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尉迟信见她盯着他不说话的,极美的唇缓缓地钩起一抹魅惑苍生的弧度,转回过头双眼注视前方,声音无波无澜,“来人,将她擒下,先关进地牢。”还20-300夏幼萱反应时回来,门外了进去了两还不等夏幼萱反应过来,门外已经进来了两个侍卫,直接押着她便将她拖出了大厅。。...

尉迟信见她盯着他不说话,绝美的唇缓缓勾起一抹魅惑苍生的弧度,转回头目视前方,声音无波无澜,“来人,将她擒下,先关进地牢。”

还不等夏幼萱反应过来,门外已经进来了两个侍卫,直接押着她便将她拖出了大厅。

夏幼萱心跳都停滞了一拍,立刻挣扎着扬声喊道,“我没有,我是冤枉的!”

可是不管她怎么喊,那两名无情的侍卫就是不肯放开她,一路将她拖进了地牢,这才将她放开,却也给她关进牢房里,任凭她长翅膀都飞不出去了。

夏幼萱握着栏杆用力地摇晃着,“你们放我出去,我要见王爷,把你们王爷找来!”

一道无情的声音传来,“王爷是不会见你的,等一下皇上就会派人过来,你先在这等着吧。”

夏幼萱暗道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再死一次,就算是死,也不要被砍头,那实在太恐怖了。

终于,她喊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嗓子都哑了,总算将尉迟信给喊来了。

牢房的门打开,尉迟信被推进了夏幼萱的牢房中。

待其他人都离开,尉迟信才邪笑着问道,“你要见我?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夏幼萱突然在尉迟信面前跪了下来,双后紧紧抓着他的衣衫,似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求求你,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你帮我跟皇上说,昨晚那个人是你,好不好?”

尉迟信洞悉人心的眼神在夏幼萱身上流转了两圈,一双浓眉不着痕迹地蹙了一下。

今天的夏幼萱,真的很不一样。

如果是以往,她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大哭大闹的,不是像现在这样求他。

她傻得根本不懂得求人放过她,可现在她却开口求他,这一点,着实让他很意外。

夏幼萱见他不说话,眼波微转,接着说道,“我可以治好你的双腿。”

闻言,尉迟信神色一滞,一双幽深如潭的桃花眼轻轻眯起,“你说什么?”

夏幼萱吞了口口水,雪白的贝齿要在娇艳欲滴的樱唇之上,郑重点点头,“我真的可以治好你的双腿的,而且……而且我会针灸,专治不举。”

尉迟信完全没料到夏幼萱会说出这样的话,神色之间闪过一抹尴尬。

夏幼萱抓住了他那张妖孽脸上的表情,见有了一点点希望,再接再厉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之前遇到很多像你这种的,都被我治好了。”

这一点,她撒谎了。

她之前是一名法医,解剖尸体的,即便她享有世界第一法医的称号,可是也没有给人治过不举啊。

但是针灸她倒是会的,而且关于穴位什么的,都是她的拿手活,她相信如果要治疗尉迟信的不举,应该不难。

总之,先保住小命再说。

尉迟信反倒越听越糊涂了,“你之前经常遇到?”

夏幼萱眉心轻轻打了一个结,不得舒展,“哎呀你别问那么多了,只要你答应我帮我这个忙,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欧巴,求求你了,总不能因为我长得磕碜,你就不救我了吧?”

尉迟信再次打量了夏幼萱一圈,幽深如潭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了浓浓的兴趣来。

面前这个女人,变得令他眼界大开,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些话会从夏幼萱这个痴傻草包的女人口中说出来。

浓眉轻轻一挑,他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夏幼萱可算是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便坐到了地上,抬手拍着自己的心口,“太好了,不用死了,不用死了。”

“南宫。”尉迟信唤了一声,不一会,又进来了一位异常俊美的男子,将他推了出去。

两人一路回到了主院,直接来到书房,将门关上,南宫衍才不明所以地问道,“不是你让我将她通奸的消息散布出去的吗?为什么又答应救她?难道你真的相信她能治好你的不举?她就是个傻子啊。”

尉迟信眉心蹙了蹙,俊颜沉下一分,南宫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改口说道,“丞相那老狐狸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向皇上提出赐婚,一定有什么目的,王爷,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尉迟信眉宇之间一片云淡风轻,眼角眉梢挂着与生俱来的邪肆,勾人心魅,“你不想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吗?”

南宫衍一顿,恍然大悟,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不过……王爷,你之前一直想要置夏幼萱于死地,现在突然改变主意,可不只是因为想知道那老狐狸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对吧?”

尉迟信听得出南宫衍的话中之意,不就是想说他突然决定将夏幼萱留下,就是希望那女人真的能将他的不举治好吗?

他当然不相信夏幼萱能够将他治好,可是,她能说出那样一番话,真的引出了他浓浓的兴趣出来。

他真的很想知道,她到底会怎样做。

至于她的命,如果他想要结束她的性命,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留她一时半会也无碍。

南宫衍见尉迟信不说话,低头抿嘴无声一笑,顿了顿说道,“王爷,那先进宫吧,皇上应该很快就会听到那个传言的,总要先跟皇上说清楚的。”

尉迟信点点头,“走吧。”

换了衣服之后,尉迟信又命人叫来了夏幼萱。

很快,夏幼萱便来到了住院大厅。

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之际,院子里的牡丹花开得正艳,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芬芳。

夏幼萱也换了衣服,一身水蓝色锦制长袍,袍面上用浅粉色的细线绣着一朵朵桃花,含香吐蕊,艳丽绽放,外罩一件月光白轻纱衫,又为她增添了一分朦胧之美。

当然,前提是夏幼萱真的是美女的话。

尉迟信的视线落到了她的脸上,她头上的凤冠早已摘下,此刻梳着简单的发髻,乌黑的秀发间点缀着桃花形状的珠花,精致的瓜子脸画着精美的妆容,两弯黛眉下,一双泛着水光的眸子熠熠生辉,玲珑高挺的鼻子,娇艳欲滴的樱唇,这一切简直美不胜收。

可是,都被那几乎占了她整个左脸的血色胎记给毁了。

夏幼萱见尉迟信一直盯着自己看,不由想到自己脸上的血色胎记,暗道他一定是在嘲笑她。

可是她有求于他,却也是敢怒不敢言,咬了咬牙,她盈盈走上前,含笑说道,“王爷,我准备好了,走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