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动作一瞬间停住。手上的位置很奇怪,她这才特别注意到男人湿着的地方,恰恰西裤。登时,她烫红着脸把手松手,神色尬尴极了。“真的对不起,我不明白,我……”但是一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可手上的位置奇怪,她这才注意到男人湿着的地方,正是西裤。。...

动作瞬间停住。

手上的位置奇怪,她这才注意到男人湿着的地方,正是西裤。

顿时,她烫红着脸把手松开,神色尴尬极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

可是转念一想,她有什么可对不起的,来这里的男人哪个不是gay,就算是碰了一下又怎么样。

一抬头,她就被眼前这张绝色的脸给惊艳住了。

极具魅惑而深邃的眼眸,完美的唇形,白皙到连女人都嫉妒的皮肤,英挺的鼻梁。

明明是精致的五官,可是组合在一起,却完全没有娘的感觉,相反很阳刚,很帅气。

他身上散发出一种君临天下的强大气场,足以震慑这里的每一个人,包括她。

白轻竹也不是一点儿gay的知识没有,她想到攻受的问题,下意识的就断定,这男人绝对是功。

当然,套用东方凌的那句话,这男人这么帅气竟然是gay,真是暴殄天物。

“是你!”

男人精致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意外。

白轻竹已经离开王城五年之多,没想到这里还有人认识她。

她仔细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这么帅气,就算是认识,没有理由给忘了。

“你是谁?”

男人的剑眉微微一皱,每一个表情都是帅到了极致。

突然,他想到了,也对,她不记得他很正常。

只是这么多年离开,又突然出现,还是这里,难道说这个女人的性取向有问题?

“你为什么来这里?”

下意识的,他的语气不太好。

这男人有问题吧,难道不是应该先回答她的问题,然后才问她的吗?

“你平时都是这么没礼貌的吗?”

男人很诧异,敢跟她这么说话的女人几乎没有,他的嘴角倒是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不如我们来算一下,我这条裤子的清洗费如何?”

白轻竹眼神中划过一丝鄙夷,是个gay也就算了,居然还管别人要钱,一看就是个吃软饭的,幸好这种人之前她也不认识。

刚刚回国,手里自然有不少现金,她从包包里掏出一沓红色钞票:“这些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

这女人倒是很大方!

他顺手点了点,一共是两千,处理他裤子的一条腿足够了,但是脏到这里,只怕这些不够。

白轻竹看着他一副缺钱的模样,又嫌弃的从包包里掏出更多的钞票,直接塞到他的手上。

“拿好了,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转身,她就离开了。

萧厉瑾看这些这钱,哭笑不得,在王城,谁不知道他,华夏的首富不说,就是坐拥的私人财产,也足以吓死个人。

他本来就是想要逗逗她,没想到他居然被当成了吃软饭的。

白轻竹,很好!

林清这时走过来,恭敬的汇报着:“总裁,你的小叔叔已经找到,人就在最里面的包厢。”

“好,我们这就去逮他。”

……

白轻竹走出来许久,突然想到东方凌还在里面,就转身回到gay吧门口,给她打电话。

她还没开口,里面的人就大声的喊道:“白轻竹,我让你在里面等我,你去哪儿了?怎么找了你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你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