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极品透视神医 第4章 踏往江北的全文深度阅读,后面跟随回来一个油腻腻的身体肥胖大叔。“据说俺这火罐还能救孩子,俺急忙来瞅瞅这是怎么救孩子的...“听说俺这火罐还能救人,俺连忙来瞧瞧这是怎么救人的。”。...

后面跟着过来一个油腻的肥胖大叔。

“听说俺这火罐还能救人,俺连忙来瞧瞧这是怎么救人的。”

“哦?这是你的火罐?”管家问道。

“是滴,俺媳妇做活累,身上酸痛,俺特地从老家带来几个火罐,准备给她去去寒气。”

“放心,只要这玩意能救活我们小姐的病,到时候白家肯定会给你巨大的报酬的。”

“俺不要钱,这玩意要真是能救人,也不枉我从老家大老远带过来了。”

油腻的中年大叔一脸朴实,看起来像是民工的样子。

“先生,火罐在这里了,请您为小姐施救吧。”

周天打开箱子,里面放着一排透明的玻璃瓶子,下面还有酒精,用于燃烧加热,更好的使瓶子依附在患者身上。

拔火罐是以罐为工具,利用燃火产生负压,使之吸附于体表,造成局部淤血,以达到通经活络,行气活血,消肿止痛,祛风散寒等作用。

周天上前扶起白凝柔。

掌间化力,运出一团白色的烟雾。

众人见了,啧啧称奇,还以为是什么戏法。

白雾注入透明罐中,再往白小姐的脖子上一扣。

那罐中白雾化为几滴水珠,而火罐紧紧吸附在白凝柔的脖子上。

如此,周天又拿出几个罐子,用同样的方法吸附在白凝柔身体的不同部位。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普通的拔火罐。还以为神医有什么神奇之处呢?这玩意怎么可能治病。”人群中传来了质疑声。

众人紧紧盯着,白凝柔细滑娇柔的身体尽收眼底,美轮美奂。

突然。

那透明罐头表面覆盖上一层冰霜。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众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寒毒,解!”

周天低喝一声。

那透明罐子里面透出阵阵寒气,领结成霜,霜结成冰。

砰!

砰!

砰!

几声巨响之后,那罐头便成了碎片,散落在车厢中。

“二小姐,二小姐!”

见此景象,管家连忙上前,接过白凝柔,关心的询问。

寒毒太猛!这是中南山顶冰窟特有的一种毒气,白小姐怎么会患上?周天不禁内心疑惑道。

“尊敬的各位乘客,现在江北站已经到了,有需要下车的旅客请到车厢门口,有秩序的下车。”

火车广播中传来了到站提醒。

周天连忙从兜里取出一枚小小的药丸。

“给她吃下去,调养几日,便能恢复如初了。不好意思,我还有急事,要先下车了。”

“你……”

管家还准备拦住周天,毕竟这病才拔个火罐,就能好?

周天将手中的药丸塞到管家的手中,匆忙下车,在场无人敢拦。

齐成上前检查白凝柔病情。

嘴里嘟哝道:“这样要是能治好白小姐的病,我市中心医院主任的位子还坐不坐了。哼!”

白凝柔脸色渐渐恢复红润,心跳也慢慢平稳。

“怎么可能?小姐各项生命机能都在慢慢恢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怎么?难道齐先生还不想小姐被治好?”管家冷声道。

那齐成脸色刷白。

“不,不……是。我怎么敢?”

要知道,小姐出了事,自己肯定脱不了干系。

那少年,只是拔了个火罐,就把他连病因都看不出的病给治好了?

白凝柔慢慢睁开了眼睛,目露涟漪,顾盼生辉。

“林伯,到了吗?我头好晕啊。”

见到白凝柔醒了,管家紧绷的神经总算松了下来,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对着小姐解释道。

“小姐,你患了恶疾,晕了过去,多亏车上一位少年出手,才把你救回来。”

“少年?”

白凝柔脑袋发胀,稍加用力,便头痛难忍。

管家这才发现手中还留着周天给他的药丸,这颗药丸像是多味药材粉末凝固而成,气味清香,色泽灰暗。

“小姐,快吃了这颗药。”

站在一旁的齐成,尴尬无比,形单影只,像是嘴边的一块肥肉被人抢了去,又像是自己从黄泉路上捡回了一条贱命。

……

出站口。

周天目光不定,四处搜寻,车厢里面那位中年妇女又出现了。

“先生,咱们还真是有缘啊。怎么样?那病人治好了吗?”少妇抱着孩子,显得十分热情。

“八九不离十了。”

“先生,果断医术高超,您这是往何处去,如果在江北找不到住的地方,可以先在我那里落脚。”妇人发出了邀请。

周天的眼神完全四处飘荡。

“谢谢太太的好意了,我在江北有个亲戚,他说回来这边接我,您的地址我已经记住了,改天登门拜访。”

“好滴,那我先走了,我老公应该就在外面等我跟孩子,我还要把自己怀孕的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呢。”

“嗯。”

周天应了一声,那女人便快速离去,远处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男人,长相斯文,身旁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低调而奢华。

他猜的没错,这少妇果然嫁了个有钱老公。

可是姑父在哪里呢?

周天显得有些失望,明明在电话里面说好了,自己今天能到江北,莫非是姑父忘记了?

他三岁那年,父母送他上山的归途中,遭遇车祸,双双去世,刚上山便成了孤儿。而父亲那辈只剩下一个亲戚,就是他的姑姑。

在山上的时候,他就听说姑父在江北开了一间小诊所,靠着名校毕业的资历,诊所办得风生水起,这两年,更是能够年赚百万。

姑姑一家在江北这个大都市,算不上什么上流社会的人,但是日子滋润,算是中产阶级中的富裕家庭。

老头子死了,自己下山只能投靠姑姑一家。虽说当年还有很多一起修炼的小伙伴,不过在山上彼此都如见仇人一般,相互竞争,难保在山下你有求于他,他们不会翻脸不认人。

况且修炼之路长漫漫,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老头子修炼了二百年,才进入化神境,能进入那九重天渡劫成仙,而且还特么渡失败了。

修仙有风险,渡劫需谨慎。就是给他周南川现在去渡劫,他也万万不敢的,况且还没到那个境界。

渡劫一旦失败,意味形神俱灭,一辈子修炼的心血化为炊烟。

但是老头子说自己是天赋异禀之人,十年时间,便进入品味境界,实属难得,日后定能修道成为医仙。

在药王孙思邈的传承中,修真法门共分为九层境界,品味,存意,凝神,化彩,培元,留香,无穷,化神,真仙九大境界。

所谓品味,便是当年模仿神农尝百草,老头子带着众多弟子学习草药知识,那时候,周天便脱颖而出。

又过了十多年,周南川早已经全身筋骨得到淬生,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强者。

就在他沉思之际,远处一个鬓角发白的中年人冲他招招手。勉强从忧愁的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

周天回过神来,走过来问道:“你是李永姑父?”

“嗯。小天,你终于回来。你姑姑在家可是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盼回来了。你小子这么多年,长成一个大小伙了,我打赌你姑姑肯定不认识你了。”

眼前的男人故意带着诙谐的语气说笑道。

周天应了一声。

他记忆中的姑姑还清晰停留在脑海中,小时候,姑姑还没孩子,异常疼爱自己,简直快把自己当成她亲生的对待。

亲人的恩情怎么会忘却,此刻回来,他决定一定要好好保护亲人。

只是姑父李永怎么总是怪怪的,把他接上了一辆白色的小车上,开往还在江北南谯区的一个小区。

“姑父,你的诊所开得怎么样?我在山上学了一些医术,可以过去给你帮忙。”

李永顿了一下,并没说话。

“姑父?”周天又问了一句。

“哦,小天,我在开车呢。刚才没注意听,怎么了?”

周天想着姑父肯定是有心事,难道姑姑一家出什么事了?

可是李永在前排开车,周天坐在后面,不然他就可以用读心术,了解姑姑一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见姑父完全不在状态的样子,周天也不敢多问。

他转移话题,轻声问道:“姑父,还有多远?”

“坐这么久的车一定累了吧。别急,再过两个红绿灯,就到了,你姑姑在家烧了一桌子好菜为你接风呢。”

“真是麻烦你们了。”

周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在山上,每天都是清汤寡水,馒头面条,都快吃腻了,这下总算能尝一尝山下的美食了。

车子过了两个红绿灯之后,转进了一个很高档的小区。

“姑父,这边的房子都很漂亮啊。”

“小天,漂亮是漂亮,但这里的房子可不便宜,我们几年前买的时候,还是3万多一平,我和你姑姑身上还背着一百多万的房贷。不过现在房价都上五万了。”

从这句话中,周天反而读出姑父很自豪自己当年投资正确,按房价的吧涨法,这个房子比之前至少贵了两百万。

上了十层,姑父敲了一下门。

一个年轻的女孩开的门,她面目冷淡,好像才刚睡醒。

她望见周天,没好气的嘲讽道。

“你就是那个山上来的野孩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