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是顾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不吃不喝第四天,望着镜子里自己那张很陌生的脸,顾晨敢我相信,也无法选择接受这个事实。顾晨,华夏医疗卫生组织首席中执行官,华夏国际卫生组织代表,顾晨,华夏医疗卫生组织首席执行官,华夏国际卫生组织代表,华夏中医药研究所领军者。。...

这是顾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不吃不喝第三天,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陌生的脸,顾晨不敢相信,也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顾晨,华夏医疗卫生组织首席执行官,华夏国际卫生组织代表,华夏中医药研究所领军者。

他拥有着无数令人羡慕的财富和实力,更是整个华夏医护人员的追寻目标,偶像!

但,意外的发生,往往来的太突然了。

三天前的帝都,阳光明媚,万里无云。顾晨约好了几个医疗团队的亲信和挚友一起去野营聚餐。

就在晚上和他们喝酒庆祝的时候,一杯酒下肚的顾晨很快便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身体略感不适。

见状借口回到帐篷里休息的他,还不到三分钟便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经换了一张脸。不光是脸,就连身体、声音都不再是他本人了,而且还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狭窄陌生的地方。

这三天三夜的时间,顾晨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足不出户,思考着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以及结果。

要不是此时此刻,他脑袋里还保存着另外一个人的记忆,顾晨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自己怎么会重生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这简直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

而在经过了三天三夜的思考之后,顾晨基本上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立马回到京城,揪出那个谋害自己的幕后黑手。可以肯定,那个谋害自己的人,就在那天聚餐的人群里面。

可话是这么说,脑子里的想法也有着一大堆。

谈到再回到京城找出凶手这件事,又谈何容易?

现如今,自己无论是样貌还是声音,看起来都和那个卫生组织的领军人顾晨没有一点儿关系。

难道,你要让一群相信科学,身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人相信你投胎转世?或者是借体重生了?

简直是白日做梦!

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难道要让那个凶手继续逍遥法外,为非作歹?

不,不可能!

顾晨攥紧了拳头,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重回京城,接触到自己的那些老朋友呢?

因为只有达到之前的那个高度,才能找到凶手,将其绳之以法,以报此仇啊!

顾晨恨恨的在床上锤了一下。他在思考,如何让那无限接近于零的可能性变大一些?

“啪嗒~”

就在此时,房门被推开,一名背着粉红色小书包的女孩蹦蹦跳跳的往顾晨的方向跑了过去。

“爸爸!”

女孩刚走了两步,一只洁白的玉手便将其拉了过去。

站在小女孩身后的,是一名女子。

美女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白色衬衫包臀裙,薄薄的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那双笔直的大长腿,黑色的高跟鞋反射客厅的灯光,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诱人芳泽。

没错,这个令顾晨都感到惊诧的漂亮女人,就是他借体转世后得到的便宜老婆。

女人名叫吴晓玲,名字虽然有些普通,但本人却长的令人眼直。

由于吴晓玲长相比较出众,在周围也堆积着一定的名气,身旁的追求者更是宛如苍蝇一般,数不胜数。

但顾晨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美若天仙的漂亮媳妇儿,竟然便宜了自己这个借体重生之人?

“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直在床上躺尸?林东阳,你可以啊?我还以为你打算要一觉不醒呢!”

吴晓玲死死盯着顾晨,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弧度。

而林东阳,正是顾晨这幅躯体的名字。

这三天三夜以来,顾晨一直在反思这几天发生的事,老实讲,借体重生这种荒诞无稽的说法,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本来以为一直沉默着或许会熬过去,但该来的还是来了,顾晨最终决定勇敢的面对她。

“我……”

“行了,我懒的听你说什么,也不想听你解释什么!”吴晓玲看着顾晨,显的有些不太耐烦。

“妈妈,我饿了!”

小女孩拉着吴晓玲的衣角,仰头看着她,眨巴眨巴那水汪汪的大眼睛。

“走,小汤圆,妈妈给你煮面去!”吴晓玲撇了顾晨一眼,带着女孩儿转身走向厨房。

小家伙儿偷偷向顾晨调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感情她这是在帮顾晨支开吴晓玲,避免他们争吵。

看着吴晓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顾晨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

别人不知道吴晓玲为什么一看见顾晨就跟吃了枪药似的,但顾晨心里却明白的很。

原来顾晨,也就是现在这幅躯体的主人林东阳,之前是个及其没有上进心的家伙。

要说这林东阳其实也是个知识分子,正儿八经的本科大学毕业。

当初父母为了供他上学,打了好几份工,最后父亲因为意外而去世,母亲因太过劳累而猝死。

唯一的亲人爷爷,也患有突发性疾病,在花光了父母的赔偿金为爷爷看病之后,林东阳的爷爷也总算撑不住去往天堂。

三位长辈给林东阳唯一留下的。就是这套不足六十平米的小房子。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林东阳最绝望的时候,吴晓玲出现了。她又重新点亮了林东阳的生活。

在追求吴晓玲的时候,林东阳异常的上进,向吴晓玲许下了许多的承诺,还构造出了两人美好的未来生活。

吴晓玲不顾父母的反对,坚持和林东阳结了婚,同时也和父母断绝了来往。

结婚后的林东阳大变样,拿着一个普通本科大学的文凭眼高手低的找工作,投出去的简历被拒绝了无数次。

从前的那些承诺,和吴晓玲构造的美好宏图,一个都没有实现。

令人更加气愤的是,他还染上了赌瘾,酒瘾,成天喝的烂醉,和一群狐朋狗友在外面打牌。

钱输光了,又回家找吴晓玲要。吴晓玲要是不给,他就骂人,砸东西,有时候还会动手打人,非常可怕。

本来吴晓玲还托人给他找了一份司机工作,希望他能上进一点。

没想到,一个多月前他喝了个烂醉还去开车,最后直接开进了河里。虽然人没事,但车没了,出了事还让吴晓玲拖的那个朋友给他擦屁股,料理后事。

从那天之后,林东阳就没有上班了,不是打牌喝酒就是和吴晓玲吵架,日子也一天不如一天景气。

重生在这么一个废物的身上,顾晨恨不得立马重重的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一个男人,活成这样?真他妈的废,顾晨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了。

与此同时,顾晨也不太能想明白。吴晓玲这样的条件,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和林东阳这样的一个只会读死书的废废在一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