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唐宫,仙城第一会所。 极致奢华精致典雅的包厢内,诸位的几名都是仙城赫赫有名的富家子弟,而其中又以蒋盛集团的大少爷蒋郁领头。蒋郁坐在沙发的正中间,身旁的友人无一不搂着俏丽奢华典雅的包厢内,在座的几名都是云城赫赫有名的富家子弟,而其中又以蒋盛集团的大少爷蒋郁为首。。...

唐宫,云城第一会所。

奢华典雅的包厢内,在座的几名都是云城赫赫有名的富家子弟,而其中又以蒋盛集团的大少爷蒋郁为首。

蒋郁坐在沙发的正中间,身旁的友人无一不搂着娇美艳丽的女人,唯有他身边干干净净,空无一人。

他弓着身子,黑色的丝质衬衫领口微敞,露出里面精壮的伟岸,袖子挽到肘关节,随意而潇洒,带着几分颓废的堕落气息。引得在场女人心动不已,有女人试图靠近,但当看到他眉宇间的暴戾,纷纷退怯了。

蒋郁一声不吭。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握酒杯,顶级名酒跟白开水似的一杯一杯往喉咙里灌,引得身旁友人咋呼不已。

“蒋少这是怎么了?连着两天来唐宫,是家里那位满足不了你?”友人调笑道。

说起蒋家那位,众人不由的想到五年前。

五年前,城东蒋家与城南苏家的那场婚礼可谓轰动一时。新郎全程未出现是为话题之一,第二个话题便是苏家那位千金。

传闻苏家千金相貌丑陋,脾气古怪,所以这么多年从未在公开场合露过面。然而五年前的那场婚礼,苏梨以一袭名家定制的钻石婚纱登场,容貌精致,艳丽绝伦,犹如天仙一般,将在场所有人都给看呆了去。之后更是凭借那份淡定与大方将蒋郁未出席的话题给压了下去。

友人回忆那时的苏梨,不由的舔了舔唇。

“苏小姐那身材,啧啧……那胸起码有36D吧?还有那腰,估计我一只手都能握住。”

见蒋郁神色不变,众人来了兴致,说话也大胆了。

有好色的直接开口:“蒋哥,反正你也不喜欢那女人。不如大方点给哥们尝尝味呗。要不然龙岩山庄那案子给你,你让小嫂子陪我一夜——”话没说完,“砰!”一声沉重的闷响,男人被一拳打倒了地上。

突如其来的状况将一圈人傻了。

那个倒霉蛋大脑还没转过来,就看到蒋郁猛地站了起来。

“我的女人你也想尝?”染着浓墨的鹰眸划过一抹狠厉,蒋郁一脚踩在男人脸上,用力碾压了几下:“还想尝吗?嗯?”嘴角带着几分嗜血。

男人见他一脸残忍绝杀,吓得瑟瑟发抖:“不,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蒋哥你放过我吧,是我嘴贱,我该死。”

反应过来的众人出声和解,蒋郁这才收回脚。

闇黑如狼一般危险的眼眸扫过在场每一个,蒋郁低沉着嗓音:“别让我再听到这些话,否则——”后面的话他没说,但众人心知肚明。

蒋郁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离开。

门还没关,身后众男纷纷吐了口气。

“艹,不是说苏家那位害死了他心尖宠吗?我才说了几句,他这是什么反应这!?”

“还能怎么回事?日久生情,爱上了呗。”

这话落入蒋郁的耳中。

爱?

他爱上了苏梨?

呵。一辈子没这个可能!哪怕全世界的女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爱上一个杀人犯!

他不是在维护她,而是在维护他蒋郁的脸面,在她还是蒋太太时,他蒋郁的人还容不得他人觊觎!

想到,蒋郁俊美的脸上一片冷漠,然而胸口却剧烈起伏,没来由的烦躁,比离开别墅更甚。

途径一间包厢,忽然一抹身影从里面冲出与蒋郁撞了个满怀。

蒋郁不悦的皱起眉心,正要推开来人,她却忽然抬起头来。当看清那张脸之后,蒋郁情不自禁的唤道:“暖暖……”

女人泪眼婆娑,哭花了脸:“先生,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不,她不是暖暖。

蒋郁的眸光一沉,阴郁的目光中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此时一名男子骂骂咧咧的从包厢里追了出来,蒋郁冷冷的看了一眼男子又看向怀中颤抖不已的女人,喉间哽塞:“你叫什么?”

#

苏梨一夜未眠,躺在床上,一闭眼就是书房里蒋郁跟那个女人亲热的场景。泪水停止又开始,无论她怎么控制不去想,始终无法忘掉那一幕。

七点三十,是苏梨用餐的时间,然而她并不想看到蒋郁跟那女人,所以硬是拖到八点一刻才下楼,却没想到一向看不见踪影的蒋郁竟然还在。

看到主位上优雅享用着早餐的男人,苏梨又想到他将脸埋在女人胸前的情景,酸涩的眼眸顿时蒙上一层水雾,正想要退出去,有人却喊道。

“表嫂,你起啦?快过来用餐吧。”正是坐在副手的肖媛。

苏梨望向肖媛,年轻的女孩穿着低领丝质睡袍,酥胸半露,性感撩人。

“表哥,啊——”肖媛将涂好奶油的吐司放到看报纸的蒋郁嘴边,后者张嘴咬了一口。

肖媛娇笑:“瞧你,奶油都吃到嘴边了。”食指抹去蒋郁嘴角的奶油,放进自己嘴里,媚眼迷离,充满了暗示。

见状,苏梨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为什么要躲!这里是她家,屋子里所有的摆设装饰都是她一手完成的,她凭什么要让给这个不知道哪来的女人!

苏梨气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正要坐下,忽然又听到肖媛说。

“表嫂,我听说你泡的咖啡很不错,麻烦帮我泡一杯。”

苏梨愣了。

这时,从她出现以后,男人第一次抬眼看她,幽邃的眸底尽是冷漠,语带命令:“没听到她的吩咐吗?”

苏梨可笑,那个女人算什么也配吩咐她?

肖媛突然娇嗔道:“啊好累啊~都怪你表哥,弄得人家都快累死了,我就想喝一杯咖啡提提神罢了,既然表嫂不愿意,那就——”

“你等着。”苏梨憋着一口血气离开饭厅。

得逞的肖媛好不得意,“表哥,我喂你吃。”一转眼就对上男人布满阴霾的黑眸,耳边传来他的咬牙切齿。“不想另一只手也断的话,你尽管。”吓得肖媛立马缩回了手。

苏梨很快回来了,手里端了个茶杯。

肖媛接过:“谢谢表嫂——喂,我要的是咖啡,你给我绿茶做什么!”

苏梨扯着唇:“不是你自己点的绿茶,婊妹?”

听到这话,低垂着脸的男人不由的弯了弯唇角,眼角染上一抹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愉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