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使劲地的拉门门却纹丝不动,他颓然道:“不行啊,门关得死死地的打不开。”  “你傻啊?没人回来打开门你能开得了门?”长卷发男孩斥驳打开门的人,他走到面向高走廊的窗户,脱掉鞋子敲破窗户上的玻璃,脸紧紧地的贴着窗的栏杆,大声地叫道:“我们在这边——这边。”“肯定是联邦的人过来救我们了”有人十分肯定道。。...

  虽然这一夜很多人痛的难以入睡,但相比昨夜入骨的饥饿总算好多了。天还没亮,沈星就被刺耳的警报声吵醒。走廊回响的都是密集沉重脚步声,“这边,他们在这边。”远处有人在大声喊到,沈星房子里面的人都醒了,分关系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肯定是联邦的人过来救我们了”有人十分肯定道。

  “对对,一定是的,这群坏蛋,终于有今天了。”有人附和着。

  “我去看看门是不是开的”有人跑到了门口,使劲的拉门门却纹丝不动,他颓然道:“不行,门关得死死的打不开。”

  “你傻啊?没人过来开门你能开得了门?”卷发男孩斥驳开门的人,他走到面向走廊的窗户,脱下鞋子敲破窗户上的玻璃,脸紧紧的贴着窗的栏杆,大声喊道:“我们在这边——这边。”

  “轰——”连续几下的响声,似乎是有人用了小型空气弹,震得整栋楼都晃了几下。“有地方着火了。”外面混乱的人声又传来,这回众人有点害怕了。“外面好像着火了,万一没人注意我们,火势又控不住我们被烧死怎么办?”有些都急的哭起来。浓烟开始弥漫在走廊外面,很显然着火的正是沈星所在的这栋楼。

  有人受不了烟味开始咳嗽了起来,“大家快点把衣服尿湿,把房门和窗户的缝隙堵住,别让烟进来了。”沈星看到众人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便建议先堵住门窗缝隙不让烟进来。不然门被锁上,烟要是进来多的话大家撑不了多久。大股大股的浓烟顺着卷发男孩敲破的窗口流了进来,有人埋怨卷发男孩:人没叫来,反倒是把烟给叫进来了。卷发男孩赫然无法反驳,只能自己脱下衣服塞到破洞的窗口,门缝、破掉的窗口被严严实实堵了起来,烟的流入小了很多。这让大家定了定心神,呼吸也没有之前的困难了。

  门外的战斗还在继续着,走廊的防火警报灯还在一闪一闪亮着,众人感觉火势似乎控制住了,原本烟把整个走廊都堆满到看不清几米远的地方,现在也只有薄薄的一层烟雾了,总算不会被烧死了,众人松了口气,没有之前的提心吊胆了。到底是不是联邦派人来救人又成为众人关心的问题,众人静静听着走廊外的一切声音,迫切的想了解事件的进展,但很遗憾,外面动乱的声音越来越小了,显然战斗快要结束了。

  “怎么办?好像是联邦失败了。”亲亲有点着急,联邦成不成功这可关系到大家能不能逃出这牢笼。“希望联邦一定要成功,我还有心愿没完成,不能一辈子困住这。保佑!保佑!”亲亲双手合十念叨着。沈星手臂环住亲亲的肩安慰着“不怕的,就算他们失败了,我也一定会带你出去的。一定会的!”他言语间神色极其坚定。

  此刻所有人都在心里祈祷着,哪怕仅有一丝希望。“砰——吱吱——。”先是什么重物砸到地上,接着是刺耳令人起鸡皮疙瘩的铁摩擦地面的声音。“声音就在门外!”有人欣喜道。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聚到了门口,此刻多么希望身穿特战服,头戴防爆盔,手拿高能髙斯枪的联邦特别行动队员能撞破门,温柔的告诉:你们安全了。“外面是联邦的人员吗?我们在这,被锁在门里了。”一个高瘦的男孩跑到门后敲得门咚咚响,卷发男孩赶紧拔了堵住窗口的衣服,贴脸往窗外查看。

  2M多高的微甲倒在走廊门口,身上有多处撕裂的创口,那微甲整整一个右臂都被撕掉,电子眼红光在一亮一灭着,显然能支持这微甲运作的能源已经不多了。“可恶!情报部门那些吃屎的狗娘们,竟然没探出小丑组织已经运用了基因异化!要是能回去我一定要向三长老投诉。”野狼强撑着断掉一臂的痛,另一只手撑着爬了起来,对敌时候还躺在地上可不是什么好选择。野狼穿的微甲是目前联邦文明下,地面作战最适合的微型机甲,能灵活快速的应对复杂的地面环境,唯一的缺点就是身体防护能力不足,毕竟不像外层空间机甲般是人待在防护超强的舱内。这种微型机甲就像是人套了一层防护钢铁,靠着人体脑电波指令来行动。

  “滴——红外热感检测到有未知人物,威胁程度0,未检测到热能武器,位置——左侧门后。”野狼耳侧响起了柔柔的女电子声音,“小丽,你难道就这点用么,刚刚酉那家伙扑过来你怎么不帮我操作躲下?”野狼嘟囔着。“对不起,狼。本女王只是战斗辅助程序,对意外危险自主行动上智能判断不足,你可以通过圣战智能中心提升本女王的智能等级。”合成女音毫无感情的回了句,丝毫没有野狼情人的那种傲娇自我。“好了,好了,真是的,一点都不像我那爱自称女王的小丽。妈的,这次回去一定要全烧了秃老头的色情书,让他给我换个高智商的。草,给的什么破智能,还自称是基地最好的最性感的智能。”无数次相同的回答让野狼终于有点不耐烦了,用了1年的智能,被情人统治得毫无反抗能力的野狼,终于决定要勇敢反抗情人的暴力统治,翻身做主把歌唱,换掉这破智能,尽管这并不是真正的情人小丽,但这在野狼看来也是一大进步啊,革命总不能一步就到位成功吧?不是么。

  “启动人体辅助功能,强化挥拳力度,外放能量。”站起来的野狼用仅剩的手朝门轰过去,“快闪开!门口危险!”卷发男孩对着敲门的人吼到。敲门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情况就要跑开,几乎同时门中间内凹下去。“砰——”“噗——啊。”门和门口的人同时飞了出去,众人尖叫着远远离开门口“哐——”门砸在地上,把地面的瓷砖都撞碎,门扭曲得不成样子,门口飞出去那个人也闷哼了几下,倒在地上抽搐着,眼见是活不成了。

  没有人去关心他的死活,所有人都把目光注意到了门口那两米多高的微甲上。“你是联邦派过来救我们的吗?”卷发男孩很关系这个问题。野狼艰难弯下腰刚进门就听到有人问他,“联邦?你是说那个拿着纳税人的钱什么也不干活的联邦?唔,我勉强算半个吧。不过不是来救你们的,嘿嘿,有了你们我倒要看看酉那家伙是选择要我的命还是要你们这些种子的命。”

  野狼拔出腰间的激光剑,按下启动模式,“噌——”一米多蓝色的激光冒出来。“喂,小子们,等下酉过来,我们来赌一赌酉是要你们的命还是我的命,看看今天谁的命更硬点。”野狼靠在墙边恢复着体力,等下酉过来估计就是最后的生死之战了。

  真是刚进狼窝又遇虎啊,看这阵势,怕是这微甲要鱼死网破了。沈星拉着亲亲不着痕迹的往房间的另一角退开,“看昨天送饭的人说的信息,估摸着那酉也不会在乎我们的死活。”沈星嘴贴着亲亲的耳朵,呼出的气吹在亲亲耳朵的绒毛上,弄得亲亲耳朵直发痒。“等下要是打起来,我们绕着那台微甲,往门口跑,门口有酉在,那微甲这么怕肯定会比较安全的。”“好,我听你的。”亲亲小声回应着,等沈星头离开后马上用手刮几下耳朵,没了痒痒的感觉,亲亲定了定神开始想等下要怎么安全的跑过去。

  “嘿嘿,原来你在这啊?”刀刮的声音响起,是酉追着野狼的踪迹来到房间里。“这声音?是昨天那个全息人影!没错的,这声音是不会错的。”沈星认出门口站着的人就是昨天那个全息上的人影。酉的出现,让场上的气氛终于紧张了起来,猎人要猎杀猎物,而猎物要为生存而拼命挣扎。“嘿嘿……酉,我们又见面了啊!可惜啊这次我不是猎人。”野狼的喉咙有点干涩,说出的声音也有点沙哑。

  “来吧!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命,那么拿在场的这些孩子的命来换吧。”

  “呵呵,不过是些不值钱的命,我可不在乎,野狼啊,你的命还真是不值钱啊。”酉冷笑着,脸上密密麻麻的刀疤像条条蚯蚓样活起来交错扭在一起。“随便你杀,只要你能在我杀死你之前,杀掉的便是你赚的。”

  “好!好!酉!李文连!李大哥!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今天我们就旧账新账一起算,看你手快,还是我手快。”野狼挥着激光剑从离他最近的人开始杀起。才十几岁什么都不会的众人哪里是野狼这种身经百战的对手?很快躲避不及的人就被野狼当场斩成两段,运气好点的也要留点肢体。惨叫声、哭声四起,众人混乱的躲着挥来的剑,相互挤来挤去,要是身材弱小的更是直接被挤倒在地上当场踩死。

  沈星拉着亲亲贴着墙推开撞过来的人拼命往门口靠过去,野狼又挥了一剑,东亮刚刚好在他这一剑范围内,吓得他叫了一声赶紧蹲了下去。剑从东亮头上划过,把东亮头顶的头发全部烧焦,免费为他理了个地中海发型,旁边的人却没有东亮的运气直接被砍成两段,喷出的血溅了东亮一身。

  酉看着血腥的场面,舔了舔嘴,脚一发力直接奔向野狼,野狼赶紧回身用剑挡住酉挥出的拳头,“滋——”激光剑竟然没有斩断酉的手,而是仅仅在酉手面的角质层留下一道浅浅的被灼烧过的剑痕。什么角质层竟然能挡住激光?“没想到你竟然也进行细胞异化。”野狼惊讶道。。“嘿嘿,没想到吧?你认识我这么多年,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当初既然敢主动进小丑,那就敢尝试细胞异化。”酉收回拳头,又踢过去一脚,野狼挡了一下,借着这一脚的推力迅速的和酉拉开了距离。

  “异化失败的后果无非就是死而已,这我在十八年前就看透了。”双方来来回回打着完全不顾周围人的死活,打斗的范围也越来越大,隐隐的向沈星这边波及。

  “沈星,我跟你们一起冲向门口。”卷发男孩看出了沈星的意图,跟了上来,想要和沈星一起。“行,马文你帮我顶着外面,我们贴着墙跑,你力气比较大,负责挤开他们。”沈星对马文的要求想了下就答应了下来,这种要搭顺风车的也没办法阻止,毕竟你不让他跟,他跟在后面反而更轻松。“好。”

  三人越挤越到门口,眼看着就要脱离危险。一道2米高的身影砸了过来,是野狼被酉打飞撞向沈星他们。“啊——”亲亲尖叫起来,沈星手一紧,赶紧回头看,就见亲亲被马文拉着顶到了他外面。妈的,想用亲亲当肉盾!沈星现在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他立刻回身扳开马文拉着亲亲的手指,把亲亲往门口一推,自己和马文纠缠着被野狼砸到。“咳咳——”还好这是微甲,并没有多大的重量,但还是让沈星一阵胸闷。不远,酉又追来,沈星被野狼抓起,“沈星——”亲亲焦急的喊道。野狼愣了一下,犹豫着还是没把沈星扔向酉,以他对酉的熟悉,估计半途沈星就直接被酉撕碎,挡不了酉的步伐。算了,命该如此,何须挣扎?算当我还债吧。野狼发力把沈星丢向哭喊的女孩那,放弃了挣扎。战斗了这么久的微甲终于能量耗尽,眼中的红光暗了下去“文——”房间似乎有人叫了句,酉红着眼靠着手上坚硬的外骨骼生生的插入了微甲体内,双手反向一拉,撕拉的一声,整个微甲竟然被酉直接撕成两半。这是什么怪物?

  场面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看着如魔王般的酉,不敢大口喘气,生怕引来魔王的注意。

  酉似乎得到了发泄,整个人很安静,他甩了下手,拿出一小瓶淡红淡红的浓稠液体灌了下去。过了会觉得人好点了,便站起来。沈星注意到酉原本坚硬无比的双手这时候白嫩的像刚出生婴儿般的手一样,那坚硬的外骨骼哪去了?沈星好奇的搜寻下四周看到地上有两小块灰黑灰黑的碎块,这个外骨骼可以脱落下来?沈星不敢太确定。

  “门口那个小鬼,等下过来收下尸体,算是他救你一命的报酬。”沈星看着血腥的两半微甲,不敢不答应,也确实心里很感激刚刚微甲的所作所为。我一定帮你埋个好地方,谢谢你没有杀我,沈星想着。

  “嗯?窗口是谁砸破的?”酉注意到了破了玻璃的窗口。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