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童婳现在的心里真是有一万头一万头在奔涌。身体身体僵硬,思绪混乱不堪。空气中很奇怪的臭味直往鼻子里钻,这跟她平常始终处于更高级优雅高贵香氛空间完全不相符,没办法摒住呼吸的节奏,才稍稍不好受一点儿。但是随后,她就像是想起了什么通常,第一时间又冲到了那个放着衣服的搪瓷脸盆面前,...
童婳现在心里简直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身体僵硬,思绪混乱。空气中奇怪的臭味直往鼻子里钻,这跟她平时一直处在高级优雅香氛空间完全不符,只能屏住呼吸,才稍微好受一点。不过随即,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第一时间又冲到了那个放着衣服的搪瓷脸盆面前,把里面的衣服全部拎出来,迫切的望着里面的倒影。很好。童婳几乎可以说快喜极而泣了。谢天谢地,虽然用水倒影当镜子用很显然不是那么高清,但也足够看清大体轮廓。脸还是那张脸,她没有变成丑八怪。如果真的变丑了,那童婳连挣扎都不想挣扎了。她会选择原地死亡。与此同时,石头平房里也传来了窸窸窣窣的交谈声,中年男人的语气里充斥着为难。……“娘,我想给你借点钱……”“童年这烧一直不退,我寻思着也不是个办法,就想着要不去卫生所买点感冒药退烧药什么的,听说那玩意儿管用,效果快。”在矮小的童老太面前,足足有一米八的童建国却毫无气势,他搓着手,一张脸涨的通红。这句话其实已经在腹内打了无数次草稿了,然而在自己娘面前说出来,童建国还是要花费极大的勇气。事实上,他现在就已经有点退缩了。要不是身边还有妻子于美红在紧盯着他看,儿子确实这次病得有点严重,从外面回来时候的小感冒到高烧不退,童建国现在就想收回刚才说的话。童老太一听到大儿子要钱,还没等他说完,脸色就已经不怎么好看了。退烧感冒药,那东西童老太还是知道的,二孙子生病的时候就买过,要四五毛嘞。有这钱能买多少好东西。夏夏跟阳阳还想开学买新文具,又是一笔开销。于是童老太没多想,张口就拒绝。“买什么退烧药,学城里人那一套,浪费钱,没什么用的!”童建国张了张嘴不吭声了。“娘。”眼看童老太拒绝了,丈夫也指望不上了,一直很安静的于美红终于忍不住开了口,她试图给童老太说道理。“年年这次真的烧的厉害……”要不然她也不会让丈夫说这个事儿。“美红啊。”童老太打断了对方,满是皱纹的脸上硬挤出了几丝笑,她叹了一口气,做出一副为于美红一家打算的模样。“娘呢不是光心疼花钱,年年是我亲孙子,我还有不心疼的道理?”“主要是谁能没有个感冒发热的,咱们老祖宗千百年来,都是靠着土方子过来的,一碗姜丝汤,再来碗蛤蟆草,保准药到病除。”“建国就是我这么给拉扯大的,是不是建国?”童老太嘴皮子很利索,几句话下来就把于美红完全堵住了。是,村里人现在还不怎么兴吃西药,都是用土方子,省钱,说出去没有人会觉得童老太的做法不对。再说她都说到亲孙子的份上了,于美红难道还能说童老太害孙子?而之前被童老太拒绝之后就撒了一半气的童建国,被自己的娘这么一瞅,更是完全成了一个瘪掉的气球了。他点了点头,瓮声瓮气的附和。“对,娘说的有道理。”“美红啊,咱们还是不学城里人那一套了吧,我瞧着年年也没有什么大碍,是吧?”当然,童建国最后一句还是稍微有点底气不足,看着妻子目光带着些许哀求。于美红只觉得一阵无力,闭上了眼睛。“我一会儿去给年年煮点姜汤。”童老太知道基本上已经尘埃落定了,脸上的笑容总算真实了起来。婆媳之间的暗暗较量跟往常一样再次以童老太的胜利告终。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趴在门框边看完这一切,没有作声,悄悄地走了出去,屋内的大人都没有发现。……“姐,我帮你洗吧。”童婳还在对着水盆望着里面的自己发呆。周遭的环境实在是太糟糕了,还不如看看倒影,最起码这是整个环境最养眼的存在了,顺便缕缕现在的情况。处在变声期的男孩声音从童婳背后响起。童婳:“……”姐?谁叫她姐?她24k纯独生子女。老童别看在外面叱咤风云,光鲜亮丽,实际上就是个妥妥的老婆奴,给他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再外面开朵喇叭花儿。童婳转过了身。男孩大概十岁左右的模样,瘦瘦小小的,不过底子不错,很清秀,此刻面庞有不正常的潮红。大概是见童婳一直没有动静,男孩疑惑的叫了一声姐,就要蹲下去洗衣服。不过他还没有触碰到水盆,就被童婳拉住制止了。童婳伸手,用手背试探了一下男孩的额头,刚才闪过的念头越发笃定了,倒是没有先纠结叫姐的事儿,她皱着眉。“你发烧了。”还是怪严重的那种,手背接触额头的时候滚烫。童年满脸茫然。他是发烧了,他姐一直都知道的啊。男孩的样子明显没听懂她的意思,童婳耐着性子补充道。“发烧了就好好吃药,好好休息,洗什么衣服。”这不是找事儿吗!“姐,我没事儿,躺着也睡不着……我帮帮你吧,你一时半会儿也洗不完的,奶要是看到你没洗完,又要骂你了。”男孩虽然年纪不大,但眨着睫毛一本一眼的说着已经很有条理性了,像是为了安慰童婳更是咧嘴冲着她露出了一个笑容。童婳漂亮的眉锁的更紧了。她刚才还是听到了屋内的交谈的。不是她偷听,是隔音不好,直往耳朵里钻,不想听都没办法。老太太那些说辞更是让童婳连吐槽都懒得吐槽,太假了。童婳不傻,从自己的世界走出来之后,就很快把那些给顺清楚了。她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儿的人,在刚才也没有什么义愤填庸,现在却突然有股冲动。不知道是男孩主动帮忙,还是因为憋屈的慌想要发泄,亦或是两者都有。童婳起身,嫌弃的白了一眼那盆衣服。“我们都不用洗。”“可是……”“没有可是。”童婳并没有给童年机会犹豫。“一会儿进去全部听我的,按照我的指令行事,听到了没?”在童婳不容置疑的注视下,童年还是点下了头。达成一致童婳撩了一下头发,气势汹汹的朝着屋内走去。虽然撩的是粗辫子,踏的不是高跟鞋,而是布鞋。那也要走出维密的感觉来!童年紧紧地跟在童婳身后,突然觉得自己姐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童年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童婳径直到了屋内,里面一共有两女一男,忽略掉那两个稍微年轻的,童婳直接朝着童老太走去。这应该就是方才那个说话声音刺耳的人了。个头不高,穿着灰色袄子,头发梳的整整齐齐,本来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慈眉善目,她的脸却仿佛写满算计。很不错,跟她想象中的几乎一样,是个尖酸刻薄的。童婳走到她的面前,直接手心向上摊开了手,字正腔圆的撂下两个字。“给钱!”------题外话------我,童婳,给钱!……同志们,我胡汉卿想死你们啦!今天开始正式开更,没有特殊情况,每天上午十点,希望我能保持住开更第一天,来个抢楼活动,更新之后开始,逢8,奖励66潇湘币,截止到20号晚上十二点。ps:同一个id可以多次抢楼,但奖励只有一次,如有重复不重复奖励,么么哒,抱起来转圈~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