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又来了,并且这些麻烦是冲着他而至的,躲都躲不掉。  作为提供服务员,他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就算明明白这群人而已登门搞破坏,他也得带着微笑见状:“评论交流各位书友静谧小屋,里面有包间雅座,请随我来!”  “哈哈,郑原,每次都是这句,你就不能够换点很新鲜的“服务员都死哪去了,快点给我出来!”人还未进门,嚣张的呼声便扑面而来。。...

  “吱吱……”

  名贵的悬浮跑车高速行驶中突然降落在地面,发出一阵阵刺耳的摩擦声!

  宁静小屋餐厅的正门口被这些悬浮跑车死死地堵住,车上下来一大群衣着华贵的男男女女。

  “服务员都死哪去了,快点给我出来!”人还未进门,嚣张的呼声便扑面而来。

  宁静小屋的服务员位们都苦着张脸,谁也不肯上去,目光怨恨地看着正在忙碌的郑原。

  郑原给11号桌的客人送完菜,有些无奈地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那群人,他知道麻烦又来了,而且这些麻烦就是冲着他而来的,躲都躲不掉。

  作为服务员,他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哪怕明知道这群人只是上门捣乱,他也得带着微笑上前:“欢迎各位光临宁静小屋,里面有包间雅座,请随我来!”

  “哈哈,郑原,每次都是这句,你就不能换点新鲜的么?”为首的那人不怀好意地道:“你还真像臭虫一样的坚强,竟然还在这里,没找个地方躲起来,哼哼,这次我一定会再次好好地招呼你,保证让你终身难忘!”

  郑原最希望的事就是这些人从他眼前消失,不过显然人家不会如他的意,面无表情地道:“里面有雅间,跟我来吧!”

  “雅间?”为首的那人指着郑原的鼻子道:“少爷我说过要雅间了吗?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给少爷我乱安排!少爷我这次就要在大厅里,你个狗东西管得着?”

  郑原忍受着这份侮辱,他需要这份工作,非常地需要,平静地道:“对不起,大厅客满,请各位去一下家餐厅吧。给诸位造成的不便,宁静小屋深表歉意。”

  这是郑原的真实想法,他多么希望眼前这些人离开啊!

  “放屁!客满?”为首那人走到最近的一桌客人身边,拿起一盘菜,砰地摔在桌上,恶狠狠地道:“对不起,两位,单,我买了,请滚蛋吧。”

  那一桌客人是一对小情侣,男的显然不服,但女的却非常清醒,看了看门外那些停得嚣张过分的名贵悬浮跑车,又看了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二话不说便拉着自己的男朋友离开了。这些人一看就是权贵富豪之家出身,不是他们这种普通市民惹得起的。

  为首那人很满意这对小情侣的识趣,对着郑原呵道:“**的是不是傻子,赶快给我收拾干净!”

  郑原知道这次又躲不掉了,而且以往都是在包间里面被辱,这次怕是要在大厅广众之下了。

  但,他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郑原深深地吸了口气,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手脚麻利地收拾着餐桌。

  为首那人哈哈大笑,揽过身边的女孩道:“罗琳,听说他以前还给你写过情书呢,现在是种什么感觉?”

  罗琳看着穿着服务员制服,低头弯腰忙碌的郑原,并没有说话,只是神情中有一种深深的鄙夷蔑视。

  郑原死死地咬着牙,身后这群人大多跟他是一个学校的,为首那刘志军和罗琳更是他的同班同学。

  被同学和以前朦胧有着好感的女孩以一种俯视的眼神看待,这是一件很难堪的事。

  不过自从两年前父母意外逝世之后,艰难的生活早就把他那颗心磨练得无比坚强,虽然很不好受,但还是快速地把餐桌收拾好了。

  刘志军招呼他们一群人坐下,睥睨着郑原道:“还是老样子,把你们的招牌菜给我全上上来,快点!”

  郑原漠不作声,转身离开,不久之后,菜就送上来了。

  刘志军玩味地看着郑原,道:“还是那句老话,跪下,说我郑原是狗杂种,我就放过你!”

  郑原冷然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刘志军最恨郑原这副表情。

  高一刚进校门的时候,刘志军就恨死郑原了,那时候的郑原仿若传说中的王子,高深的修为,俊逸的外表,阳光般的笑容,贵族般的风度,能让第二名绝望的成绩,就是家世,也让权贵富豪弟子们集体失声,人家父母亲都是基因师,著名基因师啊!

  权贵富豪子弟们或许可以通过金钱权力获得战斗基因链,但基因师,尤其是著名基因大师,那就不是他们可以接触的了,那是更上一层的神秘存在,各个大势力,高官家主们都得万般讨好的存在。

  那时候的郑原仿若当空的太阳,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膜拜在他的光辉之下。

  而他刘志军,一个暴发户的儿子,在郑原面前不过是一只土狗而已,无论他撒下多少钱财,都没有作用。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的中心,都只会是郑原!

  刘志军虽然怨气冲天,却毫无办法。

  幸好,两年前郑原那著名的基因师父母意外身亡了,于是情形大变,太阳陨落,光辉不在,郑原从高高在上一下子变成了卑贱地努力生存的可怜虫。

  刘志军终于可以报仇雪恨了,这两年头,他找了郑原无数次麻烦,但他从来没有厌倦过,每一次都是那么的有快感。

  但,他真的非常讨厌郑原那孤傲的表情,怒气冲天地道:“狗杂种,你还以为是两年前么!你现在只是一条可怜虫,不肯跪是吧?你高贵是吧?来,少爷我大度得很,我请你吃大餐。”说完,抓起一碟菜泼在郑原头上,阴狠狠地道:“吃啊!哼哼,两年了,你再也没吃过这么名贵的美味佳肴吧?吃啊,狗东西!”

  大厅里面的客人们一片惊叫,从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这么赤裸裸地侮辱别人!

  宁静小屋的服务员面也是一脸担心地看着郑原,虽然他们有时候很厌恶因为郑原而起的麻烦。

  但说实话,作为同事,郑原还是很不错的,勤快又不多话,做什么都任劳任怨,而且他们也知道郑原真的不容易,这么小的年纪便要自己拼命打工挣自己的学费生活费。

  宁静小屋的老板娘多次张了张口,最终却是没有说话。

  她知道,眼前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她又能说什么?

  只能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她唯一能做的不过是给郑原这份工作,让他在假期里挣到下一学期的学费。

  刘志军还在继续砸着,一碟又一碟。

  郑原神情麻木,手上拿着个光脑计算器机械地算着。

  大厅里的客人们不知道他在算什么,但服务员和老板娘却知道他在算账。

  终于,刘志军砸完了,心情舒畅了,心满意足了。

  郑原满身污渍,终于开口了:“菜钱,摔碎的碟子,我的工作服,一共二千九百五十四星元,承蒙惠顾!”

  刘志军毫不在意地冷哼一声,摔出一大把星元,道:“捡起来,剩下的是赏给你的,真得感谢你那短命鬼父母,真不知道他们在哪个肮脏的角落里野合才生下了你这个杂种,才让我这么舒爽。哎,可惜你母亲死得太早了,要不我跟她商量一下给你生一个狗杂种弟弟,那就更爽了,哈哈……”

  郑原麻木的眼神突然变得痛红,父母亲的逝世是他永远的痛,他不能让他们在死后还得承受别人的侮辱。

  骂他打他侮辱他,他都可以忍,一切为了生存下去。

  但有些东西,死也要去捍卫!

  他就像狼一样,可以在绝望中忍耐,但也可以在绝望中凶残地爆发!

  默不作声地捡起地上的星元,走到前台,结账,把手中的光脑计算器递到老板娘的身边,歉意地道:“陈姐,对不起,老是给你惹麻烦,但是,以后,再也不会了。谢谢你这些天来的照料!”说完,转身离去。

  老板娘毕竟见多识广,阅人无数,她看出了郑原平静下面的涛天狂澜,喉咙有些发干地想叫住郑原,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最终没有出声,只是一脸担忧地看着郑原的背影。

  郑原走到刘志军身边,把手中剩下的星远递过去,道:“这是剩下的钱,你收好!”

  “狗杂种,说了赏……”

  刘志军话还没说话。

  突然,叭地一声。

  郑原毫无征兆地一巴掌甩了过去。

  刘志军蒙了!

  他身边的跟班们也蒙了!

  大厅里的客人们和宁静小屋的服务员们更是蒙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只有老板娘因为之前就有些不好的预感,愣了一下之后,立马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报警!

  “**的敢打我?”刘志军的眼神中尽是不敢置信,还有一种气急败坏,声音仿若杀猪似地尖锐。

  叭!

  回答他的又是一巴掌!

  郑原果断而又气势万分地给了他一巴掌!

  “你,我,嗷……”刘志军气疯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有一个想法,杀了他,杀了这个狗杂种!

  体内的火焰系基因链疯狂地开启,全身上下被一层淡紫色的火焰包围!

  一级战斗基因链——烈火焚天!

  星空战士——星云一阶的修为!

  全部集中在一个拳头上!

  刘志军疯狂地挥出了他的一拳!

  拳头还没到面前,但星空战士的压力、火焰系基因链发出的炙热高温便已如泰山压顶般地压了过来。

  郑原呼吸困难,脚上拼命地踏着从小便练习的战技踏云步!

  但实力的鸿沟如天堑!

  刘志军早在两个月前便已经成为了星空战士,虽然只是最低层的星云一阶。

  但从星云开始,星核、星体,三个阶段,每突破一个阶段都是一次大蜕变,是一次全新的进化,实力是质的提升!

  而郑原这两年来修为不但没有进步,反而退了一步,只有基础八阶的修为。他的战技踏云步也只是制式战技,而不是玄奥的封号战技!

  所以,他躲不掉!

  轰!

  刘志军一拳打在了郑原的胸口。

  噗地一声,郑原口中鲜血直流,身体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远处的餐桌上。

  郑原被重伤了,胸前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一大块被火焰烧焦的衣服血肉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郑原拼命地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无能为力。

  打了郑原一拳之后,刘志军的怒火并没有消退,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耻辱过,被一个他认为是卑贱的杂种当着众人的面连续打了两耳光!

  他要杀人,他要泄怒!

  他飞快地走到郑原跟前,又是一拳,基因链的力量,星云一阶的力量!

  郑原身上的骨头又一次断裂,口中的鲜血流得更快了,郑原的眼神有些模糊了。

  刘志军抓住郑原的头发,狠狠地看着郑原道:“狗杂种!服了没有?在我面前,你就是一只卑微的蝼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敢打我,哼!”

  郑原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但却无能为力。

  看着郑原的惨样,刘志军心中有种畅快的感觉,贴耳过去,听听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突然,郑原动了,张开嘴用尽全身的力气,死命地咬在刘志军的脸上。

  “啊……!”

  刘志军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双拳拼命地打在郑原的脑袋上,希望把郑原的嘴巴打开。

  可郑原就是不松口,绝望的眼神中有一种恶狼般的凶残,死,也要咬下敌人的一块肉来!

  “嗷……!”

  刘志军再次开启了基因链,用尽全力,他要一拳把郑原的脑袋打碎!

  郑原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眼神中有一种强烈的不甘,但又有种钢铁一般的刚毅,他不想死,但他不怕死!

  如果没有选择,那就死在战斗的路上!

  就在刘志军那淡紫色的拳头靠近郑源的脑袋,郑原头上的头发都已被火焰系基因链的高温烧焦了时。

  突然,轰……地一声。

  一辆机变战车直接从门外飞了进来。

  机变战车上的女警眼光十分锐利,一眼便看到了郑原与刘志军的情况。

  毫不迟疑,机变战车一拐,转眼间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轻飘飘的一脚,便把刘志军暴戾的一拳踢开,然后下车。

  而这时,郑原终于从刘志军脸上咬下了一大块皮肉!

  刘志军痛地失去了神智,他根本就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要把郑原碎尸万段。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从机变战车上下来的女警眉头一皱,岂有此理,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杀人!

  这一次,她的一脚可就没那么轻了!

  砰!

  刘志军被踢飞了。

  刘志军总算知道事情不对了,一手捂着血肉模糊的一边脸,然后抬头一看,却见一位女警眼神不善地看着自己。

  不过,他根本就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巡警,凶残地道:“滚一边去,这里没你什么事,不要给自己找麻烦。哼,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

  女警闻言,二话不说,力量基因链开启,一脚踩在坚硬无比的玄黄石地面上,碰地一声,地面多了一个巨大的坑。

  刘志军吓了一大跳,星核,绝对的星核级高手,还有二阶的力量基因链,这时候,他又看到了不远处的机变战车,顿时脸色大变,明白眼前这个女警根本就不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巡警,而是一个他不能招惹的凶悍怪物。

  心中虽然不甘,但却无奈地对躺在那里,半死不活的郑原咬牙道:“哼,这个仇我记下了,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走,我们走!”说完,头也不回地带着一群人离去。

  女警走到郑原面前,厌恶地道:“垃圾,没死就给我起来!”

  对于任何的暴力犯罪,她都是深恶痛绝,眼前这人年纪不大,不过高中生左右而已,就学人玩命,将来肯定不是好东西。按她的想法,这些人就应该抓起来,枪毙!

  不过大华长老制共和国的法律显然不允许她乱来,这种小打小闹,抓回去也不过关几天,不痛不痒地处罚一下便放了。

  而且她的本职工作可不是管这些鸡毛小事,今天不过是适逢其会,她也懒得深究。

  这段时间里,郑原已恢复了一些精神,咬牙忍着全身的剧痛踉跄地站起来,一摇一拐地走到女警面前,道:“谢谢!”

  女警眼光何等毒辣,一看便知道眼前这小子受伤不轻,可他竟能不哼一声站起走过来,显然是个性格坚狠的人。

  女警却半点佩服都没有,她只有一个想法:该死的法律!这种人就应该被枪毙,否则将来一定又是个悍匪!

  这里已经没她的事,对于郑原的道谢她一声不哼,骑着机变战车,轰地一下走了。

  郑原看了看自己工作了大半个月的宁静小屋,又看了看神情担忧的老板娘和诸位同事,苦涩地笑道:“陈姐,各位同事,对不起大家,我走了。”

  老板娘赶紧走过来,道:“郑原,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郑原摇了摇头,道:“不用了陈姐,店里面现在是正忙的时候,走不开人,你不用管我。”

  “那……”老板娘有些犹豫,现在确实是最忙的时候,而且刘志军和郑原刚才闹得鸡飞狗跳,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她外理,不过还是不放心地道:“那你自己去医院。不用担心钱的问题,陈姐先借给你,等你有钱了再还就是了。伤好了之后再回来,工作我给你留着。”

  郑原心里流淌着感动,这两年里,他承受过无数的尖酸刻薄,可也受过很多人的善意关怀。笑了笑,道:“陈姐,我走了。”说完,慢慢地朝着门外走去。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