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屋漏偏逢赶赴雨,低烧赶上了药过期!华臻本来我以为,报名参加个天使王的寿宴,自己只要你学着前身的处事风格不曝露就好,可谁成想古斯又给他带给了一个好的消息天使王在寿宴时,可能会会当着参宴众人的面,对三位小王子的学习进度通过考核!华臻听见这个当即喷射出一口老...
屋漏偏逢连夜雨,发烧赶上药过期!华臻原本以为,参加个天使王的寿宴,自己只要学着前身的处事风格不暴露就好,可谁成想古斯又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天使王在寿宴时,可能会当着参宴众人的面,对两位小王子的学习进度进行考核!华臻听到这个当场喷出一口老血,晴天霹雳啊有木有?之前已经得到证实,年幼王子的启蒙教育,对于自己来说完全是超纲的,晦涩生僻的名词,别说是理解了,看不看得懂都很难说,可偏偏这些东西还跟着自己小命挂钩别人穿越都是顺风顺水,可怎么到了我这难度系数一下子提升了这么多?就不能给弟弟一条活路么?有道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更何况对于天使王来说自己连个小拇指都算不上,抱怨什么的屁用没有,想清楚这点后,华臻欲哭无泪,发泄了一阵后只能扯着头发,进入了苦比的‘紧急备考’状态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足不出户,白天的时候,跟那两名教习照常学习,到了夜晚,观看影像学习前身行为的同时,还会恶补之前‘漏掉’的知识,不到困急眼,他都不带睡觉的因为饮食的不习惯,外加每天熬夜看视频,华臻消瘦在所难免,古斯见他这样,曾多次劝他注意下身体之类的,华臻听着烦气,挥手直接将其赶了出去“我还不知道注意身体么?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啊?”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在巨大的压力面前,爆发出来的潜能会超乎想象的巨大,这句话果然不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前身六年来所学的知识,愣是被华臻记了个七七八八,虽说这都是死记硬背,但也足以说明这小子为了苟活真的是拼了…“特么的,我高考时要是有这劲头,一本线早就过了!”看着镜子里顶着大大黑眼圈的自己,华臻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殿下,明天就是天使王寿辰的日子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怜惜一边为他擦着头发,一边心疼的说道和华臻朝夕相处了两个月,二人之间的误会早已解除,对华臻的印象小丫头大为改观,他为人亲和没有一点架子,像他这样的人别说是宫城里了,整个天使文明都是少见的“这是当然了,明天可是重头戏呢~”华臻转头对着怜惜歉意的笑了笑,“每天陪着我熬夜,也真的辛苦你了~”“没有的事!”怜惜摇了摇头,“能够服侍殿下,是奴婢福分~”多懂事的小丫头啊~华臻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对了怜惜,等那老棒子的寿宴结束,我回来教你做菜吧...”天使文明科技虽然高度发达,可在饮食上却是华臻接受不能的,他们多以烤制类食物为主,与华夏美食的多样性根本无法比较,华臻大学毕业后独居在外地,一些家常菜还是难不倒的,教个怜惜完全绰绰有余“做菜?”小丫头张开诱人的小嘴,一脸不可置信的道,“殿下还会做菜么?”“小瞧我了不是~”华臻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不光是做菜,一些小吃甜点什么的我也会那么两样,冰淇淋吃过么?凉凉的甜甜的贼好吃,你肯定会喜欢的~”怜惜一脸的不相信,对于华臻的话她保持高度的怀疑,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殿下,怎么可能会做菜,还有那什么冰淇淋,自己根本就没听说过好么?见她这样华臻也不在意,起身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你家殿下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哦,等着吧怜惜,到时候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被这么亲昵的动作一弄,怜惜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殿...殿下...”十四五岁的年纪,在华臻看来,完全就是小妹妹般的存在,这段时间枯燥的学习空闲,可没少这样逗她,很有意思不是么?“好了不和你闹了,怜惜也早点休息知道么?”“知...知道了殿下~”当怜惜离开卧室华臻躺回自己的小床,盯着古雅的天花板看了一阵,他才幽幽的叹了口气,“前身性格什么的,跟我小时候差不太多,与其说学倒不如说是本色出演,这对我来讲倒不难…只不过歆瑶王妃那里...哎,希望她看不出来什么就好...”......天使文明的疆域十分辽阔,它是以天宫主星为中心,周边星球逐级向外排列,呈圆环辐射状的巨大星云,叫做天使星云,其星际线都是以光年来计算的前来为天使王贺寿的人,从宫城王族显贵到各级天使统帅,以及治下文明的执政者等,多得根本数不过来,场面之大气,气势之恢宏可以想象,为了这次寿宴,天使文明六大机构中的营造署可是筹备了近十年之久当然了,宴会场地和布置是与来人的身份地位而区别开来的,可以说名副其实的看人下菜碟其他的地方怎样暂且不提,咱就先说说主宫城会场这里吧宽阔的主干道两侧,天使卫兵整齐分立,一眼根本望不到头,而且每隔一百米便对称布置着一座巨型券柱式建筑,上面不光刻着天使文明特有的浮雕,同时还安置了暗能量集存装置,流光四溢,奇特绚彩,瑰丽的外表下,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感究其原因,这些券柱式建筑,其实是主宫城外的一道巨型防御机制,用以保护宫城核心区域的安全主干道的尽头,是一座气势恢宏的辕门,门的左右伫立着两尊身达百米的天使雕像,手拄长剑面带威严,中央位置涟漪涌动,想要从外面看清天宫的核心区域却是无法做到,走至这里的那些治下文明的执政者们,见此无不发出一阵咂舌赞叹之声“如此巨大的虫门传送装置,经年累月保持开启状态,能源的消耗何等巨大,恐怕除了天使文明,宇宙中还真找不出第二个敢这么奢侈的了!”“可不是嘛,我们肯达文明,光保养一座虫桥驿站就要将家底掏光了~”“你们那都是好的,哪像我们艾萨斯文明,不到万不得已,虫桥驿站根本不敢开,那玩意儿消耗能源的速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当今时代,科技虽然发达,可是在虫洞应用上,还未达到普及,大型虫桥也只有高等级文明才有能力设置,而且传送距离还十分有限稍微差一点的文明,只能用进贡的方式,从高等文明那里得到虫桥驿站的使用权,进贡的东西越珍贵,虫桥驿站的使用权限便越高,至于保养耗能等问题,全是自行负责,高等文明概不理会穿过辕门之后,便是宫城真正的核心区域了,在缥缈的云层中悬浮着一块巨大的陆地,像是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若即若离,当镜头拉近你就会发现,这哪是什么陆地啊,分明就是一艘巨型的旗舰嘛在造型结构上它与天宫寻常的飞船有所不同,鎏金色舰身有点像倒立的栉水母,旗舰之上,层层叠叠的殿宇造型古朴华美,当阳光柔扶着大地丛林,金色的光辉照耀在殿檐时,反射出来的氤氲,让人觉得分外耀眼绚烂中央主宫殿的四角是由暗金色的金属巨柱支撑,沉稳而大气,巨柱之间的石阶上垂着朦胧的纱幔,任清风拂过,薄纱婆娑扬起,银色的纱幔与恒星的光华交相辉映,显出五彩的斑斓,这便是整个宫城的核心,同时它也是代表着天使王尊贵身份的地方--天宫号!!治下文明执政者们抵达天宫号广场中后,一些营造署的公职人员就会来到他们跟前负责接待,根据他们的文明程度,安排到会场指定的地点,至于返回天使文明的那些统帅们,则是车径路熟人影攒动惊叹之声不住的传出,每个人的神情中都带着丝丝虔诚,毕竟天使王华榷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说是至高无上都不为过,正是因为有了他,天使文明才会变得如此强大,治下文明才会免遭其他势力的侵扰“嗡~”就在这时,远处的辕门涟漪突然滚动,紧接着众人便看到一架小型飞行器从里面钻出,并稳稳地停在广场的边缘地带舱门打开后,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金色的碎发,华贵的礼服,颜色甚是鲜艳,面容虽是稚嫩但不难看出老天使王华榷的影子“竟然能将飞行器开到天宫号里,这小孩是谁啊?”见男孩面容冷峻,目不斜视的模样,人群中传来一声低语“看来你来时做的功课不到位啊~”说话那人的旁边,另一个人给出了答案:“这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天宫的三王子华臻殿下!”那人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咂嘴感叹的道:“原来如此,我说的呢...你看他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出尘的气质,假以时日势必...”“哇啊...咳咳...呕呕...”“势...势必...嘎?!!”那人的说话声戛然而止,像是突然被人卡住了脖子,看着蹲在地上倾斜着彩虹的华臻,嘴巴张得老大,除了懵逼还是懵逼周围原本喧嚣的广场,此刻亦是变得针落可闻,目光齐刷刷的向华臻看去,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的奇妙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