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名字叫作《爹爹,娘亲好腹黑》,提供更多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大结局,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结局是什么。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爹爹,娘亲好腹黑节选:这时,客栈二楼突然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众人拍了拍胸膛压惊…...

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名字叫做《爹爹,娘亲好腹黑》,这里提供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精选:这时,客栈二楼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众人拍拍胸膛压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啊。小珏嘟了嘟嘴,这女人的嗓门要不要这么洪亮啊!谁知一声刚落一声又起,前一声是从夏飞梦的房间里发出的,这后一声么,自然是从霍大小姐霍筝房里发出的。众人正纳闷这些个小姐们难道都有大清早吊嗓子的习惯?两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顿时霍家,夏家乱作了一团。而这边,月然和小珏宝宝正在掩着嘴笑的开心。小蚯蚓原本低的不能再低的头也抬了…

这时,客栈二楼爆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尖叫声,众人拍拍胸膛压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啊。小珏嘟了嘟嘴,这女人的嗓门要不要这么洪亮啊!

谁知一声刚落一声又起,前一声是从夏飞梦的房间里发出的,这后一声么,自然是从霍大小姐霍筝房里发出的。

众人正纳闷这些个小姐们难道都有大清早吊嗓子的习惯?两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就这样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顿时霍家,夏家乱作了一团。

而这边,月然和小珏宝宝正在掩着嘴笑的开心。

小蚯蚓原本低的不能再低的头也抬了起来,看到这两只红烧螃蟹也笑岔了气,不用说,这一定是这对古灵精怪的母子搞的鬼了。

迅速吃完早饭,月然一行人在霍家和夏家忙着两只红烧螃蟹的事还没发现钱包被人洗劫一空,并怀疑到他们头上之前溜之大吉。

路上,为了实施他的计划,白修止试探性地向月然问起小珏的父亲来。

原本还被马车晃的昏昏欲睡的小珏一听提到自己的爹爹,立马来了劲,“娘亲说爹爹被她吃完就给丢了。”

吃完丢了?白修止一阵冷汗,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对了娘亲,小珏长的这么帅,小珏的爹爹也和小珏一样帅吗?”小珏很臭屁地问他的娘亲。

“小珏,你为什么不认为你那张可爱无敌的脸是遗传你娘我的呢?难道你觉得你娘我不够好看吗?”月然假装伤心的样子。

看得小珏一阵冷汗,娘亲,有外人在呢!

儿子是月然生的,她当然知道小珏在想什么,她很大方地不跟他计较了!伸手摸了摸宝贝儿子的小脑袋瓜子,儿子的头发软软的,细细的,很是舒服。

白修止试探性地问小珏:“小珏,白叔叔呢想请小珏帮个忙,不知道我们可爱无敌的小珏愿不愿意呢?”

小珏歪着小脑袋,他怎么觉得白叔叔笑的像算计人时的娘亲呢?“白叔叔有什么需要小珏帮忙的就告诉小珏好了,包在小珏身上!”小珏拍拍胸脯保证。

月然无语,这臭小子,问都还没问,就答应了,万一人家要你去找九天仙灵草,要你去逛无极魔窟怎么办啊?

白修止一听,有戏!于是对着小珏循循善诱,“是这样的,小珏啊,你看你蚯蚓叔叔他的爹娘呢要帮他相亲,可是你蚯蚓叔叔他呢有自己喜欢的人了,所以呢他不想回去相亲。”

“那他可以带他喜欢的人回去给他的爹娘看啊,那他的爹娘就不会再要他去相亲了啊。”小珏宝宝表示很不解。

要是带回去,非得把小蚯蚓他爹爹气出一身病来不可,白修止腹诽。

“小珏啊,因为某些原因呢,你蚯蚓叔叔呢不能把他喜欢的人带回去,所以白叔叔呢想请我们聪明伶俐可爱无敌的小珏帮蚯蚓叔叔骗过他的爹娘,让他的爹娘不再给他安排相亲了。”说完,白修止抬头用殷切的目光望着月然。

月然心想,你还知道要向我这个大的询问意见啊,哼,没有我这个大的,你拐个小的回去有什么用,到时候给儿子找老婆的戏码就演变成给孙子找娘亲喽。

小珏很不理解,为什么有喜欢的人不能带回家呢,为什么白叔叔看起来很着急呢,不是应该蚯蚓叔叔比较着急吗?为什么要他帮忙呢,他又不能把蚯蚓叔叔的心上人带回去。无辜的眼睛向自家娘亲寻求帮助。

月然不紧不慢的开口:“我可以帮你们的忙,但是小珏不行,我不会让他随便喊别人爹爹的,另外作为交换,我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白修止觉得只要她有要求,那么这笔交易就有戏。

“听闻云城城主家有一株五彩灯笼花,不知道我帮了云城少主一个大忙,那云少城主是不是可以将五彩灯笼给我呢?”月然挑眉。

“这……”白修止望向马车外等待云秋引的回答,他们的对话小蚯蚓肯定是听得到的,这五彩灯笼花是云家的东西,能不能用来交换还得问正主。

痞痞的声音传了进来,此时的云秋引已经从早上的娇羞中走了出来,恢复了他玩世不恭的样子,“月然你要那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干嘛,那东西我爹早年就得了,一直放在家里供着,好几次我爹都想找炼丹师炼了它,可是那些个炼丹师只知道这东西灵气充沛,却不知道要讲它炼制成什么丹药,也不能确定炼制这东西的方法,这不,这东西就一直放在家里,都十几年了。”

月然心里得意,这么好的东西那些个低级的炼丹师怎么可能知道怎么用吗,不过这东西到了她手里,那就不一样了。“如此说来,这五彩灯笼花是没问题了?”

回答她的依旧是那个痞痞的声音,“那当然,那鬼东西谁爱要谁拿去。”

搞定!月然对这笔交易很满意,一个选亲大会而已,她难道还过不了吗?就算过不了,她也能把它给搅了。五彩灯笼花到手,她的好朋友晴晴的腿就多了一分希望了。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了。”白修止乘热打铁。

就这样,原本众人所期盼的云城少主的选亲大会就被这三大一小在这个简朴的马车里给敲定了结果。要是那些个满怀憧憬的世家小姐们知道,还不呕血呕死?

什么叫做黑幕?什么叫做内定?这不赤果果的就是嘛!

。到了云城,大家步行前进,一来是月然想要了解一下云城的情况,顺便看看有什么她需要的药材,二来是想陪宝贝儿子逛逛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