宇,你不懂,我是真的很喜欢水墨的,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我很自卑,因为我觉得自己跟水墨不在一个世界,可是你知道吗,当初他在复健的时候,跟我是无话不说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我怎么可以放弃呢,振宇,我是真心的喜欢水墨的。”乔晨妍一脸伤心的说。

还记得一次晚上偶然间的吃饭,他的手机传来了一封简单的短信,上面写着:“池子,我已经回国了,等着老娘收拾你吧,敢给老娘娶别人……”

乔晨妍没有看完那条短信的内容,眼光就看到了池水墨回来了,于是赶紧的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了。

“我已经有了挚爱之人,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从那天之后,乔晨妍就知道自己真的变得,变得无可救药了,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池水墨,私心的想要将他变成自己的。

听乔晨妍的话,杨振宇非常的伤心,当你自己最爱的女人,一直在你的面前强调,她是多么多么的爱另外一个男人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感觉?现在的杨振宇就是什么感觉。

可是他也知道,他对于乔晨妍对他的任何请求,他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拒绝了。

乔晨妍看着杨振宇眼中流露出来的伤感,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她一直都知道杨振宇是非常的喜欢她的,这次要不是因为她实在没有什么能力能对付那个女人,她也不会再跟杨振宇联系的。

“振宇,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这些话。”一个柔弱的女人是百分百可以让一个喜欢她的男人心甘情愿的为她做任何的事情的。

不过现在乔晨妍还不知道沐言对于她到底能不能构成威胁,毕竟现在的池水墨还是失忆状态的。但是以防万一,还是早点儿准备好自己的人脉比较好,这样也不至于以后沐言真的回来抢池水墨的时候,她没有办法还击了。

杨振宇知道自己这样很傻,可是谁让自己无法拒绝她!

上不去找池水墨,沐言无奈的只好走到大厦旁边的咖啡厅吃点儿东西了,这一天来还真的没吃什么东西呢。

忽然隔壁桌上的两人说。

“你听说了吗?子公司寰宇服装公司想要跟美国HE当红首席服装设计师Jessica邀稿,但是被Jessica直接拒绝了。”路人甲说到。

路人乙接着说:“是啊,是啊,我听说了,说真的,我真的是蛮佩服这个设计师的,想想国内的设计师都是争先恐后的想要跟我们的子公司合作,可是偏偏这个Jessica直接拒绝了我们。”

“可是谁让人家有这个资本呢。”

子公司?寰宇服装?

忽然,沐言笑了。

走出咖啡厅,站在恒天集团门前的广场上,沐言拿出手机直接按下了快捷键,后来转念一想,错了,然后有换了1。

接电话的速度很快。

“喂,您还安好啊?”电话那边传来了一声稚嫩的问候声。

沐言挑眉,这话是在诅咒她?不过沐言不生气,反而精神倍爽的说:“帮我一个忙,事后给你买很多的棒棒糖,成交不?”

那稚嫩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说:“求我帮忙,区区棒棒糖就想收买我?”

“别得寸进尺!帮我把我之前给你的那些资料还有照片全部给我黑进他电脑。”沐言抬起头来仰望着恒天集团,但是却笑得十分的奸诈。

正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的池水墨在看到沐言猛地抬头的时候,下意思的往后退了一下,害怕被沐言看到他在看她。

托池水墨良好的视力,虽然在28楼,但是还是可以看清楚沐言的动作的,尽管看不清面部表情。

刚才他本来是要拒绝沐巫的,但是沐巫的话让他拒绝不来。

沐巫说:“我妹妹跟我说你三年前答应她三年后要娶她,我妹妹从来不是一个会说谎话的人,而且对于你,我们没啥可要的,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出来给我一个交代?”

听了沐巫的话,池水墨本能的沉默了。

那个时候他真的是恨死了,为什么他是失忆了?为什么会忘记了所有的人?

可是当他心中烦闷不已的想要随意看看的时候,却看到了地上那如蚂蚁一般走动的人群中的那个她。

说实话,他都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认出来的。

所以刚才当沐巫再次说让他下班后出去的时候,他答应了。

看着仰头的沐言,池水墨的心跳迅速的加快了,只是当他转身看到自己电脑上的那些照片的时候,难能可贵的露出了让人更加惊讶的表情。

“搞定了,以后这么没层次感的事情别找我帮忙,掉我身份。”稚嫩的声音再次开口说。

沐言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说:“小子,你这话真的是越来越欠扁了,告诉你,我的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知道不?”

“嗯,也是,不过你要是能一直这么安好,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女人,你看看,有我宠你还不行?”那稚嫩的声音含着调戏的意味对沐言说。

一听这,沐言立马炸毛了,“小子,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女人,还有我只要你爹地宠我,其他的男人我看都不看,更别说是还没发育好的小正太你了。”

沐言乐呵呵的说着。不过说到这里,她发觉仰着头好累的啊,于是还是决定低着头比较舒服。

良久,对面的稚嫩的声音才说:“妈咪,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打击我?我知道我比你晚出生23年是我的遗憾,可是你要不要一直提醒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