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极品透视神医 第3章 火罐祛寒毒的全文深度阅读,第3章火罐祛寒毒齐成一脸轻蔑道。“说我杀了人?你懂医术吗?我但是江北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说我杀人?你懂医术吗?我可是江北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江北医学院的名誉教授,岂是你这毛头小儿所能比得了。”。...

第3章火罐驱寒毒

齐成一脸不屑道。

“说我杀人?你懂医术吗?我可是江北中心医院的科室主任,江北医学院的名誉教授,岂是你这毛头小儿所能比得了。”

车厢里的男人昂着头,自己的那些头衔像是金粉一样贴在脸上,好不得意。

周天冷笑一声。

山下的名医,竟然都是这副做派,那管家更是一脸瞧不上自己的样子,如果强制治疗,必然会遭到阻止,带来麻烦。他只能静观其变,看看这齐成到底有几分医术。

“这姑娘体内藏着的是寒毒,不是寒气,更不能当成感冒来治。你们信我的话,她就有救,不信的话,她必死无疑!。”

“少来吓唬人,我们白家可不是吃素的,还有两站就要到江北了,你现在休要阻止齐成主任给小姐看病。”

“罢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本事?”

周天长长叹出一口气,做起了吃瓜群众。

身后那两个保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还没弄清楚一个少年,怎么就轻而易举的打倒了自己。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两个壮汉再见周天,闻风丧胆,如见鬼神,寸步不敢靠近。

另一节车厢里面,隔着过道,传来了一阵对周天的讥讽。

“这小子竟然敢打白家的人,简直是活腻了吧。”

“他这么阻止齐教授治病,肯定想图谋不轨。”

“我看这小子根本不会什么医术,完全是想借治病之名,去占白凝柔一些便宜。”

周天默不作声。

躺倒在床上的白凝柔,身上弥漫出一阵白气,寒毒已经侵体,命不久矣。

原本他只要稍加用掌间化力,采用多方位的按穴手法,便能化解寒毒,而现在……

只见面前那位齐教授从包里取出一个长筒尖针,把药物装在里面,从白凝柔雪白的手臂注射进去。

时间又过了片刻。

那管家头上的虚汗顺着脖子一直往下淌。

白凝柔面色惨白,宛如一个死人,看不出病情有丝毫好转,反而更加严重,让人一眼看去,这个女孩垂暮消逝,不久将作别人世。

多好的一副尤物身体!

周天仰天长叹。

老头子说要悬壶济世,修仙入道,可是吾有救人意,苍天拦我身。可惜!可惜!

他掐指算道,这女孩活不到火车到站了。

那管家语气颤抖的问道:“齐先生,小姐的病怎么还没好?”

另一边,齐成早如热锅上的蚂蚁,吓得六神无主,急得团团转,嘴里还嘀咕道。

“没理由啊,怎么会这样?”

“齐成,小姐的病要是没治好也就罢了,如果小姐死了,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们白家的手段。”此时管家的话中略带几分威胁。

齐成差点胆都要吓破了。

原本他想要靠着白家,平步青云,坐上中心医院一把手的位子,现在看来,如果白凝柔真被自己治死了,那白老爷子还不得把自己的皮扒了。

“我再看看,没理由的啊。”

他从药箱里面,又取出几个急救的问诊器材,在白凝柔身上又是听,又是看,就是发现不了病因。

不禁是白凝柔在跟死神较量,齐成也是在跟死神赛跑,他治不好病,必然会遭受白家报复,想活命,不可能的。一命抵一命,白家的手段向来毫不留情。

此时从门外出现走进来一个五号车厢的乘客。

“喂,小神医,听说我们江城医学院的校花白凝柔生病了,你救好她了吗?”

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脸懵逼。

小神医?

这是叫谁呢?

要说在场真有什么神医的话,那肯定也是齐教授啊,没人会比他的医术更加高明。

“小兄弟,你叫谁小神医呢?”管家急忙问道。

“是我!”周天沉声道。

“嗯,就是这位小神医,他可是刚从中南山修道归来,可牛逼了!一定能治好白小姐的病。”

进来的乘客又补充道。

管家听到中南山,三个字,心里生了几分敬畏。

传言,华夏有十位天才神医,全都是从中南山下来的,那里就是病人的天堂,死神的灵柩,没想到面前竟然站着一位中南山小神医,这下小姐的病肯定有救了。

可是刚才自己对他那么无礼,他能出手相救吗?

管家立马变成了一副奴才样子,低声下气的说道。

“先生,刚才的事,多有得罪,我们白家日后定亲自给您赔罪,现在您能否帮我们小姐看病?”

“不好意思,几分钟之前,你们小姐这病还有得救,现在我也无能为力了。”

周天没有直接拒绝,而是面色沉重的又分析了一下病情。

齐成在一旁讥笑道。

“你不过是看了几眼,就给出小姐的病情,未免太草率了一点吧。”

“是啊,先生,你过来检查一下小姐的病,再看看,怎么可能会没救呢?”

管家此时心放在刀刃上,生怕白凝柔真有什么三长两短。

周天一双眼睛在片刻之间,变化了好几种颜色,却没人发现。

三清观里的老头子,少年时期打破家里的药罐,得到药王孙思邈的传承,从此悬壶济世,混迹凡间上百年,到了两百岁的时候,才上山潜心修道,希望能够突破自身的瓶颈,飞道成仙。

然而他在上周,百年甲子,渡劫的大好时期,一跃飞入九重天,却由于身上的药丹多了一味药材,从而渡劫失败,神形具灭。

临终之际,把药王传承像传家宝一样传给自己唯一的弟子,周南川。

尤其是那一双九玄凤眼,取自远古时期的神鸟凤凰之目,又炼了上千年,沾染了不少灵气,现在完全变成了一双可以透视,问诊,读心的灵眼。

当然,灵眼的事就算说出来,又有几个人会相信,到时候那些一无所知孤陋寡闻的吃瓜群众又该讥笑我周南川是个神经病了。

他走近白凝柔旁边,手臂轻轻触碰她的鼻梁。

顿时。

一股酥麻的感觉袭遍全身。

“能救的法子倒是有一个,只是……”

“只是什么?”

看着白小姐越来越虚弱,嘴唇发白,没有一点活气,管家急忙问道。

“要用火罐来驱寒毒。”

火罐?

众人一听乐了,这保健养身的法子,竟然还能用来治病?

“先生莫要开玩笑了,就算火罐有用,这火车上面哪来的火罐?”管家脸色带着几分沉重。

“让火车广播问问,一定有人有,让他赶快来8号车厢。”

周天这么肯定的理由是,他用透视灵眼早已看穿了一切,就在隔着两节的10号车厢,一个中年男人的箱子里面装着吃饭的家伙,火罐。

见到这位面前这位小神医如此认真,管家也没办法,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麻烦火车上的工作人员去进行紧急播报。

齐成百思不得其解,白凝柔到底得的什么病,此时此刻,他万不敢把白小姐当成实验室的小白鼠,再对她用什么药了。

但是看到周天这小子竟然想用拔火罐的方法来治疗,简直就是医学界的笑话。

“你用拔火罐来治病?”

“嗯!”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从业这么多年,还第一次听人用拔火罐来治病的。”齐成故作清高,调侃道。

“哦?”

“这是什么医术?你给我说说看。”

“中医!”周天给出了两个字。

“中医?这年头还有人用中医治病?你到医院看看,有几个人愿意去看中医?”

“不看中医看什么?”周天没想到,除了中医,这世界上竟然还有其他医学分类,如果有的话,那老头子为啥丝毫不教他?

“你连中医西医都分不清,还好意思吹嘘自己是从中南山下来的,我看你就是一个骗子!”

齐成这才发现眼前的少年,长得一副老实样子,但是对医学知之甚少,一个连中西医不分的人,能懂什么医术。

而周天笑了笑。

“中医博大精深,几千年的历史,就连老头子修炼了几百年都没完全精深,又岂是你我能够资格谈论的。”

这一番话,不禁让车厢里面的一些其他吃瓜群众产生了质疑。

“哦?他说他从中南山下来,就一定是真的吗?”

“这位兄台说的有理,中南山又不会给人发毕业证,而且那什么神医,已经是多年前的传说了。”

“别说了,大家等着吃瓜吧。”

过了几分钟。

“来了,来了,火罐来了!”乘务员提着一个箱子赶了过来。

神了,这少年怎么知道车厢里面有火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