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宗念望着面前滔滔不绝的男人,只极轻地问了一句,“你真的会娶我吗?”徐斯明后转身望着她,不答又问:“小念,你会觉得我现在的算失败吗?”失败?宗念想说算——他努力难以克服了出“不,我还没有成功!在金城,五六十万的年薪我只能保证我父母不愁吃穿,我没办法帮你办画展,保护你的梦想,我支撑不起你原有的精致生活,你跟我生活一定会吃苦。。...

宗念看着面前滔滔不绝的男人,只极轻地问了一句,“你真的会娶我吗?”

徐斯明转身看着她,不答反问:“小念,你觉得我现在算成功吗?”

成功?

宗念想说算——他努力克服了出身上的短板,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他对未来有憧憬,对事业有规划,并为之拼搏奋斗。他相貌出众,他温文尔雅,他谈吐不凡,是典型的职场精英……

“不,我还没有成功!在金城,五六十万的年薪我只能保证我父母不愁吃穿,我没办法帮你办画展,保护你的梦想,我支撑不起你原有的精致生活,你跟我生活一定会吃苦。

“可是怎么办,我明知道你跟我过不上好日子,明知我妈不同意这门婚事,我还是舍不得放手,让我接受未来的几十年里没有你,这种念头想想我都难受得不行。

“所以小念啊,我在为我们的未来谋划,也让我看到你的努力,不要让我孤军奋战,嗯?”

宗念看着近在咫尺的清俊脸庞,那双温柔如水的眸子里,不知何时已被野心占满。

画展吗?

她该不该告诉这个男人,自己始终在为之努力,她也从未打算把梦想的大帽子强扣在他头上。

他说给不了她精致生活。

殊不知,她想要的从来不复杂,两颗心,一个家。

他说他在孤军奋战……

她不善表达,万语千言汇成一声清浅叹息,宗念闭了闭眼,心脏竟隐秘的刺痛起来。

如果照顾他妈妈是嫁给他的必经过程……

“你回病房吧,你妈妈在叫你了。”

……

“妈?”

“丧门货走了?”徐斯明转头看了一眼门口,“没走,在外面。”

徐父徐宏志坐在床边抱着襁褓,闻言低声劝道:“你小点声,再让人家听见。”

卢广珍音量不减反增,故意较劲一般,“听见什么她都得给我忍着,三棒子揍不出一个屁的闷货,我给她一百个胆子,看看她敢不敢跟我叫板!”

说话劲儿大扯到了刀口,卢广珍上一秒还是疾言厉色,下一秒则按着肚子龇牙咧嘴。

徐宏志可不敢问,也不敢碰,随口嘟哝了一句,抱着小儿子赶紧走远,省着一会儿又要拿他撒气。

卢广珍也懒得看他,唯唯诺诺没有一点男人样子。

大儿子安慰几句比吃药还灵,等疼劲儿过去,卢广珍柔声劝道:“斯明啊,你让她伺候妈月子,妈不反对,可是咱们心里千万得有个章程——现在全金城富人圈子就她宗家最乱,我之所以还给她脸,也就是看她手里还有点臭钱……

“斯明啊,她没有兄弟姐妹,你看她那个样子也不像能撑起一个家的,现在孤儿寡母的,宗家肯定要完蛋,我们家熬了多少年才终于过上几天好日子,咱们可千万不能被她拖累了。”

徐斯明没有反驳,儿子最懂事理,卢广珍拍了拍儿子手背,怎么看怎么喜欢。

“斯明啊,白子衿那姑娘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晚点儿要来看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