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回家,仅有老公一个人在。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很不很好看。“易安,我回去了。”我低声的地说。周易安蹭一声站出来,甩了我一巴掌,“林梦影,你怎么除了脸回去呢?”这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很不好看。。...

婚毒

推荐指数:10分

《婚毒》在线阅读

回到家,只有老公一个人在。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脸色很不好看。

“易安,我回来了。”我小声的说道。

周易安蹭一声站起来,甩了我一巴掌,“林梦影,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呢?”

这巴掌打得我有些耳鸣,还以为他是为了我彻夜不归的事情生气。

嗫嚅着解释,“昨天晚上是个意外,我本来是要回家的,结果……”

“结果就和别的男人搞上了,对吧?”周易安冷冷的问道。

我周身如遭雷劈,忍不住颤抖起来,“你……易安,你听我解释。”

我着急的要伸手去拉他,却被他甩开了。

周易安从怀里掏出一沓照片来,直接砸在我脸上,力道不重,但我的心却疼得皱缩。

那些照片上,是我和男人依偎着进酒店,还有今早我穿着他的衬衣离开的照片。

昨夜的疯狂不言而喻。

“易安,我不认识那个男的,我昨天在广场,然后我要回来的时候,突然有辆面包车过来了,他把我给拖上车,还给我下了迷药,我才这样的。”我着急得直掉眼泪。

周易安扬手还想打我,但手机却响了,他接了电话之后,脸刷一下就黑了。

狠狠地瞪我一眼,“林梦影,要是我妈因为你这件事情气出个好歹,我跟你没完!”

说完,他就匆匆的出去了。

我跌坐在满地的照片上,哭得不能自已。

为什么一夜之后,我的人生就突然变成了这个糟糕样子呢?

我像是疯了一样,把地上那些照片全部撕碎,又冲进下水道里,好像这样就能把我昨夜的污点都给冲掉一样。

周易安是晚上才回来的,一脸的疲惫沧桑。

我上去给他换鞋,一面小声的和他说,菜已经做好了,我再去热一下。

转身的时候,他从背后抱住了我。

熟悉的气息钻入我的鼻尖,我眼泪又在眼眶中开始打转起来。

“梦影,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婆婆因为我的事情气得犯了心脏病,现在需要做心脏搭桥手术,费用五十万,上哪儿去找这笔钱?

五十万,我暗自咋舌,以我们现在的经济情况,压根就拿不出五十万。

但周易安表情很是痛苦,抓着自己的头发,“我妈养活我不容易,现在好不容易要颐养天年了,就出这样的事情,我真是没用啊!”

说着,还开始自己扇自己耳光。

我心疼坏了,上去拦住他,同时心中满满的都是自责。

说到底,要不是因为我,婆婆也不会犯心脏病。

可五十万我也拿不出来啊!

周易安却按住我的肩膀,眼中在放光,“你有的,梦影,咱们这套房子得值五十万吧?咱们把房子卖了就够了。”

卖房子?

我有些犹豫,这房子是当年嫁给周易安的时候,我和家里面闹得断绝了关系,是妈妈担心我嫁过来受委屈,悄悄买了这房子给我做婚房。

见我不太愿意,周易安叹了一口气,“算了,我也不强求你,这都是命,我妈或许命该如此吧。”

“易安,我们卖,卖了这房子给婆婆治病!”我咬咬牙答应了。

他立马抱住我,说了好几个爱我。

当时实在是太傻太天真了,还觉得周易安这样就是原谅了我,只要我们把婆婆的病治好了,生活就又能回到正轨上去。

卖房子的程序进行得很顺利,顺利得让我觉得有点不真实。

看房办手续付全款,一共就花了四天时间。

但是想想这个节骨眼上,能早点拿到钱,就能早点给婆婆做手术了,我也就没多想。

去医院交钱的时候,我本来想跟着去,但是周易安不让,说婆婆现在情绪不能激动,要是看见我,再一生气出点其他毛病,可能就不止五十万的医药费了。

无奈,我只能在家等着。

周易安每天公司医院两头跑,整个人迅速的消瘦下去,尤其是眼眶,黑了不止一圈。

我还心想,等婆婆出院了,就能由我照顾了,这样周易安可以多休息一下。

可到了出院的日子,却只有周易安一个人回来了。

“易安,婆婆呢?不是说今天出院吗?”我疑惑地问道。

周易安没吭声,从公文包里头递给我一份合同。

离婚协议书五个字瞬间刺痛我的双眼。

我慌急了,“易安,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啊,我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

这段时间,周易安和我明明已经回到以往的状态了啊,那件事情已经翻篇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要离婚?

“难道你是因为孩子的事情?我们再努努力,一定会有的,或者我们花点钱去做试管婴儿……”

不等我说完,周易安就打断了我,“梦影,我妈检查出来得心衰综合征,没几个月活头了,她说,最后的心愿就是,看着我们离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