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一把将包砸在周易安身上,“周易安,你是也不是人,我意外流产住院治疗,你看不来看我一次?”婆婆火了,回来给我一巴掌,“你大声嚷嚷个什么,孙子都搞没了,除了理了是也不是,是我不让在她眼里,因为流产很晦气,所以就活该我在医院没人照顾?。...

婚毒

推荐指数:10分

《婚毒》在线阅读

我一把将包砸在周易安身上,“周易安,你是不是人,我流产住院,你看不来看我一次?”

婆婆火了,过来给我一巴掌,“你嚷嚷个什么,孙子都搞没了,还有理了是不是,是我不让易安去的,你流产是个晦气事,去了会倒霉的。”

在她眼里,因为流产很晦气,所以就活该我在医院没人照顾?

“妈,孩子没了,我也很痛苦,总不能孩子没了,我也跟着去死吧?”我嘶吼着问道。

周易安蹭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林梦影,你怎么跟我妈说话呢?”

婆婆立马捂着胸口,“哎哟,真是气死我了,我要死了,要被气死了。”

争吵中,周易安要求我必须跟婆婆道歉。

我觉得很委屈,这件事情我没做错,凭什么要我道歉?

狠狠地瞪了周易安一眼,我抓起包,就冲了出去。

害怕周易安会来追我,我下了楼就赶忙拦了出租车。

到广场下车后,我就坐在石椅上抹眼泪。

一直坐到天擦黑,广场上的人没剩几个了,我才掏出手机来,想给闺蜜打个电话,去她那里借宿一晚。

这才发现,周易安给我打了好多电话,但是手机不知什么时候被关了静音都没听到。

寒冷的心又温暖几分,原来周易安还是在乎我的,给我打这么多电话,肯定是很着急我,在到处找我呢。

我赶忙站起来,想回家去,别让周易安担心了。

刚走出去几步,突然就过来一辆面包车,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飞快打开门,将我给拉了进去。

我挣扎大叫,其中一个人就往我脸上捂了一张毛巾,有浓烈刺鼻的味道,接着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梦。

只觉得身上很热很热,很需要什么东西来帮我解决一下这种燥热感。

在梦里面,我遇到了一个男人,他的手指在我身上游走,帮我带来清凉感。

而我就像是一条蛇,缠在他的腰间,想着索要更多,再更多。

但我的主动,却好像成为了他的怒点,冲撞越发的强烈,扣住我的腰肢不许我逃,将我禁锢在身下狠狠地索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吃饱餍足,毫不留情的从我身体里退出,起身去了浴室。

身体一下空了,我甚至还伸出手来,想要挽留他,想让他再来一次。

这真是我最大胆的一个梦了。

可次日清醒过来得时候,却发现我居然光着身子躺在酒店的大床上。

浑身的酸痛和青紫吻痕都向我证明,昨晚我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我真的和一个男人睡了!

浴室里头传来哗哗的水声,应该是那个男人正在洗澡。

我咬着牙起身去找衣服穿,却发现我昨天的衣服早就被撕碎了,无奈,只能穿上男人的衬衣,勉强遮住大腿根。

“醒了?”不知什么时候,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了,男人斜靠着浴室门,腰间裹了浴巾,满脸讥诮的看着我。

这个男人,当真可以用衣冠禽兽四个字来形容,外貌长得十分俊朗,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人!

“王八蛋,我要报警告你!”我怒吼道。

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继而是嘲讽,“应召女也敢报警?可以,我等着,钱在床头,拿了快滚。”

说完,他就又回了浴室里头。

我往床头看了一眼,那里有一沓钱,目测五千往上。

他真的把我当成应召女了!

委屈和气愤涌上心头,我正要拍门和这个男人理论个清楚,却听见我的手机响了。

原来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了机,这会儿周易安正在给我打电话。

我慌张中按下接听键,就听见周易安说,让我快回去,不要在外面待着了。

这样关心的话让我鼻尖一酸。

周易安还是在乎我的,我的彻夜未归,让他着急了。

说不定他找了我一整晚,到现在才好不容易打通我的电话。

我赶忙跑回家去,害怕周易安看见我这样担心,还特意去闺蜜蒋安家换了一件长袖衣服,好遮去身上的痕迹。

却没想到,回家之后,等待我的,却是更加令我崩溃的事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