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女佣给苏梨上了茶,苏梨刚捧杯茶杯,就听见莫以柔语调心情低落的道:“姐姐的事——”苏梨一个激灵,茶杯里的水泼了出:“我也没杀你姐姐!”她坚决承认道:“真的也不是我。”本以为莫以柔会是与蒋郁一样的态度,却不想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反倒把苏梨给愣住了。。...

女佣给苏梨上了茶,苏梨刚捧起茶杯,就听到莫以柔语调低落的道:“姐姐的事——”

苏梨一个激灵,茶杯里的水泼了出来:“我没有杀你姐姐!”她坚决否认道:“真的不是我。”

本以为莫以柔会是与蒋郁一样的态度,却不想她点了点头。“我知道。”反倒把苏梨给愣住了。

“你知道?”苏梨问:“那你是相信我了?”

莫以柔低敛着眉心沉吟片刻:“苏小姐,我不能说我相信你,但我相信警察。因为警察是正直的,他们不会冤枉人。”

听着她诚挚,发自肺腑的回答,苏梨突然被感动了。这五年来,她不知道对蒋郁说了多少次这样的话,然而他始终不肯相信她是无辜的,认定了是苏家用了手段将她从安向暖的事情里摘除的。

“谢谢你。”苏梨眼眶泛热,敛下眼睫擦拭眼角的泪水之时,忽然看到莫以柔脚上的拖鞋。蒋家高级定制的私人款,只有家庭成员才有,甚至她这个儿媳妇都只能穿客人用的,而她却——

“莫小姐现在是住在这吗?”

“是啊。”莫以柔不太好意思的道:“郁大哥知道我无处可去,就让我暂时借住在这。”

原来是蒋郁把她带到这里的。所以他早就见过她了,那他们之间……看着莫以柔与安向暖百分之八十相似的脸,苏梨很难不去想他们之间有什么。

“莫小姐,小少爷醒了。”保姆突然抱着一个孩子出现在两人面前。

苏梨愕然的望着莫以柔小心翼翼的接过孩子:“这孩子是?”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莫以柔笑笑,跟保姆说道:“你去楼上把诺诺的故事书拿下来。”

保姆走后,莫以柔还是没有回答苏梨的问题,而是道:“苏小姐,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孩子,我去泡杯牛奶。”不由分说的便将孩子塞进了苏梨的怀中。

苏梨愣愣的接过孩子,也就是这时,她才终于看清了孩子的模样。

男孩看上去两三岁的样子,轻飘飘的没什么分量,比她手掌还要小的脸上,一双紫葡萄般的眼睛大的吓人。

只是他的长相……

苏梨猛地如遭雷击。

因为怀中的男孩,活脱脱缩小版的蒋郁!

苏梨浑身的血液倒退如流,一股冰寒自脚底窜起直冲天灵盖。她颤巍巍的开口,嗓音低哑而破碎:“他该不会是……”

苏梨的话没说完,莫以柔忽然尖叫起来:“苏小姐,你别抢,求求你把诺诺还给我吧……你别啊!”

苏梨怀中一空,孩子掉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一股腥甜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随之是孩子剧烈的哭声:“哇——”

“诺诺!诺诺!”莫以柔泪如雨下,跪坐在地上将磕破了头的孩子紧紧抱入怀中,声嘶力竭:“苏小姐,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就算你再怎么恨我姐姐,可孩子也是郁大哥的啊!”

郁大哥,蒋郁……的孩子。

苏梨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接连发生的事,就看到一抹身影冲了进来。

“啪。”安慧真重重的一巴掌打在苏梨脸上, “你个毒妇!要是我孙子出了什么事,我要郁儿跟你离婚!”

……

医院,急救室外。

苏梨蹲在地上,身子蜷缩成小小一团,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如纸,目光空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左脸那鲜红分明的五指印。

“毒妇毒妇!真是蛇蝎心肠,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婆婆的怒骂声从手术室的灯亮起就没有停过,而苏梨则一声不吭的承受着,并非她不难过,而是满脑子都被早前的那两句话占满了“我孙子”“孩子也是郁大哥的”。

不是真的吧。

安向暖不是已经死了吗?那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是她和蒋郁的孩子?

这一定不是真的!她要问清楚,她要找蒋郁问清楚!

一身风尘仆仆赶过来的蒋郁一眼就看到了蹲在角落中的苏梨,纤细的身子如雨后的百合,娇弱怜人,尤其当目光扫过她的左脸,眉心狠狠一拧,眼底浮现一丝心疼。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苏梨灰败的眼里重新有了光亮。

看着不远处那张透着焦急的俊脸,苏梨的鼻子顿时一酸,迟来的泪水汹涌落下:“蒋——”

苏梨摇晃着站起身向蒋郁跑去,然而一道身影比她快一步的冲进了蒋郁的怀中。

“郁大哥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诺诺,都是我的错,你别怪苏小姐,苏小姐她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诺诺是姐姐的孩子,所以才一时失去理智把诺诺摔到地上……郁大哥,你真的不要怪她。”

莫以柔短短几句话就把脏水泼到了苏梨的身上,说完就趴在蒋郁的胸膛上,哭得不能自已。

听闻事情的来龙去脉,蒋郁眼中那么丁点的温和瞬间转为厌恶与憎恨。

“苏梨,你对诺诺做了什么!”蒋郁质问。

刚靠近他的苏梨瞬间被他眼中的狠厉吓得倒退了两步。等到回过神来,她连忙辩解道:“我没有!是这个女人她把孩子强塞进我怀里然后——”

“啪!”一声重重的巴掌声打断了苏梨未说完的话。

“你这个疯女人!你还敢狡辩!”愤怒的安慧真撕扯着苏梨的头发:“郁儿,就是这个贱人摔了你的儿子!她害死了小暖不够,还想害死你跟小暖的日子,我的宝贝孙子!”

“这么歹毒的心肠,难怪你生不出来!我们蒋家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娶了你这样的媳妇!”

另一边的莫以柔见着苏梨被打得还不了手,眼底闪过一抹得意,嘴里却哽咽着:“姐姐,你在天有灵,是我没有照顾好诺诺……”

这让原本还保留态度的蒋郁立马赤红了眼。

他想到了安向暖,那个如暖阳般照亮他,将他从死神手里拉回来的女孩。她是那么的明媚,那么温柔。五年前,他本该以最盛大的婚礼迎娶她,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却全被苏梨给毁了!

那么一条鲜活的生命,他的太阳,却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用整整二十刀残忍的结束了生命!如今她竟还要以同样残忍的手段迫害他们的孩子,他唯一的骨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