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李红儿段文宣部小说名字叫作《奴夫有术,悍妻横行》,提供更多奴夫有术,悍妻横行,奴夫有术,悍妻横行小说深度阅读。奴夫有术悍妻横行小说李红儿段文宣部节选:李红儿抬头定定的望着她,扑闪的大眼睛如同幽暗中的繁星,很明亮更透彻。段文宣部…...

李青儿段文宣小说名字叫做《奴夫有术,悍妻当道》,这里提供李青儿段文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奴夫有术,悍妻当道小说精选:段文宣果真蹙了下眉头,乌黑明亮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悦,李青儿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忽闪的大眼睛犹如黑暗中的繁星,明亮透彻。段文宣脸色有些难看,不悦道:“本少爷身份这么尊贵,岂能听你的话推着你走?”李青儿笑了,笑容如春花般明媚灿烂:“既然二少爷不肯,那青儿也不便出去了,二少爷请回吧。”这个女人……胆子越发大了啊,威胁自己不说,还对自己下了逐客令。两束剑眉不由蹙得紧紧的,凌厉的双眼仿佛会迸出火星死死盯着李青儿,他岂是一个小女子就能…

段文宣果真蹙了下眉头,乌黑明亮的眼睛闪过一丝不悦,李青儿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她,忽闪的大眼睛犹如黑暗中的繁星,明亮透彻。

段文宣脸色有些难看,不悦道:“本少爷身份这么尊贵,岂能听你的话推着你走?”

李青儿笑了,笑容如春花般明媚灿烂:“既然二少爷不肯,那青儿也不便出去了,二少爷请回吧。”

这个女人……胆子越发大了啊,威胁自己不说,还对自己下了逐客令。

两束剑眉不由蹙得紧紧的,凌厉的双眼仿佛会迸出火星死死盯着李青儿,他岂是一个小女子就能左右的了?他得让她看看他的厉害才是。

没有说话,段文宣上前一把抓住李青儿,像拧小鸡似的把李青儿拧到了轮椅上,动作之快让人咂舌,连身边的小风都惊呆了眼。

下一秒,便传来段文宣命令般的声音:“小风,把她推出去。”

李青儿完全忽略了一点,段文宣这人做事向来是不讲理的,只是自信的相信他不甘于下的性格,却忽略了他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

这下子,李青儿被按耐着坐在了轮椅上,由小风缓缓推着出了院门。

“二少爷,你要带我去哪?”眼睛里透着深深的不安,李青儿隐隐约约觉得段文宣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其实她大可从椅子上爬起来自己行走,只是前几日在老夫人面前装得那么严重,若是突然站起来行动自如,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想,段文宣必定知道那日自己是装出来的,所以才会想这个法子来逼自己。她李青儿再傻也不至于傻到任人玩弄的地步,现在的她只有忍,待会再见机行事看看能不能反手还击。

不过,现在的感觉真不好受!

迎面而来的丫鬟们,妈妈们,各个用一种嘲笑的眼神看着自己,虽然表现得很淡定,但经过她跟前时,还是被李青儿捕捉到了洋溢在她们嘴角的那抹窃笑。

“你究竟要带我去哪?”李青儿强压住内心的怒火,双目圆瞪,仿佛要吃了段文宣一般。

段文宣却不在意,那抹狡黠的笑始终洋溢在嘴角,看李青儿的表情充满戏弄。

“你那么多话做什么?待会不就知道了?”

女人,要你还敢猖狂,别以为那****的伪装他不知道,今日就是为了惩罚惩罚你,好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厉害。

小风推着轮椅来到了一片荷花池边停了下来,李青儿望了望平静的湖面,开满艳丽的荷花正在风中轻轻摇摆,旁边衬托着绿绿的荷叶,一眼望去,有种江南水画的美感。

只是李青儿却没心情欣赏荷塘日色,段文宣无故带她来这,肯定有阴谋。

“你先下去吧。”段文宣吩咐道,小风恭敬退下,安静的池边只剩李青儿和段文宣两人。

“二少爷,难不成想让我陪你赏荷花?”李青儿勾起一抹防备的嘲笑,抬头看向段文宣,优美的弧线勾勒出俊逸的五官,白雪般的肌肤弹指吹灰可破,可惜这张俊美的面具后面,却是一张邪恶可恶的嘴脸。

段文宣低头迎上她的眼,冰冷的目光带着深深的调侃,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坏笑:“现在天热,本少爷特意带你出来冲冲凉。你看这荷花池,想必在里面呆着一定很凉快吧。”

李青儿立马明白了段文宣的意思,这个黑心肠的男人,是想把自己扔进荷花池呀!

若是自己湿漉漉从池里爬起来,定会惹来她人耻笑,又能报他一己之仇,这样一石二鸟的法子,亏这男人想的出来。

但是她也不是吃素的,想要这样羞辱她,门都没有。

“哦?请问二少爷是想让奴婢下荷花池洗个凉水澡么?”她挑起一只眉,两只忽闪的大眼睛清澈的看着段文宣。

“你说呢?你不是很聪明么,是想要我推你一把呢还是自己跳下去?”阳光射在段文宣的眼里,绽放着晶亮的光芒,他的脸埋没在刺眼的阳光里,让李青儿看不到他的表情,却感觉到了他的坏笑。

李青儿微微皱了皱眉,清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忽然远方缓缓走来一行人。

为首的老夫人雍容华贵,一袭暗青色长袍滚金边袖口处绣着几朵祥云,斑白的发丝高高的竖成一个发髻,两排并插着几对凤凰展翅金簪,远远望去,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不可小觑的尊严。身边的几名丫鬟淡妆素裹,衣着干净立整,恭敬的跟随在她身后。

当然,段文宣背对着李青儿,对于老夫人的到来浑然不知。

忽然,那双波光灵闪的大眼睛忽动了几下,顿时脑中生出一计。

“二少爷,既然你想惩罚青儿,青儿也毫无怨言。只是青儿现在腿上的伤口尚未好,若是下水恐怕会让伤口感染。”她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小鹿斑比般动人。

段文宣一阵得意,认为李青儿乖乖示弱了,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你还敢狡辩,本少爷想让你冲个凉水,怎么不乐意?”

“可是我的腿……”李青儿忽闪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故意为难的看着段文宣。

段文宣果真如他所愿表现的有些不耐烦,妖媚的大眼瞪得跟牛似的,语气也凶巴巴冲她道:“你这女人是想让我送你下去吧,好,既然这样,本少爷就成全你。”这个女人,还再装,哼,看谁装得过谁去。

双手拧起李青儿正要往荷花池里推去,李青儿露出一脸惊恐,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二少爷,我不会水,你想淹死我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