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苏梨!”一声如野兽般的大吼响了。 苏梨还来还来反应,一只大掌以迅雷还来掩耳之势握着了她的脖颈,头顶传来蒋郁咬牙切齿的话语声:“你真混蛋!”喉咙被卡,呼吸的节奏被截,苏梨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大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她的脖颈,头顶传来蒋郁咬牙切齿的话语声:“你真该死!”。...

“苏梨!”一声如野兽般的怒吼响起。

苏梨还来不及反应,一只大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握住了她的脖颈,头顶传来蒋郁咬牙切齿的话语声:“你真该死!”

喉咙被卡,呼吸被截,苏梨苍白的脸色很快因为憋气而涨得通红。

“放开我……”苏梨挣扎,然而她越挣扎,扣住她喉管的那只手掌越是紧收。

缺氧的大脑让苏梨无力思考,两张脸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她看清蒋郁那张宛若神祗的脸一片铁青之色,那攥紧的目光猩红如血,额角的青筋可怕的突起,像是发狂的猛兽一般,令人发指。

他想杀她!他是真的想杀了她!

看出了他的意图的苏梨绝望发笑,两行泪水自眼角蜿蜒而下。原本她想问他那个孩子的事,但如今,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开口的必要了。

蒋郁的态度,举动,狠劲都清楚的证实了:那个孩子真是他与安向暖的孩子。因为只有事关安向暖的事,他才会如此的激动。

苏梨的余光往一旁的婆婆与莫以柔的身上瞥去,两个女人同仇敌忾的望着她,嘴角带着阴狠的笑,那淬了毒的眼神巴不得她立马死去。

苏梨心凉了,果然她还是太天真,太傻了。

“放开她!”一声暴戾的怒喝自身后传来,一记拳头砸在了蒋郁的脸上,蒋郁被迫松开擒着苏梨的大掌。

“郁儿!”

“郁大哥!”

两道女声同时响起,一道黑影却快速的扶住了因为无力而跌落的苏梨。

“梨梨,你没事吧?”

苏梨睁开朦胧的泪眼,一张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斯文俊逸,写满焦急关切的脸映入她的瞳孔。

“哥……”

看到苏梨白皙的颈项中那道深深的红痕,苏立风的眼底顿时闪过一抹狠绝:“梨梨别哭,哥哥在这。”

一声安抚的话语触动了苏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看着被婆婆与莫以柔围在中间,嘘寒问暖的蒋郁,对于他想要杀了自己的决意,苏梨泪流满面。

一旁,蒋郁狠厉的眼眸死死瞪着苏立风搂着苏梨腰肢的那只手,尤其当看到苏梨呜咽着投入男人的怀中,男人顺势将她揽入怀中,那亲昵的样子,将蒋郁的双眼染得更加血红,快要滴出血来。

“苏立风,放开她!这是我们蒋家的事,由不得你这个外人插手!”蒋郁伸手想将她夺回,然而却被苏立风一个侧身躲过。

苏立风冷声一笑:“只要梨梨姓苏,她的事我就管定了!”说着将苏梨打横抱起:“梨梨,哥哥带你回家!”

那温柔的语气刺激得蒋郁紧握拳头,手背青筋爆出。

“苏梨,你给我过来!”

苏梨看向男人发狠的脸色,无声苦笑:他要她过去做什么?继续让他掐死自己吗?她虽然爱他,可是还没有爱到把自己的命乖乖送给他。

“你今天要是离开,那就一辈子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蒋郁放了狠话。

见苏梨仍是不为所动,只用那无比哀伤透着心碎的眼神望着自己,蒋郁的心莫名一揪,胸口一阵钝痛。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明明错的是这个女人,为什么他会莫名觉得懊悔……

只是没等蒋郁弄明白,耳畔传来安慧真一声激动的:“出来了。”

蒋郁的注意力一下子被拉了过去:“诺诺。”

苏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深爱了数年的男人丢下自己跑向急救室,胸口一痛,一口气提不上来晕了过去。

#

城南苏家。

苏梨醒来的时候外面已是一片漆黑。睁开眼的那一瞬间,晕过去前的种种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快进。

她想到那个孩子,蒋郁跟安向暖的孩子,她还想到了蒋郁,那个恨不得当场杀了她的男人,只觉得心脏阵阵绞痛,痛苦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苏梨哭了一会儿,直到陆姨来敲门。

“小姐,你醒了吗?”

苏梨匆匆吸了吸鼻子,赶紧擦去泪水:“嗯。”

“晚餐是要端上来还是你下去用?”

“……我下去。”苏梨说完,问道:“哥哥呢?他在家吗?”

“少爷在书房里。”

“我知道了。”

为了不让苏立风替自己担心,苏梨用遮瑕狠狠的抹了抹眼下,确定看上去没那么凄惨才离开房间。

路过书房,苏梨想叫苏立风,才刚推开门便听到苏立风愤怒的低吼道。

“姓蒋的,你竟敢为了个私生子对我妹妹动手!”

“好,好得很!蒋郁,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但只要我苏立风有一口气在,你休想动梨梨一根头发!”

听到这话,苏梨差点没忍住哭出声。

父亲过世的时候她才十六岁,而哥哥也不过才刚二十岁,本该享受大学生活的他却不得不中途退学,接手因为父亲的突然离世而大乱的苏氏。

苏梨觉得对不起他,她不是不知道当初哥哥为了让自己顺利嫁入蒋家而承诺了多少利益,可以说这么几年,他都是在替自己工作。哥哥做了那么多,无非是想要她过上幸福的生活,然而她却硬生生把自己变得这么狼狈,招了蒋郁的厌恨不说,还叫他成天为自己担心……

苏立风打开门正好看到门口的苏梨。

“梨梨,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医生说你低血糖,他们蒋家就是这样照顾你的!?”

听着苏立风又要生气,苏梨赶紧摇摇头,顺势挽住他的胳膊:“哥哥,我没事,就最近在减肥,没怎么吃罢了。你别担心啦,以后我再也不减肥了,一定会好好吃饭的。”

苏立风怎么会听不出她在撒谎,只是她都这么说了,他也只能无奈叹口气:“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哥哥替你担着。”

“我知道啦。”苏梨感动的道,现在不想再提蒋家的事:“哥,我饿了,听陆姨说做了我爱吃的香辣蟹,我们快下去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小馋猫。”苏立风刮了刮她的鼻子,亲昵的揽住她的腰,一起下楼。

餐厅里,苏家兄妹边吃边聊顺道看新闻,为了不影响气氛,自然是不提伤心的事。

“瞧瞧你吃的,满脸都是,小花猫。”苏立风拿起纸巾正欲替苏梨擦去嘴角的油渍,然而她却突然往后一褪。

“我自己来。”

苏立风将纸巾递给她的同时,镜片后的墨眸一黯,目光幽邃。

苏梨擦完嘴还要吃,电视里的女记者突然报道了一则新闻:“蒋盛集团总裁夜会女星,携手共游夜市,疑似婚外恋曝光。”

“啪!”苏梨手里的螃蟹一下子掉回了餐盘里,巴掌大的小脸上一片死白之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