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云秋泉小说名字叫作《爹爹,娘亲好腹黑》,提供更多爹爹,娘亲好腹黑,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深度阅读。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云秋泉摘选:云秋泉的脸上露着了面目狰狞,狠狠地的盯着云秋引,“而我呢,我在他身边尽心尽力的服侍他,努力做他的好儿…...

云秋泉小说名字叫做《爹爹,娘亲好腹黑》,这里提供云秋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爹爹,娘亲好腹黑小说精选:“快下马车!我们中埋伏了!”月然冲白修止和云秋引大喊。三人迅速跳离马车,四周果不其然已经被十几个黑衣人包围了,那驾车的小厮显然也是对方的人。白修止和云秋引明显感到气血不顺,一试之下,竟发现自己使不出玄力来!心中不由的大急。月然倒显得轻松多了,玉佩正在为她解毒,不多时,便可以将毒素清理干净。现在她比较好奇对方是如何下的毒以及是这幕后黑手是谁。月然决定先静观其变。“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哥哥!”从林中走出来一个华服男子,长的…

“快下马车!我们中埋伏了!”月然冲白修止和云秋引大喊。三人迅速跳离马车,四周果不其然已经被十几个黑衣人包围了,那驾车的小厮显然也是对方的人。白修止和云秋引明显感到气血不顺,一试之下,竟发现自己使不出玄力来!心中不由的大急。

月然倒显得轻松多了,玉佩正在为她解毒,不多时,便可以将毒素清理干净。现在她比较好奇对方是如何下的毒以及是这幕后黑手是谁。月然决定先静观其变。

“好久不见啊,我亲爱的哥哥!”从林中走出来一个华服男子,长的白白净净的,过于白皙的脸庞配上有些嫣红的嘴唇,让了看了十分不舒服,月然觉得他十分适合做一个被肥油油的富太太包养的小白脸。

看见来人,云秋引难掩胸口的起伏,“秋泉,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大哥这真是好问题啊!你不是离开了吗,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知不知道,爹爹他举办这选亲大会给你选娘子是其次,逼你回来才是他的目的。他心心念念的还是你这个离家两年不归的不肖子啊!”云秋泉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狠狠的盯着云秋引,“而我呢,我在他身边尽心尽力的侍奉他,努力做他的好儿子,他还是不把少主之位给我!”

“不过不要紧,明天的选亲大会,有那么多的名门世家来参加,少主是不能缺席的!你没办法出现,爹爹就不得不让我接任了!哈哈哈……”云秋泉狂肆的笑声在这静谧的林中显得格外的突兀。

云秋引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为什么?他是她的弟弟啊!非要这么你死我活才行吗!

看到云秋引这样,白修止很心疼,他的小蚯蚓,那张嘻嘻哈哈的笑脸下藏着的也是他之前没有触及的伤痛,他之前真是太失职了。

“怎么样,我亲爱的哥哥,是不是觉得很难受啊?”云秋泉笑的阴毒,“和我争!这就是你和我争的下场!”

月然觉得这个男人肯定是心理扭曲的!

“你给我们下了什么毒?”月然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会功夫,她身上的毒已经解的七七八八了,等他回答了她的问题,她不介意动动手送这个无耻的小白脸下地狱!

月然的话引来云秋泉的注意,看见月然,云秋泉顿时两年放光,没想到这还有这么一个清秀佳人在,死了怪可惜的。

云秋泉开口对月然道:“这位姑娘怎么会和这个废物在一块呢,这不,受了这个废物的连累中毒了”

月然真是服了这个人了,你给我下的毒害好意思说是被别人连累的!真想剖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货色。

“反正这毒我也中了,只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我们中的毒。”月然捂着胸口,一副中毒很深的样子。

“听说过七木香吗?你们中了七木香之毒,没有我的解药,你们就只能等死,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先杀了你们。”云秋泉很是得意,“姑娘,只要你肯跟了我,那么我便不再计较你与他们之间的事,并且我还会给你解药。以后只要你好好伺候我,我可以让你做我云城少主的姨娘。”

你的姨娘?鬼才稀罕呢!

“是吗?”月然突然站起身,一脸笑靥的看着云秋泉,精神抖擞毫无一点中毒了的样子。四周的气压突然暴涨,直压的人透不过气来!

七木香月然知道,它的根部会散发出无色无味的毒气,使人气血不顺且无法使用玄力。难怪月然他们只是坐在车厢里便会中毒。

别人也许不知道如何解七木香的毒,但月然知道,她曾经看过一本有关于各种奇毒的古籍,上面就有关于七木香的记载。说起来这七木香之毒的解药相当简单,根本不需要炼制,厨房里就有,只是没人想的到,那就是醋!

不过七木香确是十分珍贵的药材,不知道云秋泉从何得来。

突然铺天盖地的紫色玄力从月然身上发出,直向黑衣人和云秋泉逼去!众人大惊!紫玄!这个少女看起来还不满二十岁,居然是紫玄之境!而他们之中,最高也不过青玄,想要与这个少女对抗,那是半点胜算都没有啊!

云秋泉更是吓傻了,什么情况,他们不是中毒了吗?为什么还能使用玄力?紫阶!这个女人居然是如此绝顶高手!众人想逃,奈何紫色玄力造成的压力使得他们全部无法动弹!

云秋引和白修止也相当吃惊,他们虽然有想过月然的实力在他们之上,但怎么也没想到她已经到了紫阶上品,要知道越往上,晋级每一个等级的难度就越大,每一次晋级都是一道鸿沟的跨越。

砰……十几个黑人外加云秋泉应声倒地,直接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就这样被秒杀了!

云秋泉口中吐出鲜血,睁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

月然漫步走向云秋泉,她的脸上依旧是笑靥如花,可是看在云秋泉心里,却如同勾魂的使者。

月然在云秋泉身侧站定,抬起脚轻轻的落在了云秋泉的胸口,渐渐使力,“啪……”云秋泉的一根肋骨硬生生的被月然踩断了,“弑兄?”月然笑着冲云秋泉问道。云秋泉痛的死去活来,月然脚尖微微下移,“啪……”又一根肋骨断了,“夺嫡?”月然依旧微笑着。云秋泉痛的说不出话来,直接昏死过去……

当月然正打算踩断云秋泉的第三根肋骨时,云秋引出声阻止,虚弱的声音里带着恳求,“月然,不要杀他,他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弟弟,是城主府的二少爷,他有什么错,不妨将他交由我爹来处置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