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人员巡查。另一个人又提供更多佐证猜想说那天被袭击基地的人动静闹得那么大,当然是有一个高爆弹击中了外面的墙体,破了一小块洞,他们当然是从那个也没被基地意外发现的破洞跑回去的,最不利这一说法的痕迹是走廊那边也破了个洞。  本来还而已几个人的讨论,迅速有人就反驳说就算能跑出这栋楼也跑不出这个基地,因为外面都是高大的围墙围着,而且还有定时的执勤人员巡查。另一个人又提供佐证猜测说那天袭击基地的人动静闹得那么大,肯定是有一个高爆弹打中了外面的墙体,破了一小块洞,他们肯定是从那个没有被基地发现的破洞跑出去的,最有利这一说法的痕迹就是走廊那边也破了个洞。。...

  从酉那边回来已经两天了,大家发现除去被酉扣下的两个和死去的两个,竟然还有十多人到现在还没回来。有人信誓旦旦的说他看见有2个人不是往当初胡明带他们的那条路走,现在想想肯定是跑了,而失踪的另外几个是当时发现他们两个的行为,也跟着逃跑了。话末尾还表示可惜,当初他看到了怎么也不跟着一起跑,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有人就反驳说就算能跑出这栋楼也跑不出这个基地,因为外面都是高大的围墙围着,而且还有定时的执勤人员巡查。另一个人又提供佐证猜测说那天袭击基地的人动静闹得那么大,肯定是有一个高爆弹打中了外面的墙体,破了一小块洞,他们肯定是从那个没有被基地发现的破洞跑出去的,最有利这一说法的痕迹就是走廊那边也破了个洞。

  原本还只是几个人的讨论,很快就波及到所有人。那天,大家都是受过伤的,而且一心就想着赶快逃离那个房间,谁也没注意到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逃跑这一想法就像是一个梦魇一样深深的扎在大家的心里,挥之不去。

  “要不我们找个机会也跑吧?”吴军在五个人的小团体里提议道,他和胖胖的施华、脾气暴躁有暴力倾向的陶琦以及另两个关系比较好,在这陌生时刻有危险的环境组成的一个捍卫自己利益的小团体。

  这几天靠着施华和陶琦的身体和人数优势已经成功的在这房间里很有优势的生存了下来。

  “不行,我们成天被限定在有限的区域活动根本就没机会出去。”施华还是有一些头脑的,“关键是我们不熟悉这边的环境,你能知道那个破洞在哪里吗?”施华补充道,他还是拒绝吴军的提议。

  “我知道有个点能出去。”陶琦想起他出去上厕所见到的一个通风口,“我们可以通过爬通风口出去,那个口子可以容纳一个人进出,就是有一点高。”陶琦低下头,脚尖踢着地面,“不过我们可以搭人墙上去。”陶琦越说越激动,声音也有些大了。

  “你们要跑出去?”马文就在不远的地方,隐隐听到一些谈话的内容。

  “关你什么事?”胖胖的施华对马文、东亮人缘极差的两人都没有好脸色,见马文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过来追问,很是讨厌。脾气暴躁的陶琦最先受不了,“**找揍?”被撞破秘密谋划逃跑的陶琦怒气涌了上来,捏着拳头打了过去。

  “砰——。”

  “是这里吗?”酉一脚踢开木质门。距离联邦送第一代基因人开发辅星快两百年了,现在已经没了刚开发时的黑暗和混乱,那时候有很多都是不要命的淘金者、投机者和势力来辅星寻找机遇,让辅星到处是充满杀戮。尽管那时的环境还不适合人类大规模居住,但还是挡不住联邦研究出适合环境的基因人和带特殊防护的人类。通过这些人近两代的努力和改造,终于辅星上建立了有十个大的殖民居住点和近百个小型居住点,酉现在所在的就是其中一个小型的居住点。

  丑看着眼前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居民房,建筑只有两层,屋内并没有灯光透出,里面漆黑一片,四周也是静悄悄的。

  “嗯,小心点,别阴沟里着了道了。”丑有点不放心,虽然这只是圣战的一个小据点。酉嗤道:“丑,你还是真是一贯的小心谨慎。”

  “应该是和我们基地一样,是有地下空间的,要不这十几平米的地方绝对容不下一个据点十几号人。”

  丑悄悄摸进屋里,里面很简单,就一厅一室。屋里睡着一个地表看门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悄悄的去见阎王了。“你守在外面,我下去。”酉站在房间的地下入口,眼中燃烧着杀戮的火焰。“行,不过要速战速决,不要太过享受忘了时间。”丑觉得只是一个据点而已,没人么大人物的话,以酉的实力应该不会有危险的,况且还有他在上面照应着。

  “嘎嘎。”酉一阵怪笑,踏碎地上盖住出口的木板,顺着楼梯下去。很快第一声惨叫就响起,还夹杂着酉兴奋的嘶吼。这个夜晚注定是流血的夜晚。

  “算了,算了。”吴军出手拦下陶琦的拳头,当起和事老“我们去另一边谈吧,大家都同处于一个处境,没必要再窝里反目斗气。”又对马文解释道“见谅,见谅,他就这暴脾气,你也清楚,脾气起来连我们都要打。我们也不是要逃跑,这防备这么严我们怎么跑?对吧。刚刚说的只不过是想着以后要怎么活下去罢了。”

  吴军叹了口气,装作确实是这的样子“我们都是从几个殖民点过来的,现在才几天,就死了快三分之一了。这以后啊,也不知道几人能活下来。”

  马文心里冷笑着,鬼才相信你的话,谁不知道你是最能说会道的。他现在是怕了这个地方,也怕了那个恶魔一样的东亮,现在只要能离开这鬼地方,不管是一丝希望也不会放弃的,所以打定主意要暗中盯着吴军一伙,等他们行动了就偷偷摸摸的跟去。他相信吴军这伙肯定是有计划的,“哦,是我听错了,最近大家都在讨论那失踪的人说是逃跑了,害得我都神经兮兮的,出现幻听了。”马文表面一副听错了的样子,懊恼的拍打着头,也不介意刚刚还要打他的陶琦,自己离开了。

  “滴——检测到未知入侵者,人物数据采集中,人物数据对比中,人物确认:入侵者为小丑高级成员——酉,等级危险。”系统警报在酉破坏了入口就响起来。

  “快去下面叫队长,有敌人入侵,是那个魔鬼酉。”圣战一个成员慌慌张张叫道。“见鬼,小丑怎么发现我们的据点的?”酉抓起身边一个攻击他的圣战成员当做武器毫不费力的甩向跑过来的人。飞出去的人连续砸往后砸到了三四个,这才力竭掉在地上。

  “见鬼,空间太小了,微甲根本用不了。”“快去拿武器,拿高穿透的能量枪来和激光剑,别用高爆手雷,超频声波爆雷,要不我们会被埋在这几十米深的地方。”小队副官喊道。

  酉轻松躲过向他砍来的激光剑,伸手扣住那双那激光剑的手,用力一捏,高瘦黝黑的圣战士兵挨不住痛松开了手,酉抢过剑反手就把激光剑插进那士兵的胸口。一阵肉香味飘起,酉沉醉的吸了吸鼻子,松开惨叫的士兵哂然道:“小孩玩具,还没我的手好用。”

  “砰砰——”副官从士兵手中抢过能量枪对着酉就是两枪,酉全然不躲,胸口处结起一块块黝黑外骨骼,把衣服都撑破一个口。“什么鬼?这什么情况?”副官完全不能接受,两枪竟然被酉胸口处黑色铠甲状的给挡了下来。

  “这是什么怪物?小丑究竟研究出了什么怪物,连枪都没用。”副官害怕了,端起枪塞进一颗高能晶体,把枪的功率往上调一级,又打了几枪,但全被酉给挡下了,连躲闪都不用。

  “嘿嘿,现在该到我了。”酉脚一蹬,七八米的距离一个纵跃,直接到了副官跟前,揪起副官的制服把他举到自己的跟前,几乎是贴着脸对视着。

  副官看酉瞬间到了自己跟前,都来不及反应,吓得心跳都慢了半拍。“怪物,怪物,你这怪物。”副官囔囔着,整个人都奔溃了。“怪物?不,我是魔鬼,是地下爬出的魔鬼!”酉把头伸到副官颈部,“让我尝尝圣战的血到底美不美味。”

  “没想到,小丑竟然真的开发出了这种兵器。”圣战据点负责人林杭从底层赶了上来,见到酉一身异化,布满漆黑的外骨骼,组织内的传言得到了验证。“厉害,难怪是最疯狂的组织,竟然给你们成功了。”

  酉并没有理会林杭,在他看了林杭也不过是一个稍微大那么一点点的蚂蚁而已,对他还构不成威胁。“咕咕。”酉咬破副官的动脉大口的喝了几口,“也不怎么样嘛。”酉放下抽搐的副官,抓着副官的头用力一扭,算是送他最后一程了。“嘿,蚂蚁,你看起来一定比这个渣滓美味。”酉像饿狼一样发绿的眼恶狠狠的盯着林杭。

  “嘘——胖子,你给老子安静点!再弄出动静老子第一个扔下你。”脾气一点就着的陶琦对因为肥而走几步就喘的施华很不满意,这么大的喘气声在这安静的走道可是很响的。

  “嘿嘿,知道,知道,我小声点。”施华还真害怕陶琦丢下他,只能努力的放缓他的呼吸,圆圆看不见下巴的脸憋的通红通红的。

  吴军他们还是忍不住了,因为上次在地下第七层就听到那个丑说今天魔鬼一样的酉要和他一起去那什么和圣战的打架,不在基地,加上对他们所呆的房间到厕所的路线很熟悉,没有什么警报装置,所以今天晚上就是他们认为逃跑的最佳时机。

  “砰——!”林杭狠狠的一拳砸在酉身上,酉被林杭一拳砸得气血翻涌,一阵气闷,凶猛的力道让酉退了好几米才止住步伐。

  轻敌了,没想到一个小据点也有如此人物,早知道就避开拳头不以身硬接了,酉轻笑道“呦,力道还比常人大了这么多?看来你也有点特殊啊。”

  林杭不说话,紧紧跟上又是一拳。这回留意了林杭力气的酉没有硬接林杭的拳头,而是侧过身用外骨骼化的手捏住,尖锐的指尖划过林杭手臂直接撕下一大块血淋淋的肉。

  “啊!”

  林杭一手托着那血淋淋的手,惨叫起来,跳开酉的身边。“难怪,难怪。原来上次合作失败后你们竟然搞出机械化改造。难怪你竟然有这种力量。”酉紧紧盯着林杭被撕下肉后闪着合金亮色的手臂。

  “嗬嗬,呼呼。”林杭忍着痛,喘着气,努力的想笑出来,“拜你们组织所赐,我成了今天这样子。”林杭看着酉,豆大的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可惜,我这实验品未完成,要不然今日就不会是我死了。”

  “嘿嘿,机械化啊。”酉想起了林杭那一拳的力道,“等下要好好看看你身体构造,我相信我要是再进行机械化改造的话,我一定是最强的,到时候庚,嘿嘿,我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酉的语气越来越重,话里带着无尽的恨,看向林杭的眼神也越来越贪婪。

  “怎么样了?能不能上去?”施华顶着吴军,吃力的站在通风管下面。“等下,就快了。”吴军双手摇晃着通风口的铁丝网,“这个螺丝再松点,就能拆下来了。”吴军手拧着螺丝,几下终于卸下了最后一颗,“下面的帮我接下。轻点,别太大声了。”陶琦忙抬手接过吴军手中的铁丝通风挡板,轻轻放到地上,“好了没?好了就快点上,我快顶不住了。”施华催促道。

  “好好,我先上去,再一个一个拉你们上来。”吴军手撑在通风口边,用力一撑,率先爬了上来。“下一个,快点。我上面帮忙拉。”“我先来。”陶琦有些迫不及待,“凭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先来?我都在下面顶那么久了。”施华有些不服,每次最辛苦的活都是他干的,可每次都是好处最后轮到他。

  “好好好,你先,你先。”陶琦尽管很恼施华这时候和他争,但怕吵出动静被其他被押的人和巡逻的人听到,就只好让施华先上。陶琦在墙根蹲下,让肉乎乎的施华踩在肩上,双腿发力想站起来,站了几次,没站起来。陶琦气坏败急:“**长这么胖干什么?啊?妈的,重得要死站都站不起来。”陶琦一手扶着墙,歪头向另两个站在那的吩咐道:“傻站着干什么?过来扶我下。”

  另两个连忙过来扶住陶琦的身体,三人一起合力把施华抬上去。“你快点,我下面可撑不了多久。”“哎,好。”施华一手抓在吴军手上,一手撑在通风口上,上半身进了管道里。“你倒是进去啊?”陶琦下面催促着。施华上面动了动,又努力向里挤了挤,哭丧道:“不行啊,进不去。”

  “那你给我下来,让我们先上去。”陶琦急了,手拉着施华的腿想把他扯下来,“我下去,但你们一定要想帮法拉我进去,要不我出不去,你们也别想出去,到时候可别怪我大喊引来守卫。”施华退下通风口,怕吴军他们丢下他威胁道。事到如今,施华也后悔了,生这么大一坨肥肉有什么用?事事麻烦,到现在还拖累了自己。

  陶琦怒气翻涌,强压下心中的不快,心中发狠想要给施华一点颜色看看。压着怒气的陶琦吩咐其他两个先上去,盯着像猫儿一样躲在墙边的施华。“现在就剩我们两了,让我想想要怎么让你上去。”陶琦慢慢走到施华身边,敲着脑袋。“谢谢,谢谢。”施华松了口气,他们没抛弃自己,施华有些感动。“客气了,我们不是兄弟么。”陶琦笑了,伸手要拍施华的肩。刚一触肩,陶琦改变手势,按着施华的脑袋就往墙上砸,满脸暴虐“是兄弟,就不要挡我们生路。是兄弟,就不要威胁我们。告诉你,没有人,没有人能挡我生路!”

  几下下来,墙上满满都是血迹,陶琦松开满是血晕掉的施华,任由他滑下墙根“快,拉我上来。碍事的解决了。”吴军定了定神,伸手来他上来。陶琦的残忍吴军看来有点不舒服,尽管换做是他他也会这么做。

  “往前一点就是后院了,我估计破口应该也是在后院,因为前院的人太多,有破口也早发现了,只有人较少的后院发现的几率才比较小,否则哪里轮得到胡卿他们十几个跑?早被拉过来杀鸡儆我们这些猴了。”吴军一边手脚并用往前爬,一边很肯定的推测道。

  “外面有没有人?”陶琦跟在队伍最后询问道。“黑黑的,看的不是太清楚,不过没听到什么动静,应该没人。”吴军探了探脑袋,四周模模糊糊的没看见什么人影。“我先下去,没人的话再叫你们出来找破口在哪。”吴军回头吩咐着。

  吴军跳下通风口,沿着墙边直走没发现什么人在前面,又返回向后走了一段距离,发现前面灯下站着几个守卫。怕被他们发觉,吴军又悄悄的猫着腰回来,“下来吧,这边没什么人,就后面有几个守卫,小声点的话应该发现不了。”吴军在下面朝陶琦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下来。

  很快,收到吴军示意的陶琦他们便一个一个下来。“我们在这附近找找,看围墙的破口在哪。”吴军说完,就和他们分开在围墙边搜寻起来。

  “咻——!”细微的声响响起,陶琦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啊。”陶琦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吴军先是一愣,接着就反应过来他们被发现了。作为小丑的最重要基地之一怎么可能防备这么松?仅仅是靠几个少年一个漏洞百出的逃跑计划就能够成功的?

  “别杀我,别杀我。”死掉一个陶琦后,吴军他们就崩溃了,蹲在地上,手抱住头,不敢反抗。“报告,又发现逃跑者,要怎么处理?”不远草丛里站出一个暗哨,对着耳机询问上级。“带他们去地下六层,正好最近的实验缺些活体,把人送过来。”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