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天空中的太阳很是火辣,如非必要性,也没人不愿意在大街上待着。东海市但是在华夏国内的火炉城市中排不进前五位,但前十当然是有的。两名主要负责值勤的民警边拼命地的擦汗,边漫东海市虽然在华夏国内的火炉城市中排不进前五位,但前十肯定是有的。。...

天空中的太阳很是热辣,如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在大街上待着。

东海市虽然在华夏国内的火炉城市中排不进前五位,但前十肯定是有的。

两名负责巡逻的民警一边拼命的擦汗,一边漫不经心的沿街向前走着。

“这该死的天气越来越热了,局里又不同意减少巡逻时间,又不给夏季补贴,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年长一些的老杨叹了口气,发起了牢骚。

和他搭档的是今年刚参加工作的小刘,闻言苦笑道:“师父,我觉得这还算好的了,毕竟只是巡逻,没让去参与办案已经不错了……”

话还没说完,不远处的街角便传来一声惊叫:“你要干什么,快放手啊!”

老杨和小刘同时一呆,对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撒开腿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冲去。

“臭婊子,老子是看得起你才想干你,再叫唤老子就一刀捅死你!”

听到这句话,老杨和小刘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连忙加快了脚步。

“呼叫总台,呼叫总台,这里是……”

老杨打开呼叫系统,开始求援,刚刚听到的那个声音非常凶恶,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干了快二十年民警工作的老杨有一股直觉,这个人绝对是手上有过人命的惯犯!

而这样的人,不是他和小刘这种赤手空拳的普通民警能对付的,必须呼叫支援,否则跟送死无异。

二百多米之外的街角,一辆深灰色的起亚小轿车停在路边,正剧烈的晃动着。

挨着人行道这边的后车门开着,一个强壮的男人正弯腰站在那里,他的上半身钻进了车厢,似乎正在用力压着什么东西。

“救命……救……唔……”

伴随着尖叫声,一只淡金色的菲拉格慕金鱼嘴高跟鞋从车厢里飞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平滑的弧度落在了人行道上,险些砸到一个路过的年轻人。

透过那个男人身边的空隙,隐约可以看到在后排座位上有一个年轻女子正在拼命挣扎。

很显然,这是一起即将发生的强奸案件!

“住手!我是警察,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狂奔而来的小刘见状,怒火涌上了心头,忍不住大声叫道。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在商业街区的路边干这种事,真是岂有此理!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车边的那个男子非但没有住手,反而回过头来咧嘴怪笑一声:“那你就开枪吧,不开枪你就是老子的孙子!”

小刘被噎了一下,他倒是想开枪,可是在华夏国内,普通的巡逻民警是不会配枪的,能有一根警用电击棍就已经算是高配了。

嗤拉——

车厢里传来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以及年轻女子的尖叫声。

而此时小刘距离事发地还有将近一百米的距离,等他赶到的时候,说不定惨事已经发生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冲了过去。

砰——

哗啦——

又一道黑影从汽车的另一侧车窗飞了出去,伴随着整面车窗的碎片摔落在三米远之外的地面上。

目睹了这一幕的小刘忍不住停下脚步,抬手拼命揉了揉眼睛。

“卧槽,这是超人出现了吗?”

摔落在车外的,赫然就是刚才想要施暴的那个壮汉,此刻却是七窍流血、像块烂猪肉似躺在道路中间一动不动。

他周围散落一地的玻璃碎渣可以清楚的告诉人们刚才他究竟受到了多大的冲击。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小刘的认知,如果不是超人的话,什么人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不提小刘的惊讶,在那辆起亚轿车里,皇甫明玉惊魂未定的用手拼命压着被撕破的A字裙,以遮掩自己那两条堪称‘玩年’的秀美长腿。

她抬头看着车厢里多出来的那个人,嘴唇哆嗦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谢谢你救了我,能留个电话吗?”

“不必了,你没事就好,再见。”那人淡然摇了摇头,转身钻出了车厢。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没报答你呢!”皇甫明玉想要追下车,可是才一动又重新坐了回去,她的裙子还走着光呢。

“举手之劳,不必记在心上,有缘再见吧。”那人头也没回,远远的向后摆了摆手,飘然远去,很快便消失在下一个路口的拐弯处。

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皇甫明玉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重新睁开。

她已经牢牢记住了那人的模样和声音,等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她就要动用自家在警方的人脉去调查这个神秘的救命恩人。

皇甫家的人,从来有恩必报。

“施恩不图报,真是隐世高人啊……”皇甫明玉叹息了一声,目光转向另一侧的车窗外,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

……

被皇甫明玉当成隐世高人的陈楚,此时却是愁眉苦脸的在路边坐着发呆。

这已经是他醒来之后的第三天了,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之外,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确切的说,他的口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真正做到了‘兜比脸干净’。

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陈楚虽然不至于一顿饭没吃就撑不住,但是连续三天都只能以自来水充饥,也让他大感吃不消。

隐隐约约的,他知道自己需要弄到钱来换取食物,而要弄到钱,就得想办法去工作。

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要找工作似乎可以去一个叫‘人材市场’的地方。

可是等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东海市的人材市场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没可能从这里获得任何一份工作。

原因无他,几乎没有哪份工作是不需要高学历的。

偶尔有对学历不作要求的工作,但是却要求提供身份证。

陈楚直接就傻眼了,身份证是什么他知道,可是自己身上没有啊!

别说身份证了,连身份证号码他都想不起来。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有哪家企业能给他提供一份工作,那才叫怪事。

好不容易在一位好心的人材市场保安那里得知,还可以去找那些小饭馆碰碰运气,只要不嫌工资低,服务员的工作其实也还不错。

可惜的是,没有身份证这个问题一天得不到解决,他就一天不可能找得到工作。

“老天啊,到底要玩儿我到什么时候?”

郁闷之下,陈楚忍不住仰天长啸起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