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梨是在医院醒回来的,听主要负责她的护士说是守墓的老人将她送进医院的。苏梨打了电话拜谢那位好心人,又给家里的阿姨打了电话让她送东西回来,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之后才出院回家。而苏梨打了电话谢过那位好心人,又给家里的阿姨打了电话让她送东西过来,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之后才出院。。...

苏梨是在医院醒来的,听负责她的护士说是守墓的老人将她送到医院的。

苏梨打了电话谢过那位好心人,又给家里的阿姨打了电话让她送东西过来,在医院里住了三天之后才出院。

而这期间,蒋郁从未出现过。

出院当天下午,苏梨刚回到家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妈。”

来人一身珠光宝气,打扮雍容华贵,正是婆婆安慧真。

安慧真不悦的瞪着一脸苍白憔悴的苏梨,不由分说就开讽刺她始训斥:“一天到晚的不知道往哪跑,连个人影不见,你瞧瞧你这是什么打扮?难怪郁儿不肯留在家里,就你这副样子还没靠近就让人倒尽了胃口……”

苏梨垂下头默默挨训,而当婆婆又拿她‘五年没下一颗蛋’的理由讽刺她,苏梨不由的弯了弯唇角,苦涩而又悲凉。

结婚五年,蒋郁碰她的次数屈指可数,唯有的那么几次,都是他喝醉了将她误认成了安向暖,而且第二天他都会亲眼看着她吃下避孕药。她如何怀得了孕?

虽委屈,但苏梨没想解释,因为婆婆总有理由将责任全部推到她身上,她已经习惯了。

安慧珍训了一会儿也觉得没意思了,就撇撇嘴转而说道。

“介绍下,这是小媛,郁儿的表妹。”

苏梨抬起头,这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个女人,年轻漂亮,打扮时尚。“表嫂你好,我是肖媛。”对方冲她甜甜笑道。

苏梨愣怔,她嫁进蒋家五年,没听说过蒋郁还有这么个表妹。

不过婆婆显然没打算征得她的同意,直接吩咐道:“小媛要在这里住几天,你让人去收拾个房间。”

“哦好。”

婆婆走后,苏梨就借口上楼休息了。

在医院里躺了几天,一身的消毒水跟药味让苏梨反胃,开了洗澡水后就舒舒服服的躺进了按摩浴缸中。

阵阵暖流冲刷着苏梨疲惫的身躯,氤氲的热气让她舒展开紧绷的情绪,意识涣散。

苏梨做了个梦,她梦到以往每年她生日时许的那个愿望。“我希望蒋郁能够对我笑一下。”

然后,蒋郁真的对她笑了,笑得一如她十三岁初见他时那样。

金璨的阳光落在少年俊逸的脸上,好看的桃花眼中盛满了柔情与宠溺,他说:“我的梨梨,生日快乐。”

苏梨胸腔里涨满了甜蜜与幸福,只是她还没来得及笑,镜头一转,一张沾满鲜血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是你杀了我,苏梨,是你杀了我!”

然后苏梨就被吓醒了。

睁开眼,苏梨怅然了好一会儿才勾起一抹无力苦涩的笑。果然是梦,只是她多希望这个梦能再久一点……

苏梨清理完回到房里,一看时间竟已是七点多,随手披了件衣服下楼用餐,才听张婶听说蒋郁回来了。

结婚五年,蒋郁回家的次数一只手数的清,如今他却连着一个星期内回来两回。她是不是终于可以和他好好谈一谈了?

想到那晚墓园的事,苏梨的胸口微微钝痛。她必须跟他谈谈,让他知道安向暖的死真的不是她做的!这样他们或许才有机会……在一起。

苏梨亲手泡了一杯蒋郁爱喝的蓝山咖啡就端着上了三楼。

三楼,是蒋郁的私人地盘,从结婚那日起苏梨便不被允许进入。但这次她不管了,直接就上了三楼。

书房外,苏梨抬起手正欲敲响房门,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

女人娇媚的低笑声从门缝中溢出,苏梨凑上前,当从那一条食指粗的门缝中望见里面的场景,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凝固而住。

书桌后,女人背对着她坐在男人大腿上,长发款款,香肩半露,而后面的男人将头埋在她胸口,只看得到个头顶。

是表妹肖媛,还有……蒋郁!

巨大的冲击震得苏梨脑子一片空白,只能傻傻的愣在那,忘了动弹。

“表哥?”男人一笑,语带戏谑:“小妖精,我什么时候成你表哥了?你还真叫上瘾了?”

“你不是最喜欢我这么叫你?表哥~”

“我喜欢,乖,在多叫几声。”

“表哥。今天就不要戴了,阿姨让我住在这,就是想让我尽快为她生个孙子。”

“想生我的孩子?”

“当然想~人家不仅想要生你的孩子,还想要当你的蒋太太呢。”

“好,如你所愿!”男人保证道:“只要你给我生个儿子,我就让你做蒋太太。”

听到这里,苏梨已是泪流满面。

原来婆婆打的是这个主意,因为她生不出孩子,所以把别的女人送进门。而蒋郁之所以回家,就是为了与这个肖媛行苟且之事!

熟悉的粗喘与女人娇媚的喊叫不断传出。

苏梨气得浑身颤抖,心痛到无以复加。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冲进去将手里的咖啡泼在那对奸夫淫妇身上,但情感上却让她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她怕看到那一幕,看到他们亲密无间,纠缠不休的场景……在里面的激烈到来之前,苏梨最终还是逃离似的跑开了。

门外的黑影刚消失,蒋郁眼中的柔情瞬间转为冰冷,他厌恶的推开身上的女人,眉宇间是掩不住的烦躁:“滚。”

被推下腿的肖媛红艳艳的脸上茫然不解:“表哥你这是怎么啊——”手还没碰到他,就被他狠狠一扭,手腕脱臼了。

“滚出去!”

肖媛见前一秒还与自己缠绵缱绻的男人此时一脸杀人似的表情,顾不得疼痛的手腕,吓得转身就跑了出去。

房门关上,蒋郁整个人倒在牛皮椅中。

灯光下,那一张如雕塑般巧夺天工的俊美脸庞上满是阴翳,眼神冰冷得像是死人,一点温度情感都没有。身上的衣物微皱,却是工整得没露一丝皮肉。

一阵莫名的心烦。

蒋郁闭上眼,试图平复浑身的躁动,然而满脑子都是苏梨苍白带泪的容颜,如雨水拍打过的栀子花,清香袭人,娇柔惹人怜爱。

怜爱?那个心肠歹毒的女人?蒋郁猛地睁开眼,眼中尽是讽刺,然而胸口却闷得发慌,暴躁得他想要摧毁这个世界。

“该死的!”蒋郁低咒了声,旋即起身拿起外套离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