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坐落于s市郊区的皇昕森林休闲城,实际上是一个占地面积几千亩的森林公园,风景如画,四季如春,可供人们酒店住宿就餐,可去游玩,露天健身,运动等设备一应俱全。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位于s市郊区的皇昕森林休闲城,其实就是一个占地几千亩的森林公园,风景如画,四季如春,可供人们住宿用餐,可游玩,露天健身,运动等设备一应俱全。

皇昕森林休闲城的娱乐场上的阳光少男少女们,愈是阳光愈是无限映衬着某住宿公寓楼上某女的满脸猥琐。

蓝瓷瓷将嘴里的口香糖嚼了嚼,吹出一个大大的泡泡,顺道将身上的绳索紧了又紧,满眼粉心心地望着楼下的俊男们,一个比一个帅,皇昕美男多,这话不假,花几百块门票还是挺值的,“我就不信钓不着一个男朋友回去炫耀炫耀!”

脚刚攀上栏杆,就在介时,一个周身散发着妖孽之气地美男子出现,一身得体的名牌休闲西服,发型打理得干净利落,看着很舒服,近一米八几的健硕身躯,比例完美,干净,那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模样,在人群中特别显著。此时的他正以每秒一步的速度朝这边走来,哇塞,走路姿势都这么好看!

“啪——”吹出的泡泡爆开,满嘴都是口香糖的蓝瓷瓷目光瞬间聚焦,眯着双眼望去,

一般对着帅哥没有免疫力的蓝瓷瓷,反应力也迅速为零,所以在帅哥愈走愈近之时,脚踏了过去。

当发现一脚踏空时,蓝瓷瓷才发现貌似绳索的另一端还没有绑。

“啊——”尖叫声震慑整个休闲城。

“砰——”一声巨响,蓝瓷瓷光荣落地,只是似乎感觉不到疼啊,嘴巴怎么触到了一个冰凉却软糯的东西?

睁开双眼,四目相对,除了僵化还是僵化……

自己怎么就能这么轻而易举地扑倒了个美男子呢?

蓦然嘴里一股子血腥味,痛感急速蔓延全身,蓝瓷瓷一个激灵坐起身,捂住嘴唇,“干嘛咬我啊你?”

周围看客唏嘘不已,惊愕地望着草坪这两人的“斗嘴”节目。

“这是你没长眼睛的下场!”男人不咸不淡地说着,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就要离开。

蓝瓷瓷蹭蹭地爬起拉住他,“喂,我怎么没有眼睛了,是某些人……”

“是因为你吃太多,把眼撑小了,所以没看到我,一嘴的秽物,” 男人目视前方,深深地嫌弃感写满脸上,不咸不淡的语气让蓝瓷瓷猛然一措,嘿!还奇了怪了,吃多又怎么着了!

“放手!”男人脸色很是难看。

“道歉!”

“放手!”男人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锐利如膺般的眼神瞪了一眼蓝瓷瓷,手轻轻一甩,就轻而易举地将之撂倒在地。

蓝瓷瓷吃痛地捂着被摔疼的屁股,满脸悲愤地望着气质跟美貌成反比的男人无比淡定的离去,也是醉了,“今天总算相信,太好看的男人就是小肚鸡肠,哎哟我的美唇!”

刚想拿出手机发发朋友圈,真是太怄了,当透过手机屏幕见到沾着血液、口香糖以及红肿似香肠的嘴时,蓝瓷瓷内心凌乱了,人生要不要这么畸形啊?

皇昕休闲城负责人将水仁办公室。

“倾少爷,不知您光临皇昕,不能亲自迎接,抱歉抱歉!”蒋水仁一脸谄媚地朝沙发上正襟危坐地倾辰烨说道。

不错,倾辰烨是倾氏集团总裁倾成杰的长孙,也是集团唯一的接班人。

“你这儿的游客,似乎素质不行,”倾辰烨斜睨了一眼蒋水仁,“以后给我管严一点!”

“一定一定,那,要不,先带您过去用餐?”

脑海迅速回放适才被一个毫无教养且霸道的女人强吻,强吻就强吻了吧,还沾一嘴的口香糖,这一想想都干呕,“不吃,”

“那您喝茶?”

“能不能别问有关吃的喝的,”倾辰烨瞪了一眼蒋水仁,没好气道,“我今天来就是想让你给我预留一套总统套房,不许透露出去半个字,否则,我想将这夷为平地,也不会很难吧?”

“是,我马上安排人打扫整理!”

“嗯!”

皇昕休闲城的就餐大厅里人声鼎沸,美食香味扑鼻,只是为毛让蓝瓷瓷有了一种回归校园的感觉。

一般在多人用餐这种地儿吃饭, 手得快脸还得厚,这是蓝瓷瓷总结出来的哲理。

被饭菜香味刺激,蓝瓷瓷饿意是越来越明显,看了好几个窗口剩余的菜,都是惨羹冷炙系列的,实在是,实在是难以下口,是她错过了午餐的最佳饭点吗?

为了以后能让女友辛芷适应这边的生活,倾辰烨决定来尝尝这的餐点,如果需改进,花些钱便是。

走进餐厅,一眼便见到让他恶寒了一上午的女人,实在是需要教育教育,一计瞬时上了心头,倾辰烨嘴角瞬时微微上扬,脚步迅速靠近。

“猪排饭,最后一份啊,最后一份——”左手边窗口传来吆喝声,下一秒,目标瞬间锁定,蓝瓷瓷撒开丫子冲到窗前,递过去一张50块,“给我一份猪排饭!”

“稍等,找你钱!”收钱阿姨把找的钱递给蓝瓷瓷,一边猪排饭也打好了。

这边刚把钱塞进包包,窗口的那边猪排饭也被突然出现的贼手拿走了,倾辰烨闻着手上端着刚出锅的猪排饭,说道,“饭挺香,就当是强吻的赔偿,嗯?”

侧脸望去,居然是上午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咬唇之恨,他化成灰蓝瓷瓷也记得,不过这里人太多,她还是有矜持度的,淡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深吸口气,“帅哥,把猪排饭还给我!”

蓝瓷瓷声音洪亮,无奈餐厅吃货当道,所有画外音一律屏蔽,下一秒,蓝瓷瓷就后悔叫那男的一声帅哥了,她这是太善良了,一欺再被欺。

只见帅哥倾辰烨迅速拿起勺子放到嘴里撸了几下之后,然后勺子便毫无顾忌地伸进猪排饭,大快朵颐。

这一下蓝瓷瓷华丽丽的被恶心到了,食欲极速消失殆尽,嘴角不住抽动,竟然还无话可说了。

舔了舔嘴角的饭粒,倾辰烨抬眸,眯眼,动作迅速地把空了的饭盒塞到某僵化了的女子手中,然后在扬起一个一百分标准八颗牙微笑之后,大步流星地转身走了,就这样走了!

望着远去的背影,再看着手里的空饭盒,蓝瓷瓷狠狠地将它砸在地上,然后使劲儿地踏上几脚,“整个就是个鸡肠男,我就不明白了,人怎么可以这么贱的?”

不过蓝瓷瓷的这种解气方式的后果就是,乱丢乱放垃圾,影响食堂美观,罚款200!亏大发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