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顾子炀捻起请帖就得扔垃圾桶,纤细的手指忽然一顿,指腹下的烫金文字好像把他烫了一下,慢慢的移开,儿媳那一栏,赫然写着:于小蛮!是她?顾子炀深遂黑眸里掠过惊诧,随后像“于小蛮”三个字,仿佛被他眸里的怒火给烧成了灰烬!。...

顾子炀捻起请帖就要扔垃圾桶,修长的手指突然一顿,指腹下的烫金文字似乎把他烫了一下,慢慢挪开,儿媳那一栏,赫然写着:于小蛮!

是她?

顾子炀深邃黑眸里划过诧异,随即像燃起了火,压成直线的目光犀利而森寒。

“于小蛮”三个字,仿佛被他眸里的怒火给烧成了灰烬!

一个即将跟别的男人喜进婚礼殿堂的女人,却在头天晚上爬上他的床!她到底有何居心?!

顾子炀死死捏着请帖,声线暗沉,像冰刃划破空气,“王泽,去准备一份大礼,我要亲手送给宋少爷跟他的,新婚妻子!”

……

豪华而喜庆的婚宴现场,宴席中央摆着999朵香槟玫瑰,粉红色的布幔加以装饰,施华洛世奇水晶灯折射出五彩光线,烂漫喜庆的气氛充斥各个角落。

在座的宾客聚集了s市芸芸权贵,以及男方的亲朋好友。

而女方请来的人,只有她姨妈一家和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凑成两桌安置在角落。

新闻媒体的记者们举着摄像机随时等候着。

当礼堂大钟发出声响,大门被侍者从两边拉开,悠扬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所有的摄像机对准大门。

白色的婚礼纱裙,缀着星星点点的蓝鸽宝石,这款婚纱由法国著名设计师亲手打造,价值连城。

于小蛮被宋邵礼挽着走在红地毯上,白色头纱下那若隐若现的小脸,浮游着一抹羞涩和幸福的红晕。

她被宋邵礼牵到仪式台上,司仪开始宣读婚誓。

台下的宾客望着这对新人,脸上的笑容并不诚意,甚至有些扭曲。

谁不知道宋二公子是s市黄金女婿首选人?宋家又是s市第三家族,妄想嫁给他的女人从城东排到城西。

于小蛮是谁?从哪个不起眼的穷酸家庭出来的?这宋二公子想做慈善,也没必要这么劫富济贫,把自己给搭进去。

几乎所有人都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来出席这场婚宴。

其中有一束阴狠的目光射向于小蛮,恨不得将她那张幸福的脸撕开!

江熙垂在桌下的手指甲陷进肉里。

于小蛮,你凭什么能被宋邵礼看上!你根本就不配站在宋邵礼身边!等着吧,有你好看的!

江熙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道锋锐的目光。

这人低调的深敛在人群中,却丝毫掩盖不了身上那股清冷高贵的气质。深邃阴鸷的寒眸像一张巨网,捆住于小蛮这只漏网之鱼。

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腿上轻敲着,带着几分兴趣,又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图合算着什么。

“于小姐,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将永远爱着宋先生、珍惜他,对他忠实,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

于小蛮双眼里闪烁着晶莹,此时此刻的紧张气氛里,她竟然有一丝犹豫。

嫁给宋邵礼,她真的能幸福吗?真的能忘却昨晚荒唐的一夜,跟他重新开始吗?

目光在宾席位扫了一圈,才找到角落里她的娘家人。

手心突然被捏了捏,宋邵礼微笑的看着她,握着她的大手给她传送力量。

于小蛮对上宋邵礼的视线,真挚的应道:“我愿意!”

“下面有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呈上一对精致的丝绒礼盒,于小蛮羞涩的把戒指给宋邵礼带上,就在宋邵礼挚起她的手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身后的大荧幕上,原本是幸福的结婚照,突然变成了一男一女在大床上放纵的画面!

交缠在一起的白花花的躯体,伴随一声声申吟。

画面中的女人,赫然是仪式台上的新娘,于小蛮!

而背对着镜头的男人,只能看到精壮流畅的背脊,但肯定不是新郎宋邵礼!

全场哗然,所有宾客脸上不再是讥讽,而是震惊!

恶言恶语的议论立马此起彼伏,媒体的摄像机逮着机会将这一幕拍摄下来。

宋邵礼看着不受控制的播放画面,面色僵硬最后铁青,他即将迎娶的女人,竟然早就给他戴了绿帽子!

一股怒火在胸腔炸开,他狠狠的甩开了于小蛮的手,眼里的厌恶溢于言表,“于小蛮,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拿一副又脏又破的身子跟我结婚,你当我宋邵礼是收废品的吗?”

当初宋邵礼会跟于小蛮在一起,就是看上了她的纯情可人,那么多残肢败柳庸脂俗粉中,于小蛮可算是清水芙蓉。

两年来他都没忍心碰她,哪知她早已经把自己送上别的男人床了!

“不是这样的,邵礼,你听我解释……”于小蛮扯掉头纱,急忙之中抓住宋邵礼的手。

“解释什么?这画面还不够刺激,不够你炫耀自己多放dang吗?于小蛮,你真让我恶心透了!”宋邵礼气血冲上头顶,再一次甩开她的手。

眼底的失望和尖锐的话语,都像无数道冰刃无情的凌迟着于小蛮。眼前是她最最爱的男人,这些话到底是怎么能从他口中出来的?

他们相爱了两年,所有人都劝她识相的离开宋邵礼,顶着那么多压力和不被祝福的冷眼,她毅然舔着脸留在他身边。

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艰难多酸楚只有她自己明白。

于小蛮木讷了好久,突然激动起来,拖着宋邵礼噬着眼泪乞求,“邵礼,拜托你相信我,先别闹好吗,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

于小蛮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宋邵礼又怒又笑的指着不忍直视的荧幕,“你还知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这就是你送我的礼物?于小蛮,你别装了,还不可笑吗?”

宋邵礼冷冷瞥了她一眼,抬脚离开。

司仪拦住宋邵礼,“宋先生,婚礼还在进行,把于小姐一个人丢在这里似乎不太合适。”

“你是个什么东西?滚开!”气头上的宋邵礼暴怒的一声吼,司仪赶紧让开。

于小蛮心痛的难以呼吸,她根本想不了那么多,追上去紧紧抱住了宋邵礼,“对不起……邵礼,对不起,你别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