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依依平头小说名字叫作《千变万化邪少(全文)》,提供更多沈依依平头小说目录,沈依依平头小说全集目录。千变万化邪少(全文)小说沈依依平头节选:沈依依?帝胜夜总会的女老板?”肖千动现在没去过帝胜,但帝胜夜总会的女老板沈依依,他却听…...

沈依依平头小说名字叫做《千变邪少(全文)》,这里提供沈依依平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千变邪少(全文)小说精选:他说着把牌掏了出来,同时走近桌子,飞快的洗牌,他的手法一下吸引了短平头的注意力:“唷,手法还不错嘛,嘿嘿,有培养的潜力。”“是吗?”肖千动笑:“那可多谢大哥了,大哥你看,这是什么。”“黑心3啊。”边上有人叫。“是黑心,没错。”肖千动点头:“再看这是什么?”所有人都看着他手,他手中的牌,突然变成了一把刀,一把小小的铅笔刀。刀?所有人都是一愣。混社会的人,对刀更加敏感,反应也更快。但肖千动的手,却快得不可思议,只见他身子一动,边上人还没反应过…

他说着把牌掏了出来,同时走近桌子,飞快的洗牌,他的手法一下吸引了短平头的注意力:“唷,手法还不错嘛,嘿嘿,有培养的潜力。”

“是吗?”肖千动笑:“那可多谢大哥了,大哥你看,这是什么。”

“黑心3啊。”

边上有人叫。

“是黑心,没错。”肖千动点头:“再看这是什么?”

所有人都看着他手,他手中的牌,突然变成了一把刀,一把小小的铅笔刀。

刀?

所有人都是一愣。

混社会的人,对刀更加敏感,反应也更快。

但肖千动的手,却快得不可思议,只见他身子一动,边上人还没反应过来,就都觉得身上痛了一下。

“这小子有刀。”

“快操家伙。”

“砍死他。”

乱七八糟的叫嚷声中,短平头一声暴喝:“都给老子闭嘴。”

场中一静。

这时其实已经散开了,混社会的人,反应比一般人快,见了刀,身上再痛了一下,就都跳开了。

包括短平头,也站起来跳开到了一边。

只有文艳傻呆呆坐在桌子前面,肖千动也没动,就站在她桌子对面。

短平头摸了摸脖子,他刚才是脖子痛了一下,不过看手上,又没血,他似乎有些不信,又摸了一下,再看,还是没有。

肖千动对着他笑,手中的铅笔刀,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了一张牌。

“难道刚才看花眼了?”短平头有些疑惑,但随即他眼珠子就瞪了起来。

因为肖千动手一晃,手中的牌,突然又变成了铅笔刀,再一晃,又突然变成了牌。

“好手法。”

突然传来一个冷脆的女声。

这声音突如其来,肖千动也有些意外,转头。

这地下赌厅,却还是两层的,两边还有一层阁楼,好象电影的包厢一样,估计最初设计的时候,就是有地下影院功能的。

左边的阁楼上,靠着栏杆,站着一个女子。

这女子大约二十六七岁年纪,穿一条红色的长裙子,露着肩膀,一头长发斜披在一边,从左肩流泄下来,掩到**。

她长着一张瓜子脸,五官精致,肤色极白。

因为远了点,光线也不是太好,她的脸看不很清楚,但红裙黑发相衬,却让人有一种目驰神炫的感觉。

“沈姐。”

看到这女子,短平头立刻躬身招呼,他年纪至少三十多头了,却叫这女子为姐,显示是一种尊称。

文艳本来一直傻坐着,也立刻站起来,叫道:“沈姐。”

她本来就是银盆脸,这时脸上堆下笑来,显得一张脸更大了。

“她莫非就是传说中的一舞半江红的沈依依?帝胜夜总会的女老板?”

肖千动以前没来过帝胜,但帝胜夜总会的女老板沈依依,他却听说过。

春城的名女人里,沈依依即便排不进前三,至少也要进前五。

她出名,不仅仅是因为她漂亮,还有她亦黑亦白的背景,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则是她的一双长腿。

沈依依的一双长腿,号称春城第一**,据说她为自己的腿买过保险,保金是三千万,只冲这个数字,就足以轰动春城半边天。

沈依依得过春城探戈舞大赛的冠军,也就是那一次大赛,让她的**出了名。

不过地下的传说,沈依依的**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她夹死过她的干爹也就是她的男人,前帝胜夜总会的老板沈革。

这样的传说,带着暧昧,传得更广,信的人也更多,沈依依于是也就更出名。

沈依依也就得了一个带点儿江湖味的外号:一舞半江红。

只是肖千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形下看到沈依依。

这时沈依依已经走了下来,肖千动尤其留意了她的腿,还真长啊,居高临下,带着一种俯视众生的气势。

沈依依走到面前,肖千动微微把眼光垂了一下,才又重新去看她的脸。

真正到了面前,才发现她有多高,也才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子气场,真就如女王降临凡间一般。

肖千动在女人面前从来不怯场,但对上沈依依的眼晴,他也有招架不住的感觉,必须闪一下,重新整理好情绪,才敢面对。

“这个女人。”肖千动在心中暗叫一声,却不知道怎么形容。

“你叫什么名字?”沈依依一直看着他。

“肖千动。”

“手法不错。”沈依依点点头:“你师父是谁?”

传说中,沈依依是会武功的,因为她干爹沈革就会武功,而这问话的口气,也带着点江湖腔。

“我堂叔教的,没正式拜师。”

肖千动回答得简短,沈依依又点点头。

她身上气场极足,但眼光却并不逼人,眸子非常清亮,如一泓秋水,碧水寒潭,而不带半丝杂质。

但又有一点深幽的感觉,让人有些看不透。

问了肖千动两句,沈依依转头看短平头:“想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短平头先前很嚣张,但在沈依依面前,却极为恭顺:“如果他不是用牌,而是用手中的刀,我的咽喉已经给划开了。”

“不仅仅是你。”

沈依依补充,扫一眼边上几个打手:“刚才肖先生出手,左,右,侧后三个,都给划了一下,如果他手中是刀,你们现在都是死人了。”

那几个打手本来叫叫嚷嚷的,短平头一服输,再给沈依依一补充解说,个个脸色大变,有两个不自禁的就去摸脖子。

虽然肖千动其实划的是他们手臂而不是脖子,但有短平头的例子在那里,他们不自禁的就怕了。

短平头到也直快,对肖千动一抱拳:“多谢肖先生手下留情。”

“好说。”肖千动不习惯抱拳,堂叔教过他这些,但他总觉得怪里怪气的,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沈依依看着肖千动,眼光突然一凝:“肖先生手下留情,依依感谢,不过肖先生来帝胜露了一手,我添为帝胜老板,不出头好象也不象话,这样好了。”

她凝眸想了一下:“肖先生,你喜欢玩牌,我们就来打场牌吧,你赢了,一百万以内,你尽管开口,以后来帝胜玩,一切消费免单,你若输了,艳姐的事,就此一笔勾削,你看如何?”

目睹了肖千动一双快手,仍然挑战,到还真是有个性了。

难怪沈革死后,她一个女子挑大梁,帝胜不但没给吞并,反而隐隐成了城南一带夜总会的龙头,一舞半江红的强势,果然名不虚传。

肖千动暗暗点头,想了想,道:“打牌就算了,师门戒律,怕我们仗着手快出千,所以严禁涉赌,还请沈老板见谅,不过沈老板即然有这话,这样好了,我来玩个小魔术。”

他说着,玩了个牌花。

“这是一张小鬼,我在牌里把它藏起来,沈老板若能找到它,就算我输,这一瓶酒我干了,算是赔礼道歉,以后见了帝胜绕着走。”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眼发锐光:“但若侥幸能瞒过沈老板眼晴,我就一个小小的业务员,也不敢提别的要求,就请沈老板给我开一张百万的单子吧,放心,我们美林公司代理的红酒,都是国外顶尖的品牌,你绝不会失望的。”

肖千动先前琢磨沈依依,其实沈依依也一直在观察肖千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