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砰”随着厨房的关门歇业声传了回来,吴晓静端着一碗素面走了出:“小汤圆,快回来,先吃饭时,吃完了写作业!”“又吃素面吗?!”小家伙儿一脸愁容,小嘴巴嘟的都快能挂上一“宝贝,妈妈忙,将就吃一顿好吗?过两天妈妈发工资带你出去吃大餐,肯德基全家桶,好不好?”吴晓玲摸了摸小家伙儿的脑袋,轻声哄着她。。...

“砰”

随着厨房的关门声传了过来,吴晓玲端着一碗素面走了出来:“小汤圆,快过来,先吃饭,吃完了写作业!”

“又吃素面吗?!”

小家伙儿一脸愁容,小嘴巴嘟的都快能挂上一件衣服了。

“宝贝,妈妈忙,将就吃一顿好吗?过两天妈妈发工资带你出去吃大餐,肯德基全家桶,好不好?”吴晓玲摸了摸小家伙儿的脑袋,轻声哄着她。

作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女人,她又怎么忍心告诉小汤圆,家里已经穷的只能吃面条了呢?

看着自己的女儿吃了快一个月的面条,她这个当妈的也不忍心,但没办法。

小家伙儿乖乖点点头,不太熟练的拿起筷子开始埋头吃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着旁边的顾晨。

“爸爸,你饿吗?我给你留一半!”

“他不饿,你一个人吃。”吴晓玲冷视了顾晨一眼。

顾晨摸了摸小汤圆的小脑袋,苦笑着摇了摇头,“爸爸不饿,你吃吧!”

吴晓玲白了他一眼,打开了那台有些年份的笔记本电脑,搜寻了一个兼职网站,开始做低收入的网络兼职。

嗯?兼职?

这……一个小时才两三块钱?有什么好做的?

看着吴晓玲弄了十来分钟,顾晨知道两人不能再这么尴尬的沉默下去,于是便假装咳嗽一声,率先打破这气氛说道:“这种两三块钱的兼职,其实没什么好做的。”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吴晓玲面色阴沉,眼中带冰,盯的顾晨一阵寒颤,忍不住有些反毛。

他摆手摇头,急忙解释道:“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这种一个小时几块钱的兼职不好,而且没什么生存空间,我……”

不等顾晨说完,吴晓玲直接打断了她,眼神冰冷,语气不善的说道:“难道我不知道这种兼职很便宜吗?难道我不知道一个小时几块钱很浪费时间吗?难道我不知道这种兼职很下贱,很不好吗?那我做这些又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挣钱去打牌喝酒吗?”

打牌喝酒?

顾晨被说的一怔,此话一语双关,令人无力反驳。

“生存空间?你现在跟我讨论生存空间?你每天在外面打牌抽烟喝酒,就有生存空间了?你每次回来找我要钱,不给就砸东西,还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当了,那样就有生存空间了?

我每天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六点回家,有时候还要加班到深夜,一天十几个小时累死累活,用空闲时间做下兼职,你以为是因为有趣好玩儿吗?”

顾晨嘴角接连抽搐。

吴晓玲做网络兼职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林东阳那么败家,抽烟喝酒打牌样样精通,凭借吴晓玲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养三个人,根本就不够花。

难道她作为一个母亲,忍心看自己女儿顿顿吃素面吗?

每天十几个小时上班,回家空闲做兼职,投入的精力根本就不够,能有收入都已经不错了。

顾晨如果脑子里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吴晓玲应该还在做微商,微信朋友圈发满了广告,导致平时发正常朋友圈一个点赞的都没有,不知道被多少人拉进黑名单。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林东阳的不争气和败家。

“我想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是想说……”顾晨摆了摆手想解释。

“你想说什么?说我很可笑是吗?我累的像狗一样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像一个跳梁小丑?”

“我……”

顾晨张了张嘴,他知道,吴晓玲现正在气头上。而且以之前林东阳给她留下的深刻坏印象来看,自己解释什么她都不可能会相信。

暂时还是不要太刺激她也好。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为我的行为向你郑重的道歉。”

吴晓玲不由的愣了愣。

她和林东阳争吵的情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两人吵的面红耳赤,林东阳都会选择摔门而去,和狐朋狗友喝酒打牌。或者是摔东西,和吴晓玲大吵一架。

今天这是怎么了?他竟然道歉了。

吴晓玲不敢相信,但只可惜,眼前的这个人是林东阳。

道歉又如何?披着羊皮的狼罢了,他这些招数,吴晓玲早就摸透了。

“你什么样我最清楚,没必要在这儿假惺惺的,没意思!”

顾晨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无用。毕竟林东阳的形象已经在吴晓玲心里根深蒂固了,说的多了搞不好物极必反。

现在顾晨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在林东阳身上的事实,不过想要报仇找到幕后黑手,一切还得从零开始。

而他需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改变现在的一切。

屋子里再次陷入沉默,小汤圆在那里砸吧砸吧喝着面汤,顾晨在思考着自己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而吴晓玲,在做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多少也有些疲乏了。自己的时间太少了,一天只能挣个几块钱。

但积少成多,慢慢的就能多少改善一下生活了。

她合上了电脑,揉了揉眼睛,打算给小汤圆收拾碗筷,帮她洗漱一下然后睡觉。

可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小汤圆已经被顾晨带到了厕所,给她洗漱。

而碗筷,也是早已经放进了厨房的洗碗池里。

吴晓玲愣了愣。

顾晨帮小家伙儿洗漱完,又主动进厨房洗碗,打扫,一切都做的那么自然娴熟。

作为一个医疗界赫赫有名的领军人,顾晨的性格比较好强,向来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而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也让他要学会独立。

洗碗打扫卫生算什么?帮孩子洗漱又算什么?顾晨会的东西,可能会直接惊掉吴晓玲的下巴。

吴晓玲惊讶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保眼前的这一幕不是在做梦?

这简直太戏剧性了,林东阳竟然在做家务?距离他上一次做家务是什么时候来着?

对了,结婚前吧?

这应该是幻觉吧?

等到顾晨把一切都忙完了之后,吴晓玲母女俩已经钻进被窝准备睡觉了。

吴晓玲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手机,小家伙儿大眼珠子转了转,跟妈妈说要尿尿,然后起身麻溜儿的就跑进厕所去了。

“爸爸,厕所里有虫子!你快来帮帮我。”小丫头刚进卫生间就喊了一声,不过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都没有。

顾晨连忙跑进厕所,却见小家伙儿对她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然后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掏出了一包沙琪玛和一颗大白兔奶糖。

“幼儿园的小朋友们给我的,别让妈妈看见了!”

把东西交到顾晨手里,小家伙儿笑嘻嘻的,一溜烟儿就跑出去了。

“小汤圆,没事吧?什么虫子啊?蟑螂吗?快快快,快回来,可别感冒了。”吴晓玲敞开被窝,朝着小汤圆招招手。

小家伙儿非常调皮的钻进妈妈怀里,假装悻悻道:“不认识是什么虫子?已经被爸爸解决了。”

“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