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王大明产生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他凑到王大李身边:“爸,我怎么能叫这小子……”王大李二话再说,直接把一个嘴巴子甩了过去的。“小兔崽子,快给你罗叔叔赔罪诚恳道歉!你小子,啊不“小兔崽子,快给你罗叔叔赔礼道歉!你小子,真是不想要命了吗!”。...

妙手蛊神

推荐指数:10分

《妙手蛊神》在线阅读

王大明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他凑到王大林身边:“爸,我怎么能叫这小子……”

王大林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嘴巴子甩了过去。

“小兔崽子,快给你罗叔叔赔礼道歉!你小子,真是不想要命了吗!”

这是王大明第一次见到王大林这么声色俱厉地训斥他,就连上次自己撞了省领导的车都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这时候王大明才认识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在他爹心中有多重的份量。

王大明双膝一软,跪在了罗云面前,一边狂抽自己嘴巴:“罗叔叔,我错了,饶了我吧!”

罗云呵呵一笑:“算了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原谅你啦。大侄子,记住以后出门,别太张狂骄横就行了。”

罗云这么老气横秋地说了一番话,本来和他的身份十分不相称,但是此刻在女导游、几十个黑衣保镖和王氏父子面前,却没有人胆敢反对罗云说的话。

王大林踹了王大明一脚,怒气冲冲地说道:“下次再敢对你罗叔叔不恭敬,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个时候的王大明,屁都不敢放一个,像是一条小奶狗似的在那窝着。

直到罗云再次摆了摆手,说了声罢了,王大林才让他儿子站起来。

王大林和罗云并肩走在山道上,几十个保镖跟在身后,浩浩荡荡地有些吓人。

王大林从身上拿出给罗云办好的证件和机票:“罗兄在山中修行,为什么这次想要下山去帝都游玩呢?”

罗云边走边看着徐徐升起的骄阳,面露沉思:“我要去帝都找几样东西,如果找不到的话,恐怕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王大林面露肃然之色:“是,和八翅金蚕蛊有关吗?”

罗云点了点头,他身怀八翅金蚕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在他少年时期就种下了八翅金蚕,但是这异虫毒性极其猛烈,尽管罗云用独门秘药进行压制,但是如果找不到那几样东西,恐怕他活不过三十岁。

王大林亲自开车送罗云去了机场,按照罗云一切低调从简的要求,买的也是经济舱的飞机票。

原本王大林要给他一张白色银行卡,罗云没有要,只带了一些现金。

飞机缓缓起飞,随着速度加快,脚底的城市渐渐隐没在云层之下。

罗云的座位旁是个年轻男子,性格比较随和,见罗云落座,伸手跟他握了握。

“你好,我叫王勇,你贵姓。”

“罗云。”

王勇比较健谈,两人交谈中,罗云得知他是帝都某公司一个业务员,这次来天南省出差。

这家伙给罗云的感觉是比较朴实,他看罗云年纪小还以为他是大学生,随口提起自己有个上清北大学的妹妹,王丽。

说到自己的妹妹,王勇语速明显快了起来,口沫横飞,显然特别为她妹妹自豪。

只不过说着说着,他脸上始终有一抹阴影挥之不去。说到最后,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感觉到他是个性情中人,罗云倒是对他挺有好感。

这时候一名空姐匆匆从座位中间经过,穿着红色短裙和黑色礼服的空姐身材丰满婀娜,紧致的制服将她诱人的S型曲线完全勾勒了出来。

罗云在山上一直安之若素,所谓食色性也,不由得也多看了几眼。

王勇拍了拍他肩膀:“嘿嘿,看人家空姐漂亮吧兄弟,可惜啊,不是咱们这种层次的屌丝能接触的。”

罗云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那名空姐拿起广播电话开始播音:“现在播报一条紧急消息,在座的各位有谁是医生吗?头等舱有一名女性乘客发病面临生命危险,急需帮助。重复一遍,在座的各位有谁是……”

空姐一连重复了三遍,但是座舱里面众人面面相觑,虽然都在议论,但是却没人站出来。

见空姐有些焦急的样子,罗云举了举手:“我会治病!”

空姐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头等舱的方向走。

两人一路小跑,停在了头等舱门口。

只见一个舱位被放平成一张铺位,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孩静静躺在那里。

罗云仔细打量她,见她身上穿着一条做工精细的镂花长裙,满头乌黑修理的长发自然散落在肩头,脖颈挂着一条璀璨的钻石项链,脸蛋精致诱人,整个人浑身上下透出一股优雅高贵的富家女孩气息。

她身边已经围了几个人,都是些身穿白衬衫脚踩高档皮鞋的成功人士模样。

见空姐拉来了罗云,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眉头一皱,伸着胳膊挡住了他们。

“等等,不是让你找个专业的医生来,怎么什么人都往这边带!”

空姐被他几句话说的有些害怕,指着罗云:“这位先生说自己会治病。”

那男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向罗云:“就他,也会治病?看看这家伙的穿着打扮,能够上飞机我我都感觉是航空公司的失误。他们怎么能把一个要饭的放进来,这小子能买得起飞机票?”

罗云咳嗽一声:“你是病人家属吗?”

那男人愣了下,随后哼了一声:“不是。”

“你特么的不是病人家属你杵在这干嘛,真当自己长得高像根电线杆就到处找信号?这是飞机上,不是你装路灯的地方。别耽误我给病人救治,不然的话,这位空姐我建议下了飞机报警把这家伙抓起来,理由是妨害其他人生命安全罪。”

头等舱的这些人万万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罗云,竟然噼里啪啦说了这么一大套话。

而且说得头头是道,让人根本无法反驳。

之前那男人怒道:“你说你会治病,有行医资格证吗?”

“我没有,你有?”

“呵呵,我是骨科医生,只不过我的专业项目和这位小姐的病症不搭边,不然的话我……”

罗云再也懒得听他废话,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你给我滚犊子,说了半天是个骨科医生,治不了你跟我说个锤子?”

在场的有个四川商人,听罗云谈吐轻松可喜,对他颇有好感。

“人不可貌相,我看这位小先生真有本事也说不定。让他试试吧,反正这飞机上也没有什么其他靠谱的大夫。”

这句话明着支持罗云,还顺带着把那家伙损了一下。

罗云上前翻了翻昏迷的那女孩的眼睛,摸了下她手腕脉搏,眉头一皱,吩咐那个空姐:“把头等舱的其他人都请出去,我要单独给她治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