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句话吓得卷发男孩的脸都青了,结结巴巴解释:“不……不是,是刚刚你们打的时候,我……我……我不……不小心撞破的。”  “你叫什么?”  “马文。”卷发男孩恭敬回答道。...

  这句话吓得卷发男孩的脸都青了,结结巴巴解释:“不……不是,是刚刚你们打的时候,我……我……我不……不小心撞破的。”

  “你叫什么?”

  “马文。”卷发男孩恭敬回答道。

  “哼,你们最好老实点,要是让我发现你们的小心思,嘿嘿……”酉阴生生注视了马文好久,这才离开。

  酉离开后,场上的人松了一口气,有这魔王在谁都不会舒服。没了性命之忧的众人看到尸横遍地,满地的鲜血和残肢,忍受能力小的直接吐了起来。

  “谁来帮我下,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有人哀求起来。东亮爬起来,他装死在地上躲过了一劫,但不幸的是手臂因为踩踏导致骨裂了。他看到呼救的人正是之前和抢馒头又打了他一拳的人,他有点幸灾乐祸出言讥讽道:“呦——,大树,你真是恶有恶报啊,啧啧。”

  大树没有理会东亮的讥讽,又转过头对平时人缘较好,又比较好说话的沈星道:“星哥,你帮帮我,我知道你肯帮我的对吧?”大树泪声具下的哀求,“帮我止下血,包扎下伤口好吗?我一只手没办法。”

  “好,你等下,不要动。”

  沈星找了块衣服上撕掉的布条,又对亲亲道:“你帮忙扶着他,我来给他包扎下伤口。”“没事的人都帮下忙,帮受伤的包下伤口,毕竟大家也都是同伴。”沈星平时的人缘终于起了作用,陆陆续续的有人按沈星的按排帮忙了起来。

  “嗨,我说大家。你们那么傻干什么?”东亮瞥了瞥在忙活的众人,“你们想想是谁和你们抢的馒头?这时候来帮忙,别到时候又来和你抢馒头,背地里捅刀子。”“反正我是不会管你们死活的,爱谁谁救。”东亮头上冒着汗,忍着痛,抱着另一只受伤的手臂坐在墙边。马文犹豫了一下,也自己找了个地方做了下来。他和沈星算是结了仇了,就算是现在过去示好也挽不回关系了,他知道亲亲在沈星心中的地位。

  “噔噔噔……”密集的皮鞋声又传来,大家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该不会是又有人入侵了吧?沈星他们把目光移到门口,停下了包扎的动作。二十多个训练有素的人员托着枪陆续走了进来,带头的是带着防爆盔,穿作战服,耳侧带着一副挡在眼前的单玻璃状环境分析战术镜的刘葛。

  “你们,没受伤的站过来!”刘葛的语气不容拒绝,沈星他们没办法,只能按照他的吩咐没受伤的站到一侧。脸色苍白的东亮扶着手也要跟着过去,刘葛枪托一拦,“站住,你好像受伤了吧?”“不,不是的。我没受伤,不行你问问他们。”东亮求救的看向沈星他们,目光一个一个扫过去,没有人回应他,沈星低着眼,没有理会。“真是自作自受。”亲亲嘟着嘴解恨到。

  “你们——”东亮大恨,“你看,我没受伤,手臂还能动呢,也没有血。”东亮忍着痛,摆了几下手臂,又为了证明没受伤,撸起袖管让刘葛看。手臂确实没有什么伤口和血迹,只是乌青了一块。“这只是刚刚被人踩了,踩到了手臂只是很痛,没有受伤。”东亮补充道,刘葛这才让东亮进了沈星他们队列。

  “你们要救那些伤员吗?”沈星问刘葛。

  “不,酉长官让我们来执行清理任务。”刘葛示意队员开始行动,队员纷纷举起了枪对准了受伤的人员。

  “不要杀我们,不要,求你们了。”“我这只是轻伤,很快就好的。”受伤的哀求了起来。

  “砰砰——”几下声响,他们安静了下来。“剩下的人,跟我来,换个房间。”“至于你,收拾下野狼的尸体,叫个人陪你,运到到外面埋了。”刘葛让沈星去收拾尸体,自己和队员押着其他人换房间去了。

  沈星虽然很同情那些无辜而死的人,但是他没有什么能力也没办法保住他们的性命,无能为力的沈星只能叫了个平时较有来往的大柱和他一起帮忙。大柱是平时比较憨厚的一个,因为憨被当初在联邦驻辅星特别行动处的李队长取了个较傻气的名字。他和沈星关系还不错,所以沈星要求和他一起帮忙埋尸,大柱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下来。

  沈星强忍着恶心感,把野狼从微甲中扒了出来。整个尸体残缺不全,整整一个右手臂找不到,内脏、血液流了一地。“真惨呐。”大柱扒出了微甲里野狼的颈部,“叮——。”一块四面被合金包起仅仅侧面留一接口槽的芯片从野狼颈部和微甲的连接点掉了出来。“这是什么?”大柱放下野狼的尸体,捡起芯片左右翻看了下。

  “估计是这件微甲的智能芯片,看着微甲的性能,应该还不错。”沈星瞧了眼大柱手中的东西解释道。“哦,哦,那我还是收起来吧,以后说不定还能用用呢。”大柱把芯片塞进兜里,继续收拾的尸体。

  “现在怎么办?”大柱等沈星用衣服把野狼的尸体包起来问道。“先抬出去,找个好地方埋了吧。”沈星喘了口气。两人抬着尸体,沿着走廊往外面走。

  “小心点,前面墙塌了一块。”大柱提醒着沈星。“知道,我会的。”沈星抬脚跨过水泥石块,借着破洞稍微观察了下这陌生的基地。破洞外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基本都是高破坏枪械造成的。地上几个黑色工作服的人在收拾着四五十具尸体,目测昨天晚上入侵的人应该有十多个人,因为倒在外面的微甲就有快十具,还有十多具尸体是和其他尸体穿不同制服的。

  昨天打这么惨烈,也不知道入侵的那个组织要找什么东西,不惜牺牲十多个人。沈星知道的信息不多也没办法推测出更多,压下心中的疑惑,把尸体从破洞搬出来。

  高墙围起来的小院子里有人注意到了沈星两个,一个执勤的人小跑了过来“这边,我带你们出去。否则你们还没出大门就被智能防卫系统杀了。”

  “大哥,你叫什么?昨晚外面是谁干的啊?死那么多人。”沈星尝试和他沟通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信息。“我代号夜莺。”执勤的话很简短,也没透漏出什么特别的信息。沈星有点失望,他估摸着这基地估计都有保密守则,否则也不会昨天那么大的动静今天什么话都问不出。

  息了问出点信息的心,沈星两跟着夜莺穿过院子,绕过一个大湖,又进了一个走廊。“怎么要这么远啊?”大柱手抬得有点发酸。“再坚持下,估计快到了。”沈星手也很酸,但还是安慰道。

  很快就到了一道铁门边,夜莺掏出一张卡往门上的卡槽刷了一下,“滴,启动扫描!”电子音响起,一道红光沿着3人从上到下的扫了一遍,“身份确认中,夜莺——今日执勤人员,沈星——在押人员,张大柱——在押人员。身份符合,允许通过。”夜莺听到张大柱时,侧脸看了下大柱,大柱脸直接红了。“这名字不是我取的。”大柱小声的解释道。

  夜莺并没有说什么,收起卡,出了已经打开的铁门。沈星赶紧跟上,出了门向四周看了看才发现这个基地是建在一个极深的裂谷里,两面都是乱石岩壁。

  “要埋到哪里?”沈星问夜莺。

  “随便。”夜莺的回答还是很简短。

  沈星无奈就和大柱抬到不远的裂谷浅河滩,放下尸体。“就这吧,环境蛮好的,有河,而且这边的土会比较松,很好挖的。”沈星活动了下发酸的手。“没工具啊。”大柱这才发现没有带挖的工具过来。“等下。”夜莺左手托着枪,右手按了下耳机吩咐道:“派个负责杂物的智能机器过来,我在坐标这。”

  “这基地还有智能机器吗?”

  “有,但不是基地的研究方向,目前智能程度大概只达到联邦规定的智能等级三级左右。”夜莺这回回答了沈星的话了,或许这并没有涉及到保密条例。

  “那基地主研究的方向是什么?”沈星追问道。结果夜莺又不说话了,三人又陷入沉默中。

  很快,基地里面走来一个智能机械,这智能机械大约有近3米高,表面覆盖着银色的金属,金属关键处被镂空,填上用于代替电路的一种特殊传感金属。“挖掘一个1M深,长2M的坑。”夜莺在智能机器人赶来后命令道。接到指令的智能机器人手臂延长,右手手指并拢,手指里又翻出边缘较细的金属形成一个铲子状,就地开始挖起来。

  不会累的机器干活真是麻利得紧,看他每次一铲都要带出一大块土,没几下就挖出了个深坑。好了之后沈星赶紧把野狼的尸体放了进去,两人又帮着忙盖上了土。“可惜,没办法给你做墓碑了。”沈星有些遗憾。“没事,反正每天死那么多人,有几个人有墓碑的?”夜莺也有些感触,似乎回忆起了过往。

  “对了,我们会被怎么安排?”

  “你们?”夜莺看着沈星两,沉吟道:“应该是和往年一样,通过选拔的活着,失败的和这尸体一样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