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都说,若也不是很爱一个人,则会很恨一个人。但是,你也不是从来没有曾经爱过我吗?为什么这般恨?画面几番转换成,白恋看见自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挽着爷爷的手腕,一步步走入花台上可是,你不是从未爱过我吗?为什么这般恨?。...

都说,若不是很爱一个人,则不会很恨一个人。

可是,你不是从未爱过我吗?为什么这般恨?

画面几经转换,白恋看到自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挽着爷爷的手腕,一步步走向花台上那个男人,他依旧一身修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依旧是没有多大情绪的一张脸,甚至是眸子里,也丝毫没有因为这是他的婚礼而生一丝喜庆的柔和眼神。

戴着白色手套的指尖在接触到那只宽厚的掌心瞬间,难以名状的幸福感充斥着她,那一刻,白恋是幸福的,很幸福,很幸福。

新婚当夜,他冷笑勾唇,甩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离开,她一个人局促的抱着枕头哭了一晚,婚后,她日日早起,为他笨拙的做着最营养的早餐,知道他中午不会回来,她还是会执着的去超市买菜,做饭,就为了他偶尔有事回来的一两次,顺道可能会在家吃个午餐。

晚餐,她守着电视,看着财经频道,就为了屏幕里可能出现的他的身影。

看到他出现,不管是他微微一笑,还是一个点头,一个坐姿,她都会为他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晚上,紧张的侧躺在他们的婚床上等着他,可是,他给她的只有一次又一次晚归,渐渐的,甚至是不再踏足他们的婚房。

这些,她都可以忍,毕竟,他们的婚姻是她以死相逼得到的,她知道他娶她,心不甘情不愿。

本以为,婚后能够早夕相处,便能够让他感受到她那颗真挚而单纯的心,她或许不够聪明,追一个人用了威胁,她或许不够磊落,是利用她白氏,是利用了她爷爷对她无上限的宠爱,但在她对他的感情里,她爱得毫无杂质,爱得光明磊落。

他胃溃疡住院,她昼夜照顾他,他视察工地突遇山洪被困县城,她一个人开车冒着暴雨行驶十几个小时,就为了给他,给他公司的人送去棉被和食物。

一年相处,她除了开头跟之后,从未对他任性刁蛮,可偏偏就是一个开头,便成了他的不可原谅。

回忆太多,伤感太满,泪水覆上脸颊,她突然觉得很冷很冷,寒意在四周散开,最后抵达心房。

耳边有谁的声音,白恋想努力睁开眼,可心底有一个她不想醒过来。

“恋恋……”

是爷爷的声音,她听出来了,可是,她依旧不敢醒过来,她一意孤行求来的婚姻,最后却害的自己孩子流产,害得白氏被吞并,害的爷爷大病不醒。她对不起爷爷,对不起她的孩子。

“白恋,我恨你,恨不得你死!”耳边再度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几乎将她重击在地,白恋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变成一个白光,最后,世界跟着变成一片白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