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当苏修将最后几道菜端出的时候,打开门声响了,门口进去一个长腿美女,女子身材纤瘦,面容精致优雅,一头波浪大长发看起来性感又十分迷人,虽然美女脸上也没丝毫表情,冷若冰霜的俏脸女子自然是苏修的美女老婆沈冰若了,更是他在沈家忍辱负重下去的动力。。...

当苏修将最后一道菜端出来的时候,开门声响起,门口进来一个长腿美女,女子身材高挑,面容精致,一头波浪大长发显得性感又迷人,但是美女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冷若冰霜的俏脸给人一种触不可及的冷感,好一个冰美人。

女子自然是苏修的美女老婆沈冰若了,更是他在沈家忍辱负重下去的动力。

“若儿回来了,累了吧,快去洗漱下用饭。”苏修满含笑意的对沈冰若说道。

看着苏修唯唯诺诺略带讨好的语气,沈冰若没由的一阵厌烦,白天公司签到大合同的好心情也没了。

“嗯”

语气淡漠,一个单音节字听不出任何情绪。

苏修倒也习惯了,继续忙活厨房的事,一会儿,沈氏老两口也回来。

岳父沈德望,身材较矮,相貌普通,虽然五十多岁了,但是红光满面,显然看不出该有的年纪。

依苏修看来,自己的这位老丈人可能也就比自己强吧,好处就是性格好,不争不抢,老好人;缺点也一样,性格好了就被媳妇孟芸吃的死死的,典型的妻管严,还极为好面子,对自己不算差,但也算不上好。

看着老两口进来,苏修连忙起身盛饭,孟芸自是坐在餐桌旁,一副理所应当的神情。

“苏修,去再帮我盛一碗饭,”孟芸颐指气使道。

苏修起身去盛饭。

“太多了,你以为我是你个废物吗,吃这么多”

“又少了,你是不想我吃你做的饭菜就明说,你滚蛋我明天我立马去找个佣人”孟芸看苏修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骂到。

这在沈家算是日常了,开始沈冰若还能为苏修说几次话,后来苏修那不争气的软弱样,让她连说好话的兴趣也没有了。

众人没人说话,在苏修忙忙碌碌奔波中,晚饭终于用完了。

等苏修收拾完厨房出来,见人都在客厅中,显然是再等他,苏修内心微微一紧。

“妈你们有事吗”苏修问道。

孟芸看也不看回道。

“今天我和你林姨商量了,她老公在正唐国际是高管,我让你林姨老公给你在唐氏集团找了份工作,明天开始你就去上班吧,家里养了这么久,就算是条狗也该出去动动了。”

苏修选择性没有理会孟芸后半句,心下思索,之前不愿出去上班,是想着在家照顾沈冰若衣食起居,但现在看来,这倒是适得其反了,如果自己去上班倒是也不错,至少白天不用再看这老太婆的脸色了。

“好的妈,能去工作我当然愿意了,正唐国际,你问具体是什么工作了吗”苏修问道。

“说是绿化管理员,具体干什么明天你去了再看吧。”孟芸不耐烦的说道。

还不待苏修回答,沈冰若出声了。

“绿化管理员,修整草坪吗,妈你怎么能让他干这样工作呢,我不同意,实在不行就来我们公司上班吧。”

“不同意,若儿我知道你心地好,但是有些人在我们家也两年了,好吃懒做,不能什么都不干吧,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不要插手”孟芸也一脸决绝说道。

“可是,妈......”沈冰若还待再说

“好了,若儿,你不要说了,我明天去上班就是”苏修出声打断了沈冰若的话。

在他看来,若儿已经受够了自己废物身份带来的屈辱,不能再给她负担,自己去她的公司的确可能会有好点的工作,但是闲言碎语就够若儿难受了,修正草坪就修正草坪吧,好歹是份正经工作。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苏修和沈冰若回到卧室。

“你要是不想去就说,没人会逼你的,妈那里我自会去说了。”沈冰若认真说道。

“若儿,没事的,好歹也是一份工作,再说妈本来就对我颇多不满,你不要去了,这件事我自己处理吧。”苏修说道。

沈冰若叹口气

“随你吧,你既然不觉得丢人,那你就去吧。”说完沈冰若就去上床盖着被子睡了。

其实在沈冰若心里一直挺复杂的,两年前苏修救了她,按理说她应该感激,但是他又挟恩图报,和自己成婚,让她对苏修的好感彻底荡然无存,究竟是他贪图自己的家产还是自己本人,她不想知道。

自己是沈氏家族的公司总裁,在那个特殊时期,不能言而无信,答应了他的要求,再说是他救了自己,就当报答他的救命之恩了吧。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苏修默默无闻的付出,她又怎么会看不见,心里对他的怨气也没有了。但要她就此爱上他,她又办不到。

她可以不介意苏修的家境贫寒,也可以不介意他的面上疤痕,甚至可以不介意他的他的一无是处,但是她在意他的性格,她讨厌苏修凡事唯唯诺诺的性格,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软弱,这不是她想要的婚姻,他需要一个能带给他安全感的丈夫,能为她遮风避雨的肩膀,而不是一个躲在她身后凡事都要她抗的拖油瓶。

可是没有办法,这辈子就这样了吧,可能自从三年前自己就已经失去了爱人的能力了吧。

不过今天苏修主动要去上班还是让她挺意外的,难道是他改变了吗,会改变吗?沈冰若不由得自嘲一笑,或许这就是命吧,不再想其他,昏沉睡去。

看着沈冰若睡去,苏修抱着被子躺到了房间另一侧的沙发上。

是的,两年中他们只是表面的夫妻,自结婚之日他们就没有同过床,对此,苏修也不是很在意,在他看来每天晚上能听到若儿的呼吸声他就满足了。

躺下的苏修倒是睡不着了,他想起了三天前的事,当时在医院看见唐老时自己内心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一直困惑着他。

突然心思一动,脑海中浮现出了一本书,这种匪夷所思的惊奇事情他谁都没有说过。

自从几年前,自己的脑海中就出现了这本书,当时的他害怕极了,以为自己命不久矣,想不到自己不但活的好好的,还比以前更滋润了。

自那以后,自己每次看着书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全身暖洋洋的,随之身体内还有一股淡淡的雾气在顺着经脉上下游走,舒服极了,一天的疲惫也会一扫而空,于是这几年中,每当晚上不睡觉了,就会在脑海中翻出这本书看看。

这三年中其他的不适没发生,倒是自己的力量涨了许多,体内淡淡的雾气也愈加凝实,苏修也没在意,但是就三天前那件事,苏修总是觉得和这本书有关,这会儿不由得又翻出来看看。

‘黄帝内经’

古朴的书面上赫然印着四个大字,书一尺见方,却足有一寸厚度,再看去,一股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让人灵台清明,心神一震。

苏修像往常一样,试着去翻动这本书,他以为会和之前一样,没想到随着意念移动,书竟然翻开了。

苏修惊讶的坐了起来,要知道在这三年中,他一直试着翻动这本书,都无功而返,想不到这回自己竟然翻开了。

突然一股大量的信息注入脑海,一瞬间头痛欲裂,剧痛持续了几十秒退去,再看,脑海中的那本书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段记忆和信息。

翻阅记忆,苏修慢慢沉入其中,半刻才回过神来,随着苏修对黄帝内经的慢慢了解,内心也愈加震惊。

黄帝内经-‘医之始祖’,这本不知产自何年何人之手的神作,几乎囊括了阴阳五行,脉象,藏学,经络,病理的各大领域。按照书中所记,没搞错的话自己就是皇帝内经的第八十八代传人。

能够融会贯通黄帝内经,就会有起死回生之能。

这是一本至宝,这是苏修此时内心的想法,他极力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作为黄帝内经的传人,其第一任务就是对抗‘约旦手稿’

‘约旦手稿’什么东西,苏修继续看。

接下来苏修明白了,如果说黄帝内经是一本救济渡人的医学至典,那么约旦手稿就是荼毒世人的恶魔果实,一正一邪,天生相克,对抗约旦手稿也是黄帝内经传人的无懈责任。

苏修这时也不知道成为黄帝内经传人是福是祸了,不过他向来看得开,是福是祸等以后再说吧,也不再想那什么劳什子‘约旦手稿’了,就此睡去,一夜无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