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戴上老花镜,递过来手机看了两眼,皱眉头道:“但是是普普通通的镇鬼符!” 镇鬼符?雪儿确实是鬼?但是附身在充气娃娃上的鬼。 小老头抬眼上下打量我片刻道:“你这面相确实是见鬼了了,但是你有你的贵人,我好干涉,因为上次才不想帮你。”...

他戴上老花镜,接过手机看了两眼,皱眉道:“不过是普通的镇鬼符!”

镇鬼符?晨晨确实是鬼?还是附身在充气娃娃上的鬼。

小老头抬眼打量我片刻道:“你这面相确实是见鬼了,不过你有你的贵人,我不好插手,所以刚才才不想帮你。”

他把手机递还给我,“行了,小伙子,回去吧,你最近多灾多难但性命无忧,可以放心了。”

“放心?老板,多灾多难我还怎么放心啊,再说断条腿也叫性命无忧,瞎了残了不都是性命无忧吗,你能不能帮我改改运?多少钱都行。”

“改运?小子,你以为那是你一句话的事儿?”他伸出干枯细长的手指,指指头顶,“改命,改运,那都是逆天的,都会遭到天谴。我就算有那本事也没那胆量,你另请高明吧。”

他说着往门口一指,又缩回了柜台后。

我没办法,只好走出来,他的表情和语气让我知道他不是在欲擒故纵,而是真的不想帮我,他觉得我性命无忧就应该知足了。

可是他说的贵人是谁呢?难道是房东大妈?我猛得摇摇头,不可能,大妈似乎总是看我不顺眼,一见我就是爱住住不住滚,这个暴脾气的大妈肯定不可能是我贵人。

在外边溜达一上午,我回了家,房东大妈可能是昨天晚上也没睡好去补觉了,没有跟以往一样像条看家狗一样坐在楼门口。

我上了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箱子,她还在里面好好的待着,该怎么办?把她原封不动的退回给店主?

想起昨天她给我做的那碗面,我突然有点舍不得了,不只舍不得送走,我都有点怪我自己,怎么能把晨晨放到箱子里呢,她一定闷坏了吧,于是我把她拿出来放到床上。

手按在充气开关上时,我突然惊醒,刚进门时我想的只是看一下,没问题就把箱子封起来然后拿到快递公司寄出去。

可是我一打开箱子看到她的脸主意就变了,我停了手,看向她的脸,可能因为充过气又放了的原因,她的左边脸蛋好像有点不自然,反正不像她能说会跑时那么漂亮,可就是这张脸让我一看到就入了迷,舍不得放弃!

想明白后,我心里却更害怕了,匆忙把她塞回箱子里,然后又找到宽胶带把箱子封好。

退回去,今天一定要把她退回去,再漂亮也是鬼,会害死我的。

封好箱子,我打开电脑开始联系买主,本来九块九的东西随手一扔就行了,可是她太古怪,我必须问清楚,不然扔了被别人捡到出事的话也是我的罪过。

我上了淘宝,发现店主不在,发了震动也不回,我想着昨天的遭遇,心里非常生气连着发了好几条把事情说了,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等了半天,那个店主也没有回复。

我气得把鼠标扔在一边,怎么办!

报警?肯定没人理我,没准还会以为我是疯了会带我去做精神鉴定。

扔掉也不行,不能害别人,烧掉呢?就算我下得了狠心,可是有用吗?她会不会回来找我?

我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于是决定再等那个该死的店主一会儿,他要是还不理我,我下午就带上箱子去找那个小老头。

我下了决心,刚要打开游戏完一会儿,组长就打电话给我,说有一批急货,今天必须抓紧弄完,让我没事就赶紧回去。

在屋子里和一个会变鬼的充气娃娃在一起让我干什么的心情都没有。

组长又向来对兄弟们不错,我不能扯他后腿,于是我带上手机和钱包去了厂里,平常车间里六点就能下班,谁知道今天居然一直熬到了八点。

大家忙得不行,没一个说要走的,我也只好先把充气娃娃的事情放下。

八点结束后,组长要请我们喝扎啤吃宵夜,我都要衰到家了,哪儿有那心情,跟他打了个招呼就往家里走,到了楼下我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刘嫂摔死的地方瞅,总感觉这座楼有点阴森森的瘆人!房东大妈平常一直都会开着的窗子紧闭着,我估计她也是怕了。

我快走两步回了自己房间,一进门就发现不对,怎么屋里比外边还冷,我哈出一口气,居然能看到白色的雾气,这可是五月份,马上就要入夏,气温怎么会这么低?我打个寒颤,把屋里环视一遍,这老楼里的电力根本没办法户户按空调,这绝对不是人工制冷,那是怎么一回事?

晨晨!肯定是因为她!我的屋里有个鬼!想到这个可能后,我跑到屋角把那只封好的箱子找出来,抱着就跑下了楼,一口气跑到小巷口的垃圾堆前,我把箱子扔到垃圾堆最顶上。

对不起了,晨晨,不管你是好鬼还是坏鬼,反正你是鬼,而我是人,人鬼殊途,你注定做不成我老婆。我在心里默默念着,看着那个箱子突然觉得很心酸,那感觉好像真的把自己老婆扔了一样。

一阵阴风吹过,把我吹醒了,那不是我老婆,不过是花九块九买来的玩具而已。

回去的路上我还是很伤心,

‘我不喜欢吃面!’

‘叫我晨晨吧!’

‘别伤害他。”

我想起她明媚的笑脸,叹了口气,一只鬼怎么能这么漂亮这么温暖?我从小到大见过的所有女孩子都比不上她。

叹着气回到屋里,那种阴冷的感觉果真不见了,打开电脑看了看,店主没有回音,我骂了一声,看来这家伙是知道东西有问题,才贴上符卖出来,这不是害人吗!

我匿名把这个店主举报了,闹鬼的事当然不能说,也没人会信,我就把网上看到的淘宝店主十宗罪都给他写上了。

什么以次充好,推迟发货一大堆,写完了也发泄完了心情还是没好起来,我也没吃晚饭,玩了会儿游戏就躺倒睡了。

梦里晨晨又变成了人,她给我做了一大桌子菜,我出去买了饮料,两个人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吃饭,就像一对儿新婚夫妇。

吃完饭后温馨的梦就渐渐的火热起来,我拉着她要做某些夫妻运动,她羞红了脸。

我正跟她亲热的抱着,突然耳朵痒了起来,好像有人在舔我,我笑得不行,刚才看她那么羞涩,现在居然变得这么主动起来。

然后我的下面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那只手太凉了,我一惊,“晨晨!”

我猛得醒过来,看到的不是晨晨,而是刘嫂,她正伸着舌头舔我的耳朵,因为姿势原因她白嫩的胸脯就在我的眼前,而她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我的大裤衩里握着我的命根。

“啊……有鬼!”

我惊叫起来,一把想把她推开,谁知道我的手居然穿过了她白嫩的胸脯,从她后背露了出来。她没有实体,可为什么她舔我摸我我能感觉到?

也许是昨天已经被锻炼过,胆子大了,这种情况下我居然还在分析这些,而刘嫂见我醒了,干脆整个人向着我压过来,“小汪,想嫂子没?我知道你最喜欢看我了,上楼梯你在我后边看我的大腿,下楼梯你还在我后边,就为了看我的胸,你是不是以为嫂子不知道?哈哈哈,其实啊,我都看在眼里呢!”

她伸出手亲昵的刮刮我的鼻子,“不过啊,你太嫩了,嫂子下不了手。”

刘嫂是个漂亮女人,像水蜜桃一样丰润,说实话我确实YY过她,不过现在压在我身上的可是个已经死了的人!

我昨天亲眼看着她蒙着白布被抬走的。

我的心脏越跳越快,她靠得太近,近到我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汗毛孔,她的脸有点青白,眼睛不像以前一样媚了可还是灵活,跟死前没太大差别。

眼看她红得不自然的唇就快要亲到我嘴上,而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全身好像麻了一样用不上力气,就只能侧过头屏住呼吸,不敢再看她一眼。生怕下一秒她的脸就要变成恶鬼又或者她马上就会在我喉咙上扯出个血洞。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她的手在慢慢的往下移,滑过我的肩膀,我的肋下,她好像在一根根数我的肋骨。

我闭了会儿气,没法撑住,大口喘息起来,边喘息边求饶,“对不起,刘嫂,我不该看你,你放过我吧,明天我马上去帮你还愿,我帮你烧一麻袋纸钱行不行。”

刘嫂哈哈笑了,笑得十分开心,“傻孩子,那些都是假的,死了就变成鬼了,做鬼吗,当然是想干什么干什么哪儿还用得着钱,你看我想睡你这种小嫩肉不就这么睡了。哈哈,当人哪儿有当鬼舒服。”

她一边笑着一边拿她丰满的胸部往我身上贴,冰凉的触感让我打了个寒颤,“别,刘嫂,别这么做!”

擦,完了,我要被鬼强女干吗?不要啊,我可还是处子身呢!最重要的是跟鬼交合完我没准会死翘翘啊。

我努力的沉住气,慢慢的找回对自己的控制,在她亲过来时,我猛得抬起手推了过去,还是推了个空,但是我的手能动了。

刘嫂没有被我打到,可是她生气了,一脸怒意地说:“怎么?你嫌我不够漂亮?还是嫌我太老了?”

“没有,刘嫂,我,我尿急!”我一边装着害怕一边悄悄地动着腿,想着往外跑的可能性。

刘嫂没被我的求饶迷惑,她竖起了眼睛,显出一脸凶相,“还没有哪个男人拒绝过我!臭小子你太不识货了。”她一边说着一边起来,跨坐在我腰上,然后伸出两只手晃了晃。只见她的十个指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生长着,不是正常的指甲,而是黑色的散发着臭气的尖利爪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