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话音刚落,Viku抢先扑向中间的被感染者。  绞尘——月刃!  Viku猛然一挥羽翼,两道银蓝色的利刃划出,所经之处放佛空气都被其划破了。  “噗!”利刃三分了那被感染者的胸口,划开了几道大口子,登时鲜血流满。  “嗷!”那被感染者吃痛地叫了“没有的陆贝佳小姐,他已经被病毒感染,已经不是你所说的阿航了!”Viku沉声道。。...

绝响异界曲

推荐指数:10分

《绝响异界曲》在线阅读

  章四初次交锋

  ——————————————

  “是你?!”

  眼前这三人中的左边那一人不就是安漠冷和陆贝佳的同事阿航吗?

  “阿航!阿航!你怎么了?”陆贝佳拿手在男子面前晃了晃,可对方眼神空洞,口流涎水,对陆贝佳的呼喊没有一丝反应。

  “没有的陆贝佳小姐,他已经被病毒感染,已经不是你所说的阿航了!”Viku沉声道。

  “嗷!”三个感染者同时发出了一声嘶吼,身形一变,向三人扑去。

  “小心了!”话音刚落,Viku率先冲向中间的感染者。

  绞尘——月刃!

  Viku猛地一挥羽翼,两道银蓝色的利刃划出,所经之处仿佛空气都被其撕裂了。

  “噗!”利刃命中了那感染者的胸口,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顿时鲜血横流。

  “嗷!”那感染者吃痛地叫了声,停下了脚步。

  两女在这边看得可谓是惊心动魄。要不是这两人心理承受力高,不然肯定晕过去了。

  就在安漠冷愣神之时,那右边的感染者已经向她扑来。

  “主人小心!”Viku的呼唤声令安漠冷意识到了危险的逼近,她定了定神,挥舞着双剑挡在胸前。

  冲向安漠冷的感染者嘶吼一声,指甲开始越长越长,直达10公分左右,闪着妖异的青光。

  加速!只见他身影一闪,瞬间冲到了安漠冷的面前,长而尖的指甲划出,眼看就要划上安漠冷白净的脸蛋。

  “叮!”清冽的一响,那感染者的利爪划上了安漠冷的长剑,剑面离安漠冷的脸只有不到半公分,但安漠冷挨着剑面的部分皮肤还是受到了由剑面溢出的冷风的刺激。

  呼,幸好反应快,不然就真惨了。

  怎么打败他呢?安漠冷开始犯难了。难道当做练武时的对战?

  安漠冷自幼与父亲习武。可在她十二岁那年参加全省武术比赛时,父亲不幸遭车祸身亡。从此,安漠冷就再也没练武了。

  可安漠冷以前练武的对手都是与她实力相当的普通人。现在,与她交手的却是这种变异人。可这速度......这力度......搞不好还会牺牲掉......安漠冷心里很没底。

  “吼!”感染者见攻击被挡下,气得打吼一声,以惊人的速度挥舞着利爪,招招毙命!

  “唔!”安漠冷被其力道震退了好几步,五指酸痛不已。

  安漠冷望着眼前步步逼近的感染者,一向冷静淡然的眸子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与不甘。

  怎么办?是要死在这里么?

  可敌人不给她思考的时间,迅速逼近!

  不...不要...不要!!

  黑瞳瞬间放大,紧盯着划向自己的利爪,大脑空白一片。

  痛苦、不甘、心灵的叹息。安漠冷绝望地闭上了眼。

  不...爸爸...对不起....女儿不孝...不能帮你报仇了...

  各种悲伤的情绪溢满脑海,眼角滑下晶莹悔恨的泪。

  空白的瞬间,一秒,两秒,三秒......

  咦?怎么回事?

  颤抖的地睁开眼,眼里的恐惧还未褪去。

  这...这是...

  眼前的事情真令人吃惊。要不是确定自己还有心跳,不然安漠冷真的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青雾弥漫,人影缈缈。女子窈窕的身影傲然地孤立着。双剑翻飞,在空中舞出几朵剑花。不久,丝丝血腥味便侵入鼻腔。

  “你...你是?”

  “朹(qiú)箐(jīng),朹箐剑器灵。”

  清冷飘渺的女声入耳,却带有淡淡的疏离。

  “你...为什么要救我?”

  短暂的沉默后,那声音道。

  “这是命运的安排。”顿了顿,又道:“下次长点脑子。”话毕,那身影开始俞来俞淡,雾也渐渐散去。

  “诶!你......”话未出口,人影已消失。雾散,露出刚才的战场。

  “唔!”

  眼前的尸体惨不忍睹,皮肉翻卷,身首分离。尸体似被某种利器所伤,深入血肉,露出森森白骨。

  这......是那救我的人做的?安漠冷不寒而栗。

  可......可她为什么要救我?听声音,也不是我认识的人。

  安漠冷重重地叹了口气,算了,这事先搁着,关键是,陆贝佳她们怎么样了?

  刚想回头,一道赤裸裸的目光便钉在安漠冷背上,瞬间感到毛骨悚然。

  “漠冷!!!”

  攻音出,山河颤。

  “咳咳,你......”话未出口,背上便猛地一沉。

  “漠冷你好帅好帅啊!欧欧欧,你的剑挥得好炫啊!!”

  安漠冷无情地把陆贝佳甩到地上,道:“那你看见那层雾了吗?”

  “嗯,看到了。就是因为那层雾,我连你的脸都没看见......我只看见那双明晃晃的剑......”

  那你激动个啥劲。安漠冷白了白某人。连人都没看见,还不一定是我呢......

  “恭喜你主人!”Viku乐呵呵的晃过来道。

  “嗯,”安漠冷淡淡的点点头。“对了Viku,怎么样使用这两把剑?”

  “咦?你不是已经实战过了吗?你应该知道一点点了吧?”

  “嗯,知道是知道了一点,”安漠冷心虚地抓抓头发,看两人并没有起疑心,便继续说道。

  “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下,以后用起来方便些。”

  “嗯,那好,”Viku笑笑,道:“其实这两把剑对于你来说很容易掌控,但如果没有掌握诀窍,也是难以操控的。”

  “噢?什么诀窍?”

  “只有两个字,”Viku微微一笑,道:“执念。”

  “执念?”

  “对!你也可理解为坚定的信念。只要你信念够坚定,剑内的能量便随之释放。信念越强,能量则越强。”

  安漠冷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看来以后得努力了。

  “好!”一旁的陆贝佳突然喊了一声。

  “接下来就看我的吧!”

  “嗯。”两人看看迎面走来的感染者,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

  “诶诶!你们还真退啊!”陆贝佳刚开始还信心满满,但真的面对感染者时,还是不由得感受到了压力。

  “上吧贝佳!”

  “贝佳小姐加油!”

  看着身后为自己加油的两人,陆贝佳丝毫没感觉到宽慰。呜呜......加油又有啥用.......

  那感染者嘶吼了一声,指甲也开始像安漠冷对付的那个感染者一样长长,狰狞地像陆贝佳扑来。

  “老娘跟你拼了!啊呀呀!!”陆贝佳一发狠,拿起弓冲了上去。

  ————————————————

  章四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