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骄阳似火。秋深站在校门口,脚边是一个非常大的编织成袋,除了一个箱子,两个大提包,其中一个提包上的带子了被扯断了,焉焉的垂在地上,她累的直大口喘气,身上的白衬衫了完完全全暮秋站在校门口,脚边是一个极大的编织袋,还有一个箱子,两个大提包,其中一个提包上的带子已经被拉断了,焉焉的垂在地上,她累的直喘气,身上的白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湿了,头发也变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脸是惨淡的白,却又透出一点诡异的红,暮秋靠在树上歇了半天,才找回一点力气,重又弯腰,一样一样的将大包小包提起来,细瘦的手腕几乎都要被勒断了,她咬了牙,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骄阳似火。

暮秋站在校门口,脚边是一个极大的编织袋,还有一个箱子,两个大提包,其中一个提包上的带子已经被拉断了,焉焉的垂在地上,她累的直喘气,身上的白衬衫已经完全被汗湿了,头发也变成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脸是惨淡的白,却又透出一点诡异的红,暮秋靠在树上歇了半天,才找回一点力气,重又弯腰,一样一样的将大包小包提起来,细瘦的手腕几乎都要被勒断了,她咬了牙,一步一步向前挪去。

宿舍在D大人工湖的后面,照她此刻的速度至少还要走上二十分钟,正是八月底的中午,水泥路都几乎被烤化了,暮秋感觉自己就像是失了水的鱼,快要窒息。

好容易活着挪到五公寓的楼前,暮秋将东西往地上一丢,就坐在台阶上再也起不来,这里正好有过堂风,身上的热汗被吹干,衬衫硬硬的质感,一下一下的刮着背上的肌肤,让人的心,似乎也跟着毛刺刺的难受起来。

爬上四楼,暮秋刚推开宿舍的门,手中的大包小包还在胳膊上吊着,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

宿舍里除她之外的四个人都齐整整的坐着,正中间却坐着早已搬出宿舍的林珊,正抽抽噎噎的哭着,听到门响,抬起头来就看到暮秋,红肿的眸中立刻就投射出愤怒的目光,直刺的暮秋几乎站立不稳。

“你们,怎么了?”暮秋实在累的不行,就一边放着手里的东西,一边挤出一抹笑,疑惑的问道。

她话音刚落,却见林珊一阵风一样冲到她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

暮秋被打的脑袋直懵,宿舍里几个女生却已经慌忙将林珊和她拉开了,宿舍长舒兰看一眼两人,沉声说道:“林珊,有话好好说,就算是暮秋做了什么,你也不能出手就打人啊。”

“打她又怎样?她还有脸回来,还有脸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林珊一把耍开几人,冷笑着指住暮秋的鼻子:“你明知道叶朔一直在追求我,为什么上周和他去体育场约会?”

林珊一句话问出,宿舍里的空气立刻就变的冷凝起来,八月底燥热的天气让人胸口憋闷的喘不过气来,没有风,窗帘挂在那里,竟是动都不会动,暮秋拂了拂被打的生痛的脸颊,脑袋里却还是懵的。

叶朔一直在追求林珊。

暮秋微微的觉得有些诧异,她刚刚接受叶朔的追求,可是她并不知道叶朔追求她的同时还在追求林珊。

若是知道,她必然不肯,让自己和他有一星半点的牵连,也必然不肯答应他的追求,叶朔对于她,不过是一个恰巧合适的人而已。

宿舍里的女孩都沉默下来,目光投射在暮秋的脸上,带着探寻,带着叹息,带着淡淡的不解。

暮秋倔强的望着哭泣的林珊,“信不信由你,我从来不知道叶朔在同时追求我们两人,如果我知道,我必然不会和他有任何的牵连。”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