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话音落下来,陈海便挂断了电话,目光淡然的看向汪经理和他的姘头。他本想低调,可这帮人那就想让他高调,那他就高调给这帮人看一看。而汪经理看见陈海这样,一个都忍,哈哈大笑出他本想低调,可这帮人既然想让他高调,那他就高调给这帮人看看。。...

话音落下,陈海便挂断了电话,目光淡然的看向汪经理和他的姘头。

他本想低调,可这帮人既然想让他高调,那他就高调给这帮人看看。

而汪经理看到陈海这样,一个忍不住,大笑出声:“陈海,你是白日梦做疯了吧?还十分钟内让公司成为你的名下?”

他身边的姘头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试问一个公司普通的员工说出这话,谁不想笑?

“明明就是一个臭叼丝,还在这里装起来了。”汪洋的情人满脸不屑的看着陈海,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般。

而周围的同事们一个个唇角也不禁微微上扬,实在是陈海这句话说的太离谱。

十分钟内让公司成为他的名下?这家伙想什么呢。

陈海平日里和他们一起工作,他们还不知道陈海几斤几两?现在还敢说出这种话来,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刚刚还帮陈海说话的那个妹子,现在也是面色难看,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海,你要是不想丢脸,现在给我跪下道歉,然后自己滚出去,我还能给你那么点面子。”汪洋讥笑道,那张脸上不满了讽刺。

可他没想到,陈海在听到这句话后,却是淡淡道:“我需要你给面子么?”

“你要是不想丢脸的话,现在给我跪下道歉,我能念在以前的情分上,只让你滚出这家公司。”

话里的不屑之明显,听的周围所有人嘴角都是一抽,全都认为这小子还在装。

可只有陈海知道,他有资格这么说话。

这话让汪洋眼皮子都跳了跳,那怒火又升了上来,几乎是指着陈海的鼻子说:“狗东西,我都给你个台阶下了,你还这么狂妄!”

“想装b是吧?我现在就让你像条狗一样滚出去!”

说完,他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过去。

而他身边的姘头,也对陈海嗤笑一声:“不过是个臭叼丝而已,现在你就算是给我跪下磕头,都别想继续混下去!”

陈海对此只是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而他身边的女孩则暗暗拉了一下陈海,低声说:“我们走吧,不然等会真的闹大了。”

她知道陈海是什么人,那些话绝对只是为了面子,她不想看到陈海被这个姓汪的欺负。

但陈海听到后,却是对她微微一笑说:“没事,我们在这里等就好了。”

“云薇,相信我,你看着就行。不过这次的事,是我连累到你了。”

楚云薇看着陈海自信的眼神,秀眉微皱,眼中疑惑一片,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自信,但对他这句话则是摇头回应道:“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那次抢劫多亏你帮忙,我还没报答你呢。”

陈海露出一丝浅笑,道:“我不用你报答,只要你相信我。”

楚云薇看着他眼中的自信,拉着陈海的手放了下来。她选择相信陈海,反正最差的结果,也就是被扫出公司罢了。

不少人都看着他们两个人,尤其是那个姘头,见二人这样,阴阳怪气的说:“我说这小姑娘怎么敢跳出来帮你说话呢,原来跟你这叼丝关系不浅,是个小贱人啊?”

陈海听到此话,面色冷了下来,道:“你说出的话,等会可都要负责,最好管住你那张嘴。”

姘头一听,愤怒让她脖子都红了,道:“管好我的嘴?你这狗东西也敢说出这种话来?现在该管好的是你自己的嘴!”

“你这贱女人生下来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敢这么和我说话?”

这话一出,陈海的表情瞬间冷到了极致,那双手也握了起来。

而这时候,汪洋放下手机,对陈海道:“陈海,今天算你小子走运,公司的领导要过来,我就不跟你计较。”

“你现在赶紧给我滚!”

说完,他立刻让所有人都准备起来,没多久领导就要来公司了,要是让对方看到公司内这副模样,绝对会找他问责。

“汪总!怎么能不跟他计较?他刚刚那么嚣张,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啊!”旁边的姘头听到汪洋的话,顿时大喊了起来。

她可不想让陈海走掉,今天她一定要让陈海跪下来给她求饶,使劲践踏这个家伙的脸!

汪洋闻言,沉声道:“领导过来可不是一件小事,说不定就能发财,你跟这么个穷叼丝较什么劲?”

“等把领导送走后,要搞他的机会还少么?”

那姘头闻言,气的剁了下脚,转头指着陈海道:“狗东西,你给我等着,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跟你算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领导之所以来,是因为有人收购了公司。

陈海在听到她这句话,就站在那一动不动,不屑道:“你现在应该求我就这么跟你算了。”

“你说什么!”姘头瞪大了眼睛,如果不是旁边的汪洋拉着,她这时候绝对冲上去给陈海来一巴掌了。

“领导马上要来了,别给我添乱!”汪洋沉声道,已经让其他人准备好迎接了。

陈海旁边的楚云薇本来想拉着他趁这个时候走,毕竟汪洋现在心思都在迎接领导上,他们完全可以离开啊。

可陈海却反手将她抓住,让她站在陈海的身边,不让她离开。

“信我。”陈海低声道,言语中透露着不容置疑的味道,让楚云薇娇躯一震。

就好像当初她被抢劫时,陈海冲出来救她一样,充满了安全感,让她心中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里,只想相信眼前的男人,不论什么后果。

“好,我相信你。”楚云薇娇声道,任由陈海拉着她,没有反抗。

而这时候,汪洋走到陈海面前怒骂道:“你是耳朵聋了吗?听不到我说的话?赶紧给我滚!”

陈海闻言,笔直的身体一动不动,淡淡道:“凭什么?”

汪洋那眼睛都瞪到了最大,看着陈海的眼神就像看个傻子一样:“公司领导是你能见的吗?你哪来的资格说这种话?”

“我现在给你台阶,让你滚你还不滚了是吧?要是耽误了领导过来办事,我让你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