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严冬腊月二十六闹书荒,要看书学习,找花生!花生本编日前带给这本都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秦浩韩菲,目前仍然此书正处在漫画连载中状态,一同来深度阅读深度阅读:老爷子点了点点头,低下头对着李悠悠然地说:“早已曾说,不能够轻意答应下来死人条件,你之后说要完成4他的心愿,殊不知道她的愿望是你死,怪就怪你孽债太深。”李悠悠然一听这话登时就哭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地说:“我不对,我混蛋,我畜生,吴爷爷你快救我,太痒了,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李悠悠然浑身都在颤抖着,双手放到脖子边缘,却忍着不敢去挠,十指却因为过于用劲而被扭曲了形状。而李悠然却对此全然不知,他已经被痒的发了疯,不断的晃着脑袋使劲的抓挠,血泡一个接一个的被抓破,黑红色的脓血流淌出来。。...

活人地狱

推荐指数:10分

《活人地狱》在线阅读

活人地狱第十六章:活死人斑

这些血泡鸽子蛋大小,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的簇拥在一起,眨眼之间就爬满了李悠然的整个脖子。

而李悠然却对此全然不知,他已经被痒的发了疯,不断的晃着脑袋使劲的抓挠,血泡一个接一个的被抓破,黑红色的脓血流淌出来。

密密麻麻的血泡,看的头皮发麻,特别是那腥臭的血水流了一脖子,别提多恶心了。

看着他凄惨的样子,我没有丝毫的同情,这样没人性的畜生,也算是因果报应。

然而,和我的幸灾乐祸不同,抬棺材的几个金刚一见到这种场面,全都呆住了。

其中一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恐惧。

“煞泡,是煞泡,完了,新娘子成煞了,我们谁也活不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竟然是胆子最大的老胡。我记得昨天夜里别人要走的时候,他可是第一个愿意留下,没想到这么个胆大的人,竟然被吓成了这样。

这煞泡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看向了老爷子,他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目光紧紧的盯着李悠然,脸色不断的变换着。

李刚见到自己的儿子这幅惨样,第一反应竟然是伸手去摸自己的脖子,确定安然无恙之后,他这才松了口气?

李悠然的脖子已经被他自己抓的皮开肉绽,整个脖子没有一点好皮。

我终于明白了煞泡的可怕,因为他可以让人生不如死,浓密的煞泡之下,是被抓开而翻卷的皮肉,我甚至有些担忧他会把整个脖子的皮肉全部扯下来,到时候就算不死,也剩下半条命。

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停了,雨小了,雨丝淅淅沥沥的往下落着,冷冷清清。

李悠然抓着抓着,终于感觉到了异常,当他在自己脖子上摸了一圈之后,整个人都吓傻了,脸色瞬间变得蜡白。

“噗通”

他跪倒在老爷子的面前,强忍着奇痒使劲的给老爷子磕头,“吴爷爷,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老爷子看着凄惨的李悠然,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之色。

小胖冷哼一声,“叫谁爷爷呢,你这种人不值得救。”

李悠然就像没听见一样,依旧磕头如同捣蒜。

这时候,老胡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对着老爷子说道:“老吴,快想想办法吧,新娘子成煞了,咱们不解决这事,恐怕谁也跑不了。”

其他几个金刚也都反应过来,一样开始要求老爷子出手解决。

老爷子点了点头,低头对着李悠然说道:“早就说过,不能轻易答应死人条件,你之前说要完成他的心愿,殊不知她的愿望就是你死,怪就怪你孽债太深。”

李悠然一听这话顿时就哭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道:“我不对,我该死,我畜生,吴爷爷你快救我,太痒了,我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李悠然浑身都在颤抖,双手放在脖子边缘,却忍着不敢去挠,十指却因为过度用力而扭曲了形状。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痛苦。

老爷子人老心善,终于是不忍心看下去,叹息一声说道:

“想救你我不是没有办法,但是关键还得看你自己。”

李悠然就像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使劲的点头。

小胖当然不太情愿,大声说道:“爷爷,你别救他,这人人面兽心,以后指不定………”

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连忙闭了嘴。

老爷子取下挎包,从里面拿出一包石灰还有半瓶香油,放在一起搅拌均匀,然后用一根树枝均匀的涂在了李悠然的脖子上。

果然,这些东西一抹上去,李悠然的脖子就停止了流淌血脓,李悠然本人的呼吸也平稳下来,脸上明显的松了口气。

“这些石灰和香油只能管的了一时,因为煞气是死者怨念汇集的,除非死者选择原谅你,否则的话还会复发,而且更加严重,到时候你会全身溃烂而死。”

“那她要怎么才能原谅我?”李悠然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

老爷子来到山崖旁边,从包包里面拿出了几根香,随后点燃插在地上,对着李悠然说道:

“给你妹妹跪下磕头,要有诚意。”

李悠然二话没说噗通跪倒,对着山崖下的灵车砰砰磕起了响头,嘴巴里一个劲的说着妹妹对不起,我错了,那真诚忏悔的模样,我差点都信了。

直到他脑袋上都出了血,老爷子这才让他站起来,随后将地上的香拿到手中,对李悠然说道:

“现在下去,把你妹妹的尸体背上来。”

李悠然看着陡峭的山崖,咬了咬牙抓住绳子就往下爬,没多久就到了山崖底下。

老爷子扭头对着我和胖子说道:“你们俩下去帮帮忙吧。”

胖子顿时不干了,“爷爷,我凭什么帮助这畜生,我不去”

老爷子轻叹一声,“你以为我只是在帮助他们吗?你们看看自己的手臂吧”

我和胖子微微一愣,不知道老爷子是什么意思,可还是依言撸起了袖子,可这一看顿时呆住了。

在我的小手臂上,突然多了斑斑点点红色的血斑,大的硬币大小,小的如同芝麻,从手腕开始一直向上覆盖了小半个手臂。。

胖子的手臂上同样出现了这诡异的血斑,只不过比我的却要少一些,也更小一些。

“这是什么?”我惊讶的问道。

“煞斑,也叫活死人斑。”老爷子语气凝重的说道。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光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爷子语气凝重的接着说道:“人死之时若心含怨气,死后便会怨气不散,怨气一旦过多就会积怨成煞,能杀人与无形,你们的煞斑和李悠然的煞泡,都属于煞气入体,看来死者对与你们都心有怨气。”

“那为什么李悠然身上长满脓包,而我和胖子却没有?”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爷子摇了摇头,“这就像脑血栓和偏头痛,一个是急病,一个是慢性病,这说明死者队伍李悠然的怨气最为浓烈,至于结果,其实都差不多,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那怎么办爷爷,你快想想办法呀,我可不想全身长满脓疮,还不如死了算。”胖子顿时急眼了。

“现在知道怕了,那还不赶紧下去。”老爷子脸上写满了担忧。

老爷子话音刚落,胖子就抓住了绳索,动作比胖子还快。

老爷子把手中香递到我面前,“浩子,你拿着香,小心点随时跟我汇报情况。”

我点了点头,跟着爬了下去。

灵车侧翻已经被摔的变了型,满地都是汽油的味道。

这时候,李悠然已经钻进了灵车,却半天没有出来。

我和胖子蹲下身子,透过玻璃床向里面看去,李悠然正在拼命的挪动尸体,可尸体却一动不动。

“弱鸡。”

胖子咒骂一声,低头就往里钻,可他身体又宽又胖,脑袋是进去了,磨盘一样的大屁股却卡在了窗户口,怎么挤也进不去。

我无奈的把胖子拉了出来,把香交给他,然后自己爬了进去。

尸体在车子坠落的过程中,脑袋插进了一个座位底下,李悠然正在使劲的往外拉。

“你这样会破坏你妹妹的脸,让我来。”我说道

李悠然扭头看了我一眼,默不作声的退到了一边。

我蹲下身子,发现死者脑袋卡在了座位底下,我废了半天的劲,才把座位拆下来。

回头一看,李悠然正盯着我的背影看,见我回头连忙挪开了目光,

我心中微微一惊,因为我从李悠然的眼中看到了一抹寒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