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因为,就有了这么一封密诏。文武两派协力通文,赶赴下发通知,火急火烧火燎地运输到各地各县,限期改正让当地县衙推选官媒京师,为咱们的皇帝,配皇婚!裴相和白大将军是爽了,但下面的裴相和白大将军是爽了,但下面的各地官衙就愁了。。...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封密诏。文武两派合力通文,连夜下发,火急火燎地运送到各地各县,责令让当地县衙推选官媒上京,为咱们的皇帝,配皇婚!

裴相和白大将军是爽了,但下面的各地官衙就愁了。

他们配过许多婚,但都是随便配配,完成任务。再说,哪个媒婆敢给皇帝配婚的?哪个县太爷有这个本事和福气?

给天子配婚,要折寿的!

所以一时之间,全国各地,各大县衙都是一片愁云惨淡。有的县太爷已经早早的脱了官府,向州府请辞,回家养老去了。至于配皇婚这种事,还是交给啥也不懂的新任县太爷去管吧!

要给皇帝配婚,配的不好,那是要掉脑袋的!

而且现在白裴两人各领一派分隔对峙,就算配的好,但满了一方的心意,另一方不满意,最后倒霉的还是配婚的官媒,同样也会牵连到其所属的县衙。

所以这个活接不的,万万接不得!

密诏发到这十里三乡公告出来的时候,所有的官媒都傻眼了。薛曼一直是这一带有名的资质甚老的官媒,她一拿到密诏,吓得腿都软了。

她为这一带配过无数的婚,入行时间也长,但那些老百姓好糊弄,男的只要有媳妇就行,谁管你到底好不好?可是现在是皇上,还要经过层层的选拔,不说最后为皇上说媒配婚了,如果在上层选拔中被发现了过去的一些小污点,那都是要坐牢的。

“老爷~”薛曼向县太爷撒着娇,“老爷,这,这别让奴家去嘛!”

她是真不愿意去,这种苦差事,给京城的官老爷当枪使的事情,离她越远越好。

县太爷的山羊胡子翘起,闭着眼养神。薛曼更是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老爷,这可是给皇上配皇婚呀,京城那么远,您就舍得奴家离开吗?”

县太爷让一口口水呛住,保持镇定的样子一下就破了功。他咳嗽着,心想这个薛曼,讲起话来不像媒婆,倒像是青楼的姑娘!

“咳咳,”县太爷强壮镇定,“上府有令,需推荐成果丰硕,有名望的官媒,本县,不当是你去?”

薛曼不高兴了:“老爷,咱们这不还有个唐婉若吗?她可是替您解决了三十年都没嫁出去的老闺女,怎么的,也该先轮她吧!”

薛曼说话一股的刺味。这个县太爷,就知道偏心唐婉若,知道这不是好差事,所以压根就没提过这个事。现在怕是那唐婉若压根还不知道有这道密诏吧!

她心想不行,从县衙里出来,叫上那两个要好的姐妹就奔唐婉若家中。县太爷想要偏袒唐婉若,她就偏不让他偏袒。他不告诉她,她就偏要去告诉唐婉若这件事!

所有的官媒都知道的消息,凭什么不告诉唐婉若?

她推开门,带着两个姐妹气势汹汹地闯进唐婉若的家门。

“唐婉若,你出来!”

她凶神恶煞,唐婉若放下手头的针线活,从里屋出来。看到她们,稍有一惊。

“你们,怎么来了?”

啪!

薛曼把那道发给各个官媒的密诏拍在桌上:“有好事,自己看!”

唐婉若将信将疑地拿起来,通读了一遍上面的内容。

“配皇婚?”她惊讶,看着薛曼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薛曼得意地笑着:“是啊,婉若妹妹,你的好日子来了,你不是当地的‘一品官媒’吗?给皇帝配婚,当然非你莫属了!”

她和那两个姐妹暗自发笑。她们还有相公,以后还会有孩子,这等倒霉的事情还是让唐婉若这个小寡妇去吧!

唐婉若无辜地眨着眼睛:“可上面说,是通知全体官媒,均可向上选拔,择最优者为陛下配婚。”

没错,这是诏书里面的内容。

薛曼的脸色很不好看:“反正就是你,唐婉若,这事情你不去也得去,准备收拾东西进京吧!”

她们三个人转身离开,留下了还一脸疑问的唐婉若。

什么“一品官媒”,还什么受到州府嘉奖?没了她唐婉若,这十里三乡的第一官媒就是她薛曼!

也只能是她薛曼!

“薛曼姐姐,你说县太爷这么维护唐婉若,会不会还是让我们去,不让她去呀!”身边的一个姐妹表示担忧。

薛曼冷哼一声:“他县太爷护着,还不得是要听州老爷的话?”

她们这个县隶属太州。州府是当地的最高府衙,下设若干县,所以县太爷也要听州府大人的差遣。

幸而薛曼曾为州府说私媒,与州府大人尚有一二私交。此次离开县衙,她就直接去了州府,见到了大人。

不日,州府的选任文书下来,随着州府大人自己亲自到了此县一趟。

“州府大人,不知州府大人来访,下官有失远迎,罪过,罪过。”县太爷连滚带爬地赶紧从内堂跑出来。太州州府正在他的县衙里静静地品茶。没有事先通知,没有一点预兆,就这样来到了县衙内,让他如何不慌张!

州府大人端起茶杯,平淡地说:“听闻贵县有一名媒,叫唐婉若,三年前编入衙门官媒内制,前段时日抱住了你的乌纱帽,可为真?”

州府大人不阴不阳的话,吓得县太爷一个哆嗦。他不敢说假话,如实说着:“是是,罗家那凶猛如夜叉的女儿前些日子正是唐婉若说媒配婚,嫁出去了。”

“好!”州府大人放下茶杯,吓得县太爷一个胆颤,“早有听闻贵县有名媒,所牵媒事无一失察,无民怨哀愤,都很满意,看来不假,是你治理有方啊!”

“不敢不敢。”县太爷擦着额角的汗。

今天州府大人亲自来访,一开口就问唐婉若,看来没什么好事。他心里打着小算盘,听州府大人又说:“当今圣上未婚,朝廷诏令各地推举官媒为皇家说婚,这是各地的荣耀,太州有你这位官媒,我就放心了。”

“我就放心了……”

这句话让县太爷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看来若若这次,必然逃不过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