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砰砰——!”胡明用铁棍敲着掉了漆的栏杆,地上放着一锅馒头,是他和另一个同事搬过来的,馒头隔了一夜,有点硬,卖相看起来也不怎么样。“食物!吃!”胡明的话很简短,声音也不大,但吵...

  “砰砰——!”胡明用铁棍敲着掉了漆的栏杆,地上放着一锅馒头,是他和另一个同事搬过来的,馒头隔了一夜,有点硬,卖相看起来也不怎么样。“食物!吃!”胡明的话很简短,声音也不大,但吵杂的房间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两百多平米的房间仅有的也就被褥、灯和百来个孩子,常人家的家具、装饰都没有,配合着白色的墙体看起来压抑极了。“你们要把我们怎么样?抓我们来干什么?”一个头发金色带着微卷的男孩先问了出口。

  没有一个人敢去拿胡明脚下的馒头,眼中满是戒备和不安。这些少年从辅星各处抓来被关已经有1天了,仅仅能在一楼有限的区域活动。胡明紧紧抿着双唇,扫了下四周带着紧张不安的众人,没有回答卷发男孩的疑问。双方坚持着、沉默着,倒是胡明同来的另一个人林鹤不耐烦了,翻了下白眼:“嘿!小鬼老实点,叫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叫你们吃你们就乖乖吃!别老问着问那的。我可告诉你们”他弯下腰抓起一个馒头在手中抛了抛,又说道:“这可是你们百来号人一天的饭,吃不吃看你们,饿肚子了可没人会给你们再送饭吃。这里可不是开善堂的!”

  人群骚动了起来,众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的往馒头上瞄,毕竟大家都有1天多没填饱肚子了,饥肠辘辘的他们看起来眼睛都是绿的。很快先前问话的卷发男孩便忍不住走过去,胡明同事林鹤面带着冷笑看着,手捏了捏铁棍。卷发男孩人走到胡明跟前,迅速弯腰要抓几个馒头。忍不住咬了一大口馒头,还没嚼几下咽下,“啊——”碎碎的馒头混合着唾沫飞了出来卷发男孩退了几步捂着被踹的肚子,涨红了脸,弯下了腰。“小子,刚刚不是叫得挺欢的吗?现在感觉怎么样?啊?下次再见到这样叽叽歪歪的,有你苦头吃!”林鹤紧跟了几步,神色凶狠,手中的铁棍顺势劈在卷发男孩的背上。

  卷发男孩呕了口血,抱着头蜷缩在地上,“不要打了,我错了,错了,错了……”胡明皱着眉,没有阻止同事林鹤。“滴——”胡明面前突然弹出一道全息人影,“胡明,马上来实验室一趟。”那人的影像做了模糊处理,看不清是什么面容,但声音很有特色,像刀刮般。胡明两人脸色大变,那声音似一道催命符似的,让胡明失魂落魄。小丑组织的实验室可是九死一生啊,现阶段小丑私下进行的异细胞基因改造失败率是极高的,

  小丑组织异细胞改造是采用辅星上一种稀少的星兽基因进行人体细胞异化。异化后的细胞具有星兽细胞一样的特性本身具有很大的活性,有着超强的分裂能力和改变细胞结构的能力。它可以根据需要迅速的在人体表层转化为极其坚硬的高密度外骨骼,来抵挡危险保护身体内部。一旦人体实现细胞异化后,人的身体素质会大幅度提高,敏捷性、弹跳力、力量都会是常人的一到两倍。

  而一旦异化失败,这些和人类基因大大不同的异细胞就会像是病毒一样以极强的侵略性侵蚀人体,造成基因崩溃、和无法逆转的基因变异。林鹤虽然脸色也变了,但却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他同情道:“唉,去吧。这边我帮你处理。”林鹤收起踢卷发男孩的脚,拍拍胡明的肩“以后要是有机会,你要是异化成功并被授予‘戌’这一称号,别忘记请我吃一顿酒,来庆祝你的新生。”

  “嗯,好。”胡明深吸了一口气,“反正该来的总会来,躲不过的。”

  唉,为什么长官要现在就进行异化呢,一目前的成功率纵然能侥幸成功,可如果人坚持不住神智都疯了,这又有什么用?林鹤看着那失了精气神的胡明往实验室走,暗想着。算了,管他呢,反正,我活了三十多年,这人生也够本了。

  “好了。小鬼们。”林鹤驱散了心里的想法,“现在我有个新的游戏,让我们来好好玩下吧。”他狞笑着,踢了踢锅,拿起一个馒头“我现在每喊10下就抛一个馒头,抢不到的今天就饿着肚子吧。嗯?怎么样,这游戏一定很好玩吧。”他的话因为房间内的少年们,见过了他的残暴,所以丝毫不敢反抗和多嘴一句,生怕遭来一顿毒打。

  沈星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注意到了,当提起食物需要抢夺才能有的时候,房间里的气氛隐隐的变了,相互之间有了提防。哎,也不知道被掠到这里要干什么,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下无论如何都要抢到2个馒头。

  沈星紧紧握着亲亲的手,“不怕的,等下我们肯定能抢到馒头的。”“嗯。”亲亲歪着头靠在沈星肩上,“要是抢不到就算了,别受伤。”眼睛扫了下四周忧心忡忡“来着边有一天多了,一点动静都没,这样被关的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好想出去看看。”

  “……5——4——3——2——1!”“准备好了吗?”林鹤抓着馒头抛了出去,众人哗的一下都往林鹤抛的方向挤,“哈哈哈……”林鹤晃了晃手中原本要抛出去的馒头,“你们还真傻得可爱哈哈哈。”话刚说完,趁众人不注意把馒头抛向一开始没有和众人一起争夺的沈星。

  落单的沈星和亲亲离人群有一小段距离,非常显眼,这引起了林鹤的注意。馒头落地跳了几下滚到了沈星的附近。沈星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人群一下子朝他这涌来。亲亲赶紧拉着沈星后退,馒头落地处,几个最先接近的争抢起来,数只手把馒头分碎成几块,捏成瘦瘦干扁扁一团。

  “别抢,这是我的。”

  “胡说,明明是我先拿到的。”

  “啊——”

  “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瘦瘦的东亮占着身形的优势,先挤进人堆了,抢到了一小块,却被另一个急红眼的狠狠的打了一拳。血混着泪,一下子把东亮的凶狠给激发了出来,他一手把小块馒头塞到嘴里,不顾一切的顶了过去,把打他的人顶倒,两人在地上翻滚着厮打。厮打、哭喊、饥饿感、血把原本就无知毫无判断力又好斗的少年刺激出疯狂来。

  饿了这么久的人哪还有多少理智,一切的行动不过是为了生存下去罢了。

  “哈哈哈——。”“不错,不错。打得再凶点,抢不到的可能会饿死哦。让我好好品尝下这美妙的人性吧。哈哈哈”林鹤疯狂的笑着,东一块,西一块的丢着,看着人群像一群小鸡东奔西跑的追逐着饲料。

  “怎么办?现在人都这么疯狂,我们去抢的话可能会受伤啊,能不能抢到都不知道。”亲亲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办。“没事的,我们一定会抢到的。”沈星安慰道:“等他们抢累了,我们再进去抢2块。”

  “好。也只能这样了。”

  渐渐地,有人打累了,吃到馒头稍微缓解了饥饿感,便脱离汹涌的人群,坐在一旁休息。吵杂的人群剔除了吃饱的、无力再抢的,就剩沈星这边两人、和还在抢的3人,场面终于安静了下来。

  “呦呦,大家表现不错哦。我非常满意。”“现在我这还剩下最后2个馒头,这两个馒头你们谁能抢到?”林鹤晃了晃手中的两个馒头,地上的锅已经空空见底了。“小鬼,你要是再不抢,你和你身边的可人儿今天可就要饿肚子了哦。”林鹤非常不满意在场的竟然有人敢不听他的话不去和众人争抢,这一做法令他非常不满意,但却又很欣赏沈星饿了这么久看到食物却没马上去抢的自制力。

  林鹤又抛出了馒头,不过这次却少了倒计时,更关键的是他把2个馒头一起抛了出来,落点相隔了有3M多。也就是说沈星最多只能抢到一个馒头。

  沈星皱着眉,也没想到林鹤居然会2个一起抛,这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来不及多想,他扑向了离他最近的那个馒头,才堪堪把馒头抓住,另一个人也赶到这,伸手就要去抓沈星手上的馒头,沈星占着前面没有参与抢夺,体力充沛,顺势弓身撞过去。“哼。”两人倒在地上,被沈星压在身下的那个人承受不住冲击力,闷哼了一下,抓着沈星的手也松了。

  另一个馒头落地滚到了原先和人厮打的东亮身边,东亮眼神亮了一下,赶紧抓住馒头捂在怀里,对着赶来抢夺的人厉叫恐吓“你们谁过来抢,我拼着馒头不要也要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满脸乌青,血迹,头发混合着汗黏在头上,凶狠的样子,终于吓退了仅剩下的两人。

  他们想了下这场抢夺耗费了所有的体力,再冒着风险从3个竞争者手中抢下有点得不偿失,加上刚刚的一番含怒争斗反而不怎么饿,看了其他几人就放弃,也坐在地上休息恢复体力。他们放弃了,哈哈,东亮神色飞舞,欣喜万分,没想到我也能捡到这个漏今天打一架算不白亏。

  沈星趁着那人手上的力气松了,一手拨开身下抓住自己身体的手,就地滚了几圈,脱离出那人的范围。这时亲亲也赶到,两个生力军站一起,那人终于息掉了再抢的心思,认命的瘫在地上。

  东亮眉开眼笑的拿出怀里捂得不成样子的馒头,擦了擦嘴咬了一口馒头,接着脑袋一懵,钻心的痛传遍了全身。原先还被林鹤打在地上站不起来的卷发男孩神情扭曲,站在坐在地上东亮的背后,对着他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拳。“那是我的!我的!本该是我的!”他喘了几口气,又狠狠的对着东亮的脑袋擂了几拳,东亮直接被打懵了,只觉得耳边有几万只蚊子在嗡嗡的响着,四周的东西都在晃悠,他努力的想把馒头藏在怀里,却直接被卷发男孩踹倒在地上,馒头也滚了出来。

  可怜的东亮欣喜还没过,就遇到了这个打击直接躺在地上。场上的变化有点出乎林鹤的意料,“没想到你小子除了话多,还有这凶狠。不错,你到是有希望能活到3年后。”林鹤拍着手,对卷发男孩的印象想稍微有点改观。至此场上最后的两个馒头被沈星和卷发男孩分别抢到。

  沈星有点意外,但也没多往心里去,虽然可惜最后有点超出计划外,但最少还是夺得了一个馒头,今晚他和亲亲不会太饿着肚子了。“你是女孩子,要长身体,多吃一点。”沈星把馒头分成了一大一小,大的递给了亲亲。“不要,我要吃小的,大的我吃不了那么多。”亲亲红着脸,垂下眼睑,把沈星的手推回去。沈星看到红脸花猫的亲亲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把馒头按到亲亲的嘴边,“好了,你看,都沾到你口水了,我可不吃,你自己解决。”“你——”

  房间内到处躺着、坐着神情疲惫的少年。一场关于少年的生存斗争结束了。地上血迹斑斑,两三件争斗中撕破的衣服被随意的丢弃在地上。地上一星半点的馒头碎屑,被人一点一点的捡起来吃了,他们是这次争斗最先失败的,瘦弱、又没有死战的勇气,饥饿只能驱使他们来吃些残渣。

  “小猪们,好好享受今晚的时光吧。”完成任务的林鹤很满足,也不管地上一地的伤员,抬脚就往回走,到门口又回身神神秘秘道:“明天,可是我们组织最最最疯狂的酉,来给你们做加入组织测试哦。希望到时你们要好好享受下他给你们的盛宴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