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楚愣了一下,随即听话的松开了手。砰!失去了支撑的女孩儿一头栽倒在地上,直接跌了个狗啃屎,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看到这一幕,辣妹几乎快要气炸了,顾不上说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女...

陈楚愣了一下,随即听话的松开了手。

砰!

失去了支撑的女孩儿一头栽倒在地上,直接跌了个狗啃屎,下意识的闷哼了一声。

看到这一幕,辣妹几乎快要气炸了,顾不上说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女孩儿扶起来,用力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在她耳边叫道:“芸芸,醒醒!芸芸,醒醒啊!”

“别晃她了……”陈楚的目光一动,出声想要提醒一下。

不料辣妹回头瞪了他一眼,骂道:“臭流氓你闭嘴!”

臭流氓?我特么哪儿流氓了?我流氓谁了?

陈楚一头雾水的站在那里,没再开口。

“芸芸,你醒醒啊……”辣妹接着摇晃那个名字叫芸芸的女孩儿,试图唤醒对方。

很快,她的动作收到了回报。

芸芸紧闭的双眼睁开了一半,目光茫然的看向她,脸上的表情显得很难受。

下一刻,芸芸‘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混杂着酒液的呕吐物劈头盖脸的喷了辣妹一身都是。

辣妹愣住了,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身上沾到的污渍,好半晌才发出一声尖叫,却又不敢松手。

陈楚无声的笑了笑,“刚才我就想提醒你别再晃她了,要不然她会吐的。”

“你……”辣妹咬牙切齿的瞪向他,想责怪他吧,刚才确实是自己打断了他的话头,怪不了人家。

“好了,小妞儿,你自己弄出来的后果就自己慢慢品尝吧,再见。”陈楚坏笑一声,侧身从她旁边走过,两步就走出了小巷子。

辣妹听到‘品尝’二字,猛然想起刚才自己的嘴里似乎也溅到了一些呕吐物的汁液,顿时一阵反胃,侧过头开始干呕起来。

呕了好半天,她才勉强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

低头看着怀里仍然没有清醒过来的芸芸,她气急败坏的骂道:“真是可恶!你这个大胸妞,害得我这么出丑,等你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随即,她又将目光投向小巷子外面,试图找到陈楚的踪影,然后理所当所的失望了。

“还有你,可恶的捡尸男!别以为逃走了就没事,不把你的底细挖出来,本小姐就不叫皇甫明月!”

……

……

皇甫明玉把车子停在路边,自己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这个死丫头,大晚上的不回家,要不是我收到线报,还不知道她敢来这里泡吧,就不怕出事吗?”

嘴里一边碎碎念,她一边四处张望着。

很少来这种地方的她对这条闻名东海市的酒吧街并不太熟悉,沿街走了一段路后,终于看到了她要找的CJW酒吧。

正当她准备进去的时候,目光忽然被对面走过来的一个身影给吸引住了。

“那好像是……他?”

皇甫明玉顾不上别的,急匆匆的跑了过去。

“请等一下!”

并不经常运动的她,跑这几步路竟然有些气喘,高耸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吸引了路边几个男人的目光。

陈楚听到叫声并没有在意,失忆的他并不认为这里有认识自己,所以自顾摸着肚子往前走着。

皇甫明玉跑到他身边,伸手拦住了他,“请等一下,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陈楚一怔,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还真是自己见过的。

“呃,是你啊。”

见到他的反应,皇甫明玉不由得一阵欣喜,自己总算是找到他了!

“你好,我叫皇甫明玉,那天的事真是多谢你了……”

陈楚笑了笑,“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皇甫明玉认真的看着他说道:“这几天我一直想找到你,可是一直没有任何消息,幸好今天在这里遇到了你。”

“哈,我说了你不用挂在心上,事实上当时如果不是那混蛋扔鞋子差点儿砸到我,我也不一定会管闲事的。”陈楚很直白的说道。

皇甫明玉的额头隐隐有黑线闪过,她没想到自己会听见这样的话。

身为一个出众的美女,别的男人在她面前无不是装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生怕她看不上。

可是眼前这个隐世高人倒好,话里话外竟然透着一股疏远之意。

难道自己的容貌对他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吗?

她哪里知道,陈楚并不是觉得她不漂亮,只是肚子太饿了提不起精神来而已。

产生了挫败感的皇甫明玉情绪不高,她决定取消自己最初那个好好报答对方的想法。

于是,她伸手打开随身的坤包,从里面摸出一张银行卡来递了过去,“这是一张不记名的卡,里面有十万块钱,就当是那天你救了我的酬劳吧。”

她伸出白生生的手臂,纤细的手指夹着卡递在陈楚面前。

观察力很强的皇甫明玉早已看出,眼前这个男人的衣着很普通,一看就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十万块对于这样的人来说算是一笔巨款了。

所以她有信心对方一定会接下银行卡的。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陈楚虽然目光在银行卡上停留了不短的时间,却并没有伸手去接。

“钱什么的就免了吧,我说过了,救你的事只是顺手而为,你不用把我当什么救命恩人。”陈楚的声音变冷了几分,目光移到了皇甫明玉的脸上,“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以后有缘再见吧。”

说着,他绕过皇甫明玉大步往前走去。

皇甫明玉微微一愣,才知道自己失言了,绝美的容颜上多出一抹歉意,连忙道:“等等,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任何羞辱你的想法。我只是想报答你。”

陈楚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答道:“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吗?麻烦你把手拿开,男女授受不亲。”

听到这话,皇甫明玉触电一般松开了手,脑子里飞快的转着念头。

该怎么才能报答他而又不伤他的自尊呢?

猛的,一道灵光在她脑海中闪过。

“请留步,我想请你再帮我一个忙,有酬劳的那种。”

陈楚停住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说。”

见他肯停下来听自己说话,皇甫明玉松一口气,正要说话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叫。

“混蛋捡尸男,有种你别跑!”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