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在这么快的速度下,岳风一闪而过,一瞬间规避了壮汉打过去的的拳头。壮汉一脸惊异,还未反应时回来,手腕处突然无比痛疼,像是被铁钳狠狠地捏住。紧然后一股非常大的力量把他往前拽去壮汉满脸讶异,还未反应过来,手腕处突然无比疼痛,像是被铁钳狠狠捏住。。...

无极医仙

推荐指数:10分

《无极医仙》在线阅读

在这么快的速度下,岳风一闪而过,瞬间避开了壮汉打过去的拳头。

壮汉满脸讶异,还未反应过来,手腕处突然无比疼痛,像是被铁钳狠狠捏住。

紧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向前拽去,身体瞬间腾空而起,接着便重重的摔在前台桌上。

“轰”

拼装的前台顿时四分五裂,散落在各处,壮汉哼哼呀呀倒地不起,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

岳风现在也被他的力量吓了一跳,没想到竟然会如斯恐怖。

站在外面的吴梭元也有些惊讶,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一起上啊,你们还在等什么?”吴梭元马上大声催促道。

这三个壮汉虽然害怕,但还是得要硬着头皮上去,毕竟拿着这份钱,就得出这份力。

三人同时从三个方向,对着岳风的面门砸了上去。

方向虽不一致,但目标却是一样,依旧是快如闪电,岳风身子快速蹲下,抬手对着中间哪个壮汉就是一拳。

两百多斤的壮汉,愣是被打得退出两米多远,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岳风动作未停,右拳对着左边壮汉软肋处砸了上去。

壮汉吃痛,身子向左侧倾斜,还没有完全倒下,岳风又是一拳重重砸在他的左脸。

“嗵”

壮汉重重摔在地上,直接晕死过去。

右边壮汉先是一怔,迅速抬脚向着岳风胸口处踹了上去。

岳风不躲不闪,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脚心处。

“啊”

壮汉吃痛大叫一声,脚腕处已经凸起一块,而他穿着的靴子底部,留下了四个深深的关节坑。

四个壮汉动手的过程不过十几秒,但他们现在已经全部倒在地上,两个晕死,两个重伤。

吴梭元在四个壮汉身上看了一眼,脸上全是恐惧之色。

这到底是从哪儿跑出来的怪物?

“老公,你要......保护我啊。”

小花早被这样的场景吓得腿软,求助的目光瞬间望向吴梭元。

“保护你个头啊,我比你还害怕呢。”

吴梭元现在哪里还顾得上小花,没把小花推出去,已经算是对她客气了。

看到小花紧紧拉着他,吴梭元一把将小花的胳膊甩开,转身就跑。

可凭空走了两步,发现他根本走不动,扭头望去,看到岳风已经站在他身后,一只手拽着他的腰带。

“别打脸,别打脸,我可是靠这张脸吃饭的。”

吴梭元说话间将脸挡上,害怕地说道。

“我不想找你不自在,只想拿回公司欠款。”

岳风没有仗势欺人,一脸淡然地说道。

岳家大宅,正堂屋内,传来一阵讥笑。

“你说他要是被打死了怎么办?”岳曼珠边笑边说道:“到时候爸爸的责怪,可有你好受。”

岳宁刚进屋,就把岳风去找吴梭元的事情告诉岳曼珠,她顿时笑颜如花。

这个吴梭元在公司里面可是“远近闻名”,催收部的人不知道上门多少次,每次都是带着一身伤回来。

外面还下着雨,狼狈不堪的岳风就这么过去,不被打死,也会被别人笑死。

“我才不怕,谁知道是我让他去的。”岳宁丝毫不在乎,一脸得意地说道:“再说了,你觉得爸现在还会管他吗?”

“就是,没人能够证明是我们让他去的,就算是爸责怪,也只会说他自不量力。”

张清悦马上附和地说道。

“是我爸,不是你爸,不用叫得那么顺口。”岳曼珠不阴不阳地说道。

“你……”

张清悦顿时气急败坏,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好求助岳宁,嗲声道:“老公,你看她……”

岳曼珠翻了翻白眼,这种女人,都贱到骨子里了。

“曼珠,以后不许和你嫂子这么说话。”

岳宁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吱呀”

岳曼珠正要继续嘲讽几句,却听到前院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爸不是去公司了吗?

难道又回来了?

岳曼珠眉头微皱,正要出声询问,但很快就硬生生咽了回去。

岳风迈步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呦,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嘛,怎么,钱要回……”

岳宁正要冷嘲,却发现岳风脸上一点伤都没有,走起路来还是那么轻松。

难道被那些人打的时候,岳风一直护着脸?

还是这个怂包根本就没有去?

“混蛋,竟敢不听我的话,刚才我在门口跟你说了什么?要不回来钱,就把玉佩……”

“嗵”

岳宁话还没说完,岳风便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黑色塑胶袋扔在地上,转身就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

岳宁马上站了起来,用手指着塑胶袋说道:“把这袋垃圾扔在我面前干什么?是在讽刺我吗?你找死是吧,出去淋了一场雨,还长脾气了?”

“是啊,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敢在岳家撒野,你以为你是谁,还当自己是岳家三少爷?”

岳曼珠在一旁冷笑,真不知道岳风怎么还敢回来,让他出去要账,结果连去都不敢,竟然还敢回来耍少爷脾气。

谁不知道他是岳家的废物三少?

换作是她,早就一头撞墙上死了,免得留在世上丢人现眼。

“这是……”

岳风现在也是非常生气,让他去和那个流氓要钱,已经够为难他了,现在钱要回来了,就装在这个塑胶袋里面,他们竟然还要这样痛骂他。

“是什么是,我告诉你,没胆过去要账,就把玉佩留下,那是岳家的东西,你敢拿走,岳少肯定把你脚骨都打断。”

张清悦在一旁附和,同时微微挡着鼻子说道:“还有,赶紧把这袋垃圾拿走,真是丢人现眼。”

岳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清悦怼了回去,气急之下,却突然心中一亮。

“你真要让我把这袋东西拿走?”

岳风没有说塑胶袋里面装的是钱,反而带着一点嚣张的语气。

“废什么话,赶紧拿走,还有把玉佩留下,岳家的东西你一样都不能带走。”

岳宁生气地说道。

岳风心中冷笑,上前将塑胶袋打开,露出里面一沓一沓的红色钞票,同时说道:“钱,我已经要回来了,一共五十六万,一分不少,所以,玉佩我要带走。”

“还有,刚才是你们说让我把这袋东西拿走,我可没有逼你们。”

岳风冷哼了一声,将塑胶袋重新封好,转身离开。

钱?

吴梭元就这么把钱给他了?

不可能,一定是姓吴的已经准备好还钱,才让这个臭小子瞎猫碰上死老鼠,正好碰上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

“老公,他把钱拿走了。”

此时的岳风已经走到外面,眼看着就要离开,张清悦首先反应过来,推了推岳宁,让他快去追。

五十多万啊,就算是和岳曼珠对半分,她和岳宁也能拿到二十多万。

“岳风,你给我站住。”

岳宁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追了出去。

岳曼珠和张清悦也快步跟了出去,大有一种要把这些钱抢回来的气势。

岳风脚下一顿,扭头望去,一脸淡然。

“还有什么事?”

他们三人目光紧紧盯着岳风手中的塑胶袋,生怕它长了腿跑了。

“你…...你给我把钱留下,这是公司的钱。”

岳宁对着岳风理直气壮地说道。

虽然刚才的确是他们催促岳风把东西拿走,但这可是岳家的钱,他们拿回来也很正常。

“刚才不是你们让我把钱带走的吗?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岳风一脸无辜,满是不情愿。

“死野种,你刚才也没说里面是钱啊。”

岳曼珠也有些心急,这么多钱,怎么能让这个野种就这样拿走?

“是你们自己没有看清楚,这还能怪我?而且也是你们亲口说的,让我把东西拿走,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岳风说话的时候,顺手将塑胶袋拿到身后,他们几个人盯着塑胶袋那种如狼似虎的眼神,着实让他有点紧张。

岳曼珠下意识将目光看向张清悦,这个女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刚才要不是她废话,怎么可能让这个废物把钱带走。

张清悦自知理亏,只能不甘地将目光看向别处,她刚才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是钱啊。

“哪儿这么多废话,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把钱留下,要不然…”

岳宁气急败坏,伸手指向岳风,却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要不然怎么样?”

岳风没有丝毫让步,都这个时候了,除了不和他们正面冲突,嘴上占点便宜还是可以。

“死野种,你给我拿来。”

岳宁不知该说什么,气急之下,只能冲上前抢夺。

岳曼珠一看,这不行啊,万一岳宁把钱拿到手,借口说是公司的钱,不分给她怎么办。

别人不了解,她对自己的亲大哥可是非常清楚,什么恶心事儿都做得出来。

想到这儿,她也冲了上去,想要将塑胶袋抢到手。

张清悦看到岳宁动手,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也瞬间加入了“战团”。

岳风心中冷笑,双手死死抓着塑胶袋,不打算就这样放开。

“呲啦”

“嗵”

“哎呦”

撕扯中,塑胶袋被撕开,钱洒了一地,张清悦站立不稳,重重的摔在了雨水中,狼惫不堪。

“你…你这个野种,太过分了。”

张清悦气急败坏的指着岳风大骂,她现在非常生气,可又不能撒在岳曼珠和岳宁身上,只好将矛头对准岳风。

扬起的钱散落半院,全都浸泡在雨水之中。

“废物,还不快给我捡起来,快点。”

岳宁伸手将张清悦扶起,同时对着岳风大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