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云秋引小说名字叫作《爹爹,娘亲好腹黑》,提供更多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爹爹,娘亲好腹黑以及最新更新。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云秋引摘选:云秋引的这种善良真诚是完全多馀的,昨天的话她也不是正好有带着这块玉佩,那么死的是他们…...

云秋引小说名字叫做《爹爹,娘亲好腹黑》,这里提供云秋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精选:月然觉得云秋引的这种善良是完全多余的,今天如果她不是刚好有带着这块玉佩,那么死的就是他们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过月然还是答应了,她还要去取城主府的五彩灯笼花,杀了城主府的二少爷对她来说不会是什么好事。将云秋泉安置在马车上后,月然和白修止,云秋引三人前往城主府,白修止和云秋引的毒暂时不会有事,到了城主府,自然就有解药解他们的毒。当月然他们来到城主府,下人们看见离家两年的少主终于回来了,纷纷激动不已,…

月然觉得云秋引的这种善良是完全多余的,今天如果她不是刚好有带着这块玉佩,那么死的就是他们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过月然还是答应了,她还要去取城主府的五彩灯笼花,杀了城主府的二少爷对她来说不会是什么好事。

将云秋泉安置在马车上后,月然和白修止,云秋引三人前往城主府,白修止和云秋引的毒暂时不会有事,到了城主府,自然就有解药解他们的毒。

当月然他们来到城主府,下人们看见离家两年的少主终于回来了,纷纷激动不已,管家急忙跑去报告城主这个好消息。

但当他们看清少主的虚弱状况,以及半死不活的二少爷时,原本的激动被浓浓的疑惑和愤怒取代,是何人如此大胆伤了他们的少主和二少爷,在云城城内内伤了云城少主和二少爷,简直不把他们城主府放在眼里!

城主府的大堂里,喝下下人们拿来的食醋的云秋引和白修止正在调息,下人们不解少主回家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管他们要醋喝!而可怜的云秋泉就被月然嫌弃的扔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成死鱼状态。

终于传说中的城主大人云震岩在两个美妇和一群下人们的簇拥下出现了。

这个云城城主简直就是云秋引的苍老版!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若是给云秋引染上些许白发,再贴上个胡子,不就是眼前的这位城主了吗?莫怪这个城主偏爱小蚯蚓了。

其实这也是云秋引的女儿身没有被识破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她女生男相,长得像她爹。

“我的儿啊……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啊……”其中一个打扮艳丽的妇人看见了地上躺着的云秋泉,立刻扑倒云秋泉的身上,失声痛哭。

“这是怎么回事?”云震岩的声音里带着十足的威慑力,看着眼前这个消失了两年的大儿子,城主眼里闪过太多的情绪。

月然不紧不慢的答道:“在我们刚来的路上,您的这位二公子对我们下毒,并且想杀了您的嫡长子,好取代他的少主之位。”

正哭的稀里哗啦的二姨娘心里一惊,只是她现在满脸泪水,妆容也化了,原本美艳的脸庞像只花猫,也就没人注意到她一闪而过的惊慌了。

她站起身,怒指着月然大吼:“你少在那胡说八道!我的儿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他孝顺乖巧,这府里这云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大公子离家出走两年不说,这才一回来,就带了个女人来诬陷我儿,是何居心!”说着扑到城主的身前,“老爷,你要给妾身和泉儿做主啊,我儿现在生死一线,大公子带来的这个女人还要污他清白!今儿个早晨泉儿还好好的,现在大公子才回来一会,他就……他就……”二姨娘顿时泣不成声。

月然冷笑,你就恶人告状吧,有戏看,本姑娘不看白不看。

“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暗指引儿伤了泉儿吗?”大夫人也坐不住了,厉声质问二姨娘。

二姨娘美目一横,“我相信老爷一定会还我们母子一个公道的。你们说我儿在大公子来的路上截杀他,为何他一点事都没有,而我儿他却躺在这里,危在旦夕!”

“好了都别吵了!”云震岩发话了,声音凛冽,“来人,去请莫大师过来给二少爷诊治!你们两个,把二少爷抬进房间。”

两个小厮奉命抬走了云秋泉。云震岩在主位上坐下,大夫人也在一旁入座,二姨娘随二少爷离开了。

“云秋引,你可知错!”城主连名带姓的叫自己的儿子,显然很是生气!

还未完全恢复的云秋引倔强的不说话,把头瞥向另一边。

这一举动无疑是激发了城主更深一层的怒火,“来人,请家法!”大夫人忙拉住城主,悲戚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哀求,“老爷不要啊,老爷,引儿他今天好不容易回来了,有什么话我们坐下来好好说,你要罚就罚我吧!”

城主此刻正在气头上,拿起藤鞭,推开大夫人,挥手便要朝云秋引打下去。白修止忙要出手阻止,月然已经先他一步抓住藤鞭,城主想要抽走鞭子,鞭子却牢牢的被月然握住,他根本动不了。

“当爹的不问是非,动不动就要鞭打儿子,也难怪你的儿子要离家出走了,这样的家,不待也罢!”月然缓缓开口,那说话的语气仿佛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不错,可是一双美丽深邃的的眼睛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让人不能忽视。

城主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衅。也不顾对方是个后生晚辈,蓝色的玄力散发出来,直向月然逼去。

除了白修止和云秋引,其他人都在为这个美丽的女子惋惜,如此美丽的女子很可能就要这样香消玉殒了,只怪她不识好歹惹怒城主大人啊。

接下来,令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蓝色的玄力在月然的周围凝滞不前,无法再靠近她半分。笑话,小蓝阶很了不起啊,本姑娘远高你一阶呢,下一阶对上一阶进行这种直接的玄力攻击,不使用任何招式的话,那是根本无效的!

城主本人感到万分惊讶,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管他怎么努力,他的玄力竟然再无法靠近这个女子一星半点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月然温柔一笑,狡黠的目光落在这个城主身上,她最讨厌男人三妻四妾了,之所以会有大老婆和小老婆之间的斗争,嫡出和庶出之间的争夺,归根究底就是男人的错!男人就一个,那些个女人能不抢吗?继承人也只有一个,他的儿子们能不斗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