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听着卧室里母女俩的对话,顾晨望着手里的沙琪玛和大白兔奶糖有些发楞。小汤圆真的是一个很乖巧懂事的孩子,现在的的小孩儿,不贪嘴的真的不最常见了。夜间幼儿园小朋友给她的糖果,小汤圆真的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现在的小孩儿,不贪吃的真的不常见了。白天幼儿园小朋友给她的糖果,她竟然想着给三天三夜没吃过饭的爸爸留回来,这……。...

听着卧室里母女俩的对话,顾晨看着手里的沙琪玛和大白兔奶糖有些发愣。

小汤圆真的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现在的小孩儿,不贪吃的真的不常见了。白天幼儿园小朋友给她的糖果,她竟然想着给三天三夜没吃过饭的爸爸留回来,这……

回想起刚才小汤圆那古灵精怪,笑嘻嘻的模样,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沙琪玛和大白兔奶糖,顾晨眼睛逐渐湿润,眼前的视线开始变的模糊。

尽管在几天前,他刚遭受了亲近之人的背叛。

可在今天,他又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可小汤圆完全是爸爸的电热毯。

“我顾晨发誓,一定会让你们母女俩过上好日子,不被任何人看扁欺负。相信我,会有那么一天的!”

顾晨攥紧了手里的糖果,没舍得吃,放进了衣服兜里。

擦干了眼泪,顾晨走出厕所也打算休息了。

小家伙儿悄悄从被窝里探出一个小脑袋,看着顾晨笑嘻嘻的说:“爸爸,快来睡觉吧,我好冷呀!”

“我给你把电热毯打开,快睡觉!”吴晓玲帮小汤圆把被子盖好,毫不留情的关上了卧室门,只留顾晨一个人在客厅风中凌乱。

这样子,看来是没办法一起睡了。

这个小房子面积并不大,涵盖了卧室,客厅,厕所,厨房,所以卧室里的床,也是那种小床,三个人睡在一起,难免会有身体接触。

今天顾晨就是从卧室里出来的,这说明,平时林东阳在卧室里,还是分得了一方领地。

只不过,现在顾晨没有和吴晓玲同床的打算。

自己刚占用了别人的身体,现在又要去占用别人的床和老婆,顾晨从小接触的教育不允许他这么做。

况且,现在的他也没心思去想那些事情。

好在客厅里还有一把有些老旧的沙发,在那上面将就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第二天早上,顾晨按自己生物钟准时起床。吴晓玲母女俩睡的正香呢!

来到厨房找了一圈,除了一把面和两个鸡蛋之外,只剩下调味品了。

无奈之下,顾晨只好煮了三碗面,母女俩的加个蛋,自己的就素面完事儿了。

听到顾晨在厨房弄出的声响,母女俩起床了。

刚来到客厅,两人都惊呆了,小汤圆那眼珠子瞪的圆溜溜的,童言无忌的问道:“爸爸,你是不是又输钱了呀?”

顾晨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那点儿毛病,难道连女儿都习以为常了?我的天哪,这林东阳到底活的是多失败?

“爸爸没输钱,就是想给小汤圆做饭,快去洗漱吃饭吧!”顾晨宠溺的摸了摸小汤圆的小脑袋。

“好耶,吃爸爸煮的面咯!”

小汤圆兴奋的跳了起来,尽管她吃了一个多月的面,都快要吃吐了。但这是爸爸煮的,而且还加了爱心鸡蛋,味道就是不一样。

“先洗漱,后吃饭!”顾晨展现出了一个爸爸该有的威严。

小家伙儿麻溜的跑进了洗手间,洗漱什么的,虽然不能特别熟练,但一个人勉强能操作完成吧。

吴晓玲一边穿衣服,一边往洗手间走,时而抬头暼顾晨一眼:“你不用突然装好人。之前那副样子,我们早就习惯了,尽情展露出来就是了。”

吴晓玲才不会相信,林东阳这个恶习缠身的男人,会因为躺在床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就彻底想通改变了?

顾晨挠挠头苦笑了一下,他知道短时间改变吴晓玲对他的看法是不可能的。

慢慢来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呢!

卫生间,吴晓玲半蹲下来仔细给小汤圆擦着脸。小家伙儿眨巴眨巴眼睛,对着妈妈说道:“爸爸好像变了!”

吴晓玲苦笑着摇了摇头,“是吗?快出去吃饭吧,不然上学要迟到了!”

吃完了早饭,小汤圆又把昨天剩下的一点作业写完,吴晓玲这才给她收拾书包,准备送她上学。

顾晨一边擦桌子,一边抬头看着母女两人,问:“你真的来得及吗?要不我送她去学校吧!”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吴晓玲给小汤圆整理好衣领,准备出门:“你要是觉得闲的没事儿,就去继续开车赚钱补贴家用!”

顾晨叹息着摇了摇头,看着洗碗池里还沾着面条的碗筷,他突然想给母女俩改善一下伙食。

毕竟小汤圆还小呢,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顿顿吃面算个什么事儿?

但他摸了摸自己的衣兜,空无一物,别说买菜,就连买一根葱的钱都没有。

原来,林东阳在开车出事儿之前和他的狐朋狗友们打牌喝酒,钱早就输得一干二净。

不单如此,他还欠了些外债。

真特么的是个废物,此时此刻的顾晨都有一种想给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怎么会转生到这种社会残渣的身上?

“吱呀~”

“那个……等一下!”

母女俩刚走到门口把门推开,只见到顾晨从厨房跑过来叫住了她们。

吴晓玲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幕,不屑一笑,眼中充满了鄙视:“有什么事?”

顾晨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低了低头,让他堂堂华夏卫生组织首席执行官低头向一个女人要钱,还真不好开这个口。

但他依旧只能厚着脸皮说:“那个……能不能给我点钱买点菜,晚上做点好吃的,给你们补补,改善一下生活。”

“呵呵!”

吴晓玲脸色瞬间冷了下去,冷笑两声,眼中对顾晨的鄙视根本就不加掩饰了。

她掏出钱包,东拼西凑,用一些零钱勉强凑够了一百多元,直接往顾晨的胸口丢了过去:“我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带着小汤圆离开。

小丫头两步一回头,眼中那种失望的目光,让顾晨一阵心疼。

顾晨满脸苦笑,蹲下身把钱捡起来,其中不乏一些一块钱的硬币。

想我顾晨再怎么也是个首席执行官,几百上千万的小数额看来都宛如白纸,不放在眼里。如今竟然会因为这小小的一块硬币弯腰。

唉~

但事已至此,顾晨也不好多说什么。

把厨房里的碗洗了,顺便打扫了一下家里的卫生,他这才拿着钱出门,直奔菜市场去买菜。

由于不知道母子俩喜欢吃什么,顾晨就买了一些比较常见的食材,打算做些家常菜。

要知道,在自己家的时候顾晨从来都没这么殷勤过,会主动去买菜煮饭。

但话又说回来,他那时候天天忙着给别人看病,又哪儿来的这空闲时间?

如今闲下来,这吴晓玲母女俩也是有口福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