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婳婳,醒了啊,还晕吗?”童婳刚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就对上了带着很紧张的于美红。(w?)对,有自己的房间,童婳对这一点但是挺很庆幸的。她还也没到别的地方去,但童年时代都了十七(童婳在明白看出来才十岁左右的童年时代竟然十七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由此可见条件...
“婳婳,醒了啊,还晕吗?”童婳刚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就对上了带着紧张的于美红。(w?)对,有自己的房间,童婳对这一点还是挺庆幸的。她还没有到别的地方去,但童年都已经十四(童婳在知道看起来才十岁左右的童年居然十四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可见条件是真的不好),还跟于美红她们睡在一起,她还有单独的房间,确实已经不错了。从两米的水床到充满着碳烧味的土炕能说出一句不错,可见童婳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童婳:不提也罢。当然现在对童婳来说比较棘手的是跟于美红的相处。……童婳之前整个人都乱糟糟的,又突然涌入了大量来自原身的记忆,受到的打击太大,两天来都是采取逃避模式,对外的说辞是不舒服。不过这两天来,她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一家子对她的关心。特别是于美红,童婳即使没有特地关注,还是知道她经常偷偷地在门外看看她。完全是一个操碎心的母亲。跟她那个横扫国内外奖项的影后母亲不同,眼中的爱却是相似的。这让童婳很是不知所措。喜欢她的人很多,讨厌她的人并不会比喜欢她的人少,当然童婳丝毫不care。只是这种不一样,于美红是原身的母亲,是原身的家人。她现在还丝毫都不知道自己女儿身体里面换了一个人呢。耍横无视不应该,亲近……童婳别扭,一时半会儿的真的亲近不来,又因为愧疚难得心虚,于是在于美红的注视下憋出一个,“嗯。”好在于美红并没有追究,她更担心女儿两天没有吃饭。“不晕了就好了,谢天谢地,菩萨保佑。”“你奶那边应该正好做好午饭了,咱们赶紧去吧,瞧瞧脸都瘦了……”童建国有点盖房子的手艺,有时候会去帮帮忙,挣点钱,今天有活去帮工了没在家,在于美红的念叨下三人朝着北房走去。童家老大老二还没分家,但各自有家庭,就给划分了一下,童老太住在北房,平时大家都在那里吃饭,当然也是这也是童婳第一次过去。北房冬暖夏凉,以前四合院都是这么住的,让童婳没想到的是童家也这样。就是……童婳望着这几间石头房啧了一声。有必要?……“爱军,你有没有问问你哥,童婳怎么了,听说都躺了两天了,一直没过来吃饭。”童家老二,童爱军一家早就已经在北房坐好了,吃饭他们一直都是最积极的,再加上童爱军是童老太最爱的儿子,一家人整天往这里凑,老婆子好东西多着呢。童爱军坐在炕头瘫着,媳妇张桂香突然走过来拉了拉他,压低声音八卦十足的问了这么一句。童爱军正眯着眼养神,被张桂香这么一拉显然有点不高兴,拉回胳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我怎么知道,闲着没事儿问我大哥干啥?”童爱军本身就不怎么看得起自己的大哥,平时压根不想跟他搭话,对那个侄女更是漠不关心了,不知道自己媳妇突然说童婳干什么。“躺着就躺着呗,不吃饭不正好省了吗,你还不乐意?”“我怎么不乐意,瞧你说的,你还不耐烦,我不是觉得躺着蹊跷嘛。”自家男人对自己这么不耐烦的态度也有点惹恼张桂香了,不过也只是抱怨了一下,毕竟她主要目的不在于跟他吵架上。她继续神神秘秘的说下去。“童婳长得跟狐狸精似的,身子发育的也早,不知道是不是跟别的年轻人弄在一起了,该不会是被那啥了……或者怀了吧?”张桂香到最后因为兴奋眼睛都亮了。现在没有手机,电视村里也只有一台,没有娱乐活动,像这种嚼舌根就成了张桂香这类妇女最爱做的事儿。“妈,你在说童婳姐?”童爱军被自己媳妇说的吓了一跳,这怎么能乱说,还没等他呵斥,就听到女儿的声音了。16。17岁的女孩子正是好年纪,童夏穿着一件白色碎花小袄子,有一张秀美的鹅蛋脸,白白净净,很是水灵。童夏是童老二的大女儿,比童婳只小一岁,下面也有一个弟弟。别看刚才张桂香说别人家的女儿那叫一个恶毒,对自己的闺女还是宝贝的很,要不然在普遍小学文化的年代还能让童夏一直读书。现在在镇上的高中上高二。“你别听你妈瞎说,她这个嘴没有把门。”童爱军白了张桂香一眼。“我就是念叨念叨,你好好学习就成,别去管这种,被污了耳朵。”张桂香这次倒没恼。童夏:“那要不要去叫一下童婳姐?”“叫什么叫,爱吃不吃!”……这话倒不是张桂香说的了,而是端着饭进来的童老太,虽然张桂香也是这么想的。童老太本身就不喜欢童婳,因为前两天童婳给她要钱的事儿更是憋了一肚子的气,童婳不过来对她来说就是合了她的心意。“娘,你也知道,夏夏心眼好。”张桂香笑嘻嘻的迎了上去,不忘夸一下自己家的闺女。童老太脸上漾起了几丝笑意,看着童夏就越发和蔼了,还是这个孙女合她心意。嘴甜,会说话,心眼好以后也会对她好啊。想到这里童老太冲着童夏还有正在用手背擦着鼻涕的童耀祖招了招手。“来,看奶给你们准备了什么好吃的?”“炒鸡蛋!”看到童老太的手从盖着布的盛饭盆里宝贝的拿出一小碗黄灿灿的东西,童耀祖当时就高兴的大叫了。鸡蛋,他最喜欢吃的就是鸡蛋了!鸡蛋是个稀罕物,虽然家家户户都养鸡,但基本上都是拿到集市上去卖的。不过童夏跟童耀祖还是有时候能跟着童老太吃点好的,当然这种机会也算不上多。张桂香看着欢呼着已经上来抢鸡蛋吃的儿子也挺高兴,嘴上还没忘,“声音小一点,被人听到怎么办……还有别光顾着自己吃,还有你姐,你奶呢。”“我老了,不喜欢吃鸡蛋了,奶看着耀祖吃就高兴了,夏夏,过来吃啊,愣着干什么。”童夏这次也没有再提去叫童婳她们的事儿了,凑了过去,一边吃着,一边甜甜的夸童老太做得香。屋子里其乐融融的,一片天伦之乐。然后——“呦,都到了啊。”“大家这怎么都围在一起?”屋内的几个人都被吓了一跳,童老太年纪大了,更是手一抖,盛着鸡蛋的碗差点摔地上。大家扭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童婳。她双手抱着胳膊,正在用挑剔的目光审视着屋内,以及屋内的她们。就像是……在看着一堆垃圾?虽然这个形容很奇怪,但确实是每个人心中第一时间涌出来的。还有,她,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他们完全没有察觉到?------题外话------今天也是准时的腿贼长的阿卿呢!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