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秋深从晕厥中醒过来,耳边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像是做了一场梦,脑子里但是眩晕的,身子陷在柔软细腻的大床上,肌肤上非常清晰的触感,是(细滑的被面,她的身上,不着寸缕一抬头,看到卧室极其精致的吊顶和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是她曾经喜欢的纯白色,暮秋的目光缓缓的在房间里滑动,一别多年,为什么这一切却还是这般熟悉?像是她日日夜夜都生活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一般?。...

暮秋从昏厥中醒来,耳边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她像是做了一场梦,脑子里还是晕眩的,身子陷在柔软的大床上,肌肤上清晰的触感,是来自柔滑的被面,她的身上,不着寸缕。

一抬头,看到卧室极其精致的吊顶和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是她曾经喜欢的纯白色,暮秋的目光缓缓的在房间里滑动,一别多年,为什么这一切却还是这般熟悉?像是她日日夜夜都生活在这里,从未离开过一般?

窗外葱郁的树木,在夜色下只有淡淡的轮廓,宛若是料峭的鬼魅一般,那么远,却又那么的近。

暮秋抓了睡袍披在身上,呼吸已然变的急促起来,她疾走到窗前,将窗帘刷的一声拉开,昏暗的夜色中,暮秋看到一如往昔的锦园!

多少年了?锦园依旧留在那里,保持着原来的模样,而她呢?虞暮秋呢?虞家曾经锦衣玉食,嫁了竣成最让人羡慕的男人的大小姐呢?

丧子,离婚,漂泊,终至最后,遗忘。

妈妈,我曾对你保证,永远都不会放弃锦园,可是我背弃了自己的誓言,因为我背弃誓言,所以现在就要遭到报应了么?

身后传来脚步声,依旧是不急不缓,暮秋转过身,带着眼泪的眸子缓缓的抬起,她看到那个人,一步一步向她走来,姿容华贵,颀长身躯不卑不亢,像是多年以前,他从衣香鬓影,云集的宾客之中,一步一步走下楼梯,走到不起眼的她面前,挽起她的手,温和却又坚定的开口:“我要娶的人,是虞暮秋!”

暮秋倏然的闭了眼睛,两行眼泪缓缓淌下,她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陆竣成,你还不放过我吗?”

那一双手,冰凉却又滚烫的手,落在她的脖子上,那么细,那么细的脖子,仿佛他一用力,就会掐断她纤细的颈骨。

陆竣成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那灼烧的热似乎就在暮秋的鼻端,烧的她不得不睁开眼睛:“陆竣成!放手!”

他的眼底是摄人的冷冽,唇边却是含着薄薄的笑意,只为何,暮秋在那笑意中看到隐隐约约的自嘲和悲凉?

修长的手指忽然扣住她小巧的下颌,随即,滚烫的唇就贴在了她的唇上,暮秋还来不及挣扎,身上的睡袍就已经被他撕开,随即他强健的身躯就将她压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你以为这一次,我会放过你么?”陆竣成冷冽的低笑,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你休想离开锦园半步!”

“你将我留在锦园,不怕你的太太生气?”暮秋低低的笑,黑瞳中却是无边的凄凉。

陆竣成一怔,忽然单手攥住她胸前柔软,咬牙切齿开口:“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

暮秋痛的脸色惨白,可他已经毫无怜惜的贯穿了她的身体,剧痛传来,暮秋倏然的瞪大眼睛,在漆黑的夜色中她洁白的身躯微微的弓起,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仿佛都消失无踪……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