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再往前的,但是是尔尔,也许是所以见了这些年里最不想的见的人,这一个上午她都有些恍惚间,在听见罗珍珍和第二个文质彬彬男谈判相亲对象的时候,还弄翻了桌上的咖啡,浅驼色的外套上染一边漫不经心的盯着电梯的红色数字缓缓下降,夏婉柔心不在焉的嗯嗯了两声,对于那剩下的三个相亲男再没什么印象。。...

再往后的,不过就是尔尔,或许是因为见了这些年里最不想的见的人,这一下午她都有些恍惚,在听到罗珍珍和第二个斯文男谈判相亲的时候,还打翻了桌上的咖啡,驼色的外套上染上了一块难以洗掉的难看污渍。

一边漫不经心的盯着电梯的红色数字缓缓下降,夏婉柔心不在焉的嗯嗯了两声,对于那剩下的三个相亲男再没什么印象。

对于罗珍珍来说,柏逸庭不可能再给出一个好印象。

第二个斯文男在听到罗珍珍故意说出的工资数后脸色当即垮了下来,第三个戴着金链子的有钱人则是被夏婉柔一番冷言冷语说的哑口无言,脸色由青变绿再变红,姹紫嫣红分外好看。

这两个好印象,估计就是最后那三个没有印象的人里两个客气的主,在她恍惚状态下的给罗珍珍的勉强好评。

若是柏逸庭能给她个好评,她还真是能笑出声来。

一年以往,能来见自己,就算是他做出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

毕竟,他曾是那么骄傲的人。

宁愿打断翅膀也不愿低下头颅的天鹅,怎么可能原谅当初别下自己羽翼的猎人。

罗珍珍熟悉而欢快的唠叨还在耳边继续,液晶显示屏上的红色数字已经变成了1,夏婉柔嗯嗯了两声,立即道:“我要进电梯了,罗珍珍,下次再说啊。”

罗珍珍的话截然而止,夏婉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了电话,长吁了口气,踏进了空无一人的电梯。

熟悉的失重感。

夏婉柔凝望着电梯外,夜晚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世界。

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这个繁忙而物质的世界,燃烧着无数人的青春,点燃着霓虹和热情的世界。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微弱的黄色灯光照亮着熟悉而森然的道路。夏婉柔站在自己门前,在兜里摸索钥匙的时候,才发觉在灯光所照不到的阴暗角落里,隐隐约约站了一个高挑而沉默的轮廓。

或许是同楼层的邻居,她皱眉看了看,心中虽然生出了警惕,可思维还未将反应传递到肢体。手里的钥匙已经转了一个旋,下意识的推开了面前的门。

还真不会这么背吧?

在她推开门那一刹那,那黑暗里高挑而沉默的阴影犹如一片压抑的黑云,猛地扑向她。

被巨大的撞击力抵在自己房间里的鞋柜上,那个沉默而高挑的男人一手抓住她的肩膀,反手关上了身后的门。在夏婉柔在惊骇之余思考到底是舍命保财还是舍命保财的时候,那滚烫而急促的呼吸在她毛绒绒的毛领处浮动,喷在她外露的肌肤之上。

他俯下身,两只手紧紧地揪住她的手,侧身咬住夏婉柔纤细的脖子,牙齿轻柔而残忍的扣住她细细跳动的脉搏。

温热的呼吸,痒痒的拂过她裸露在外的细腻肌肤,让她刹时浑身冰冷僵硬如尸体。

记忆里,黑色的夜,没有星辰的天空,冰冷的身体,无数黑暗狞笑着向她涌来,血泊里的棒球棒,如同她喉间涌上的反胃和窒息,让她再次陷入绝望的漩涡。

她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反手推开他,犹如发疯一般往后退去。抱着胳膊,狂乱的摇着头往后退去,喉咙里发出破碎而不成声的呜咽,犹如荒野里寒风下绝望的小兽,在冰天雪地里泣血的哭号。

那个身影僵在那里,半响才疑惑的摸索着打开了身旁的灯:“夏婉柔。”

他的语气淡淡,立在那里,却是满脸疑惑。

夏婉柔抱着头,眼里的狂乱再看清柏逸庭的脸之后慢慢镇定下来。她颤着腿站起身来,一只手扶着墙,抚着自己的胸膛,眼眶犹带着红,却是松了一大口气的样子,犹如紧绷的弦松懈下来,竭力平复着心情看着他。语气难得的愤怒和认真:“柏先生,请不要这样对不熟悉的人恶作剧。”

柏逸庭立在灯光下,原本迷惑的眼睛在听到那句不熟悉之后变成一片清冷,高挑的身影看起来带了一丝落寞,弯了弯嘴角,冷冷的笑了起来:“这么多年不见,你的胆子倒是倒退了千百倍。”

夏婉柔扶着墙,眼圈仍然是一时难以退去的微红,可语气却平复了不少:“这算是人活得越久,胆子就越小吧。不知道柏先生这深夜造访,还一声不吭,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她望着他,半响才突然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家里不是很欢迎不速之客,所以要是没事的话,请柏先生出去好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